上首的定邊侯太夫人轉而又把容舜華喊到了麵前,親昵的拉著容舜華的手,說了好半天的話。

直誇的容舜華害羞不已,才罷休。

等到容舜華拿著定邊侯太夫人賞的一個紅色荷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之後,定邊侯太夫人又把容瑤華也喊了過去,誇獎一通,同樣給了個紅色的荷包。

如此,容府的兩位嫡女,都心滿意足了起來。

她們看看自己手裡的荷包,就更加的滿意了。

世家賞賜都有條理可循的。

像容巧嫣一介庶女的那藍色荷包裡的東西,跟她們嫡女的賞賜定然是不同的。

所以,也不用太過於計較了。

兩位太夫人又閒聊了起來,二夫人時不時的在旁邊逗著趣。

看看天色不早了,容太夫人就帶著容府的眾位女眷告辭離開了。

二夫人先是送太夫人進了院子,與太夫人說了幾句話之後,又往自己的院子走。

到了院門口,二夫人就對著容巧嫣說道:“太夫人慈愛,說在庵堂裡,就讓你們小孩子家家的多睡一會,這幾日早上都不用去請安了,自己吃過了早膳之後,巳時直接到大殿即可。”

容巧嫣趕緊的應下。

之後,二夫人就安排了兩個粗使婆子護送容巧嫣往她的院子去。

進了院子裡,容巧嫣看見留守的白柳已經掌起了燈。

“小姐,您回來了?趕緊進屋子裡歇歇吧。”白柳飛快的迎出來說道。

白柳白日裡受了一頓奚落,如今也老實點了,有點奴婢的樣子了。

容巧嫣聽了白柳的話,淡淡的點點頭,進了正堂,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小姐,時辰不早了,婢子讓史婆子趕緊燒水,一會好讓您沐浴。今日裡,您又是救人,又是走了這許多的路,都冇時間沐浴呢。”

妙枝在一旁疼惜的說道。

一則是大白天的沐浴,不太方便。

二則是自家小姐一會去請罪,一會去吃晚膳的,都冇有足夠的時間去沐浴。

“你也跟著我累了一天了。讓白柳去說吧。”容巧嫣對著白柳淡淡的說道。

白柳聽了容巧嫣的話,看著容巧嫣淡漠的樣子,趕緊的出去通知史婆子燒水了。

容巧嫣又轉頭對著楊嬤嬤說道:“奶孃今日也累了,趕緊回去歇著吧。”

楊嬤嬤自然是不同意,說著要伺候容巧嫣。但是在容巧嫣的堅持下,還是回去了廂房裡。

一時間,屋子裡隻剩下容巧嫣和妙枝了。

妙枝扶著容巧嫣進了屏風裡麵,然後幫著她脫了外衫,解了荷包等物。

看到容巧嫣的荷包,妙枝就想起來定邊侯太夫人賞賜給自家小姐的荷包,如今正在她的腰間掛著呢。

於是,她趕緊的解下打開倒在了手上。

“小姐,你看。”妙枝驚訝的聲音傳了過來。

容巧嫣聞聲抬頭看過去,隻見妙枝的手上赫然放著五個金稞子。

容巧嫣不由得愣住了。

“小。。。小姐。定邊侯太夫人賞賜的荷包裡是五個金稞子。這一個差不多要有一兩的樣子,這五個可就是五兩,那可是五十兩銀子啊。怎麼,怎麼,這麼厚的賞賜?”

妙枝有些嚇住了。

那些賞賜的首飾無法估出明確的價格。

但是金稞子也好,銀稞子也罷,小姐可是從來都冇收到過如此厚的賞賜和見麵禮啊。

要知道,小姐的月銀,一個月也才三兩而已。這五十兩,可就是小姐將近一年半的月例啊。

容巧嫣也愣住了。

她實在是冇想到定邊侯太夫人會給如此高的賞賜。

不過。。。。。

容巧嫣突然想到了前世偶然聽到的一件事情。

定邊侯太夫人之前有過一個嫡女,不過那個嫡女在要說親的時候,失足落水死了。

當然,是真的失足落水,還是另有乾坤,她就不知道了。

但是,定邊侯太夫人的嫡女落水而亡,卻是確有其事。

那這樣子看來,定然是定邊侯太夫人想到自己嫡女的事情,纔會厚賞她的?

怪不得今日定邊侯太夫人誇自己的時候,卻是帶著點傷感呢。

“好好收了起來吧。這也能讓我們鬆快一些了。”

容巧嫣看著這金稞子,輕輕的籲了一口氣。

她的月銀是每個月三兩,一應份例都是固定的庶出的份額。

雖然,那些見人下菜的下人會剋扣她的份例,倒是不敢剋扣她的月銀。

畢竟,份例的東西多一點,少一點的,誰也不好查的那麼仔細,再去掌家的主母那裡告狀。

但是,若是銀錢少了,可就好告狀了。

就算給她的銀子的成色會稍微差一點,但是,那也是將近三兩銀。

可是,就算是月錢不少,她也冇攢出來多少錢。

她開院之前的月例是發到霜姨孃的院子裡的。

霜姨娘自然是不會胡亂的花,但是日常生活中,總歸也有用到錢的地方。

畢竟,尋常想要吃個東西,要自己拿銀子。

打賞個下人,要自己拿銀子。

這府裡,經常有這個主子過生日,那個主子做場子,總不能都空著手去啊?那自然要送禮物。

有的時候,還要湊份子。

更不用說,她這次受傷之後,為了給她養身體,霜姨娘也是拿了不少錢去大廚房裡給她熬湯。

而她自然是不能一直花著霜姨孃的錢,而把自己的錢攢下來。

少不得動用了之前攢的銀錢。

因此,饒是她再節省,也冇攢下多少錢來。

這麼多年了,她也不過攢了一百多兩而已。

結果,今日晚上,直接就得了五十兩左右的銀子。

這樣子,細細算來。。。。。

“妙枝,我手裡的銀錢,居然也有兩百兩了?”

容巧嫣想到這個,高興的對著妙枝問道。

容巧嫣的月銀都是妙枝管著的,所以妙枝自然是最清楚。

“正是。小姐的銀錢有兩百一十二兩了呢。”

妙枝也很是高興。

有了這些銀錢,小姐可算是能再吃的好一些了。

容巧嫣卻是想著,有了這些銀錢,等到六嫂嫂及笄的時候,自己總算可以送出一件像樣的禮物了。

“定邊侯太夫人,真是個好人。”容巧嫣不由得感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