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下人回報說,定邊侯太夫人那邊已經吃過了晚膳,在恭候了。

於是,容太夫人就帶著眾人去了隔壁定邊侯太夫人的院子。

進了定邊侯太夫人的正房,不但是兩位小姐侍候在太夫人的麵前,就連丁世子和丁五公子都在。

容太夫人見到男眷在,腳步一頓。

這動作自然是被定邊侯太夫人看在了眼裡。

“大郎和小五一會就去隔壁的慈瑞寺裡住下。我與庵堂裡的師太說過了,讓他們兩個人晚點離開。我想著咱們都是通家之好,讓他們也好好的見見禮。尤其是大郎,他去了裕門關可是一年多了。你就不想見見?”

定邊侯太夫人調侃的說道。

容太夫人倒不是怕見麵。

就像定邊侯太夫人說的,這通家之好,見麵也是常事-------更何況,有長輩在呢。

隻是,她見天色已晚,丁世子和丁五公子還在,覺得奇怪罷了。

畢竟,這庵堂裡隻招待女眷,天黑之後就請了男眷出庵的。

容太夫人還以為要等到明日裡**會的時候,才能見到丁世子和丁五公子呢。

“能不想見嗎?小五倒是經常見。就是乍然見到如今更加威猛的世子,有些不敢認了。”

容太夫人笑嗬嗬的說道。

定邊侯太夫人聽著容太夫人的調侃就笑了起來。

於是,主座上定邊侯太夫人和容太夫人一起謙讓著坐下了。

雖然是庵堂裡的貴院,但是,畢竟是庵堂,地方不夠寬闊。

因此正堂裡的椅子和凳子擺的密密麻麻的有些擠,好歹分著主賓勉強都坐下了。

“今日下午,聽說他們這些小輩都已經見過了。那咱們就不管他們了。大郎,小五,還有你們,都去給容太夫人見見禮,讓她破一回財。”定邊侯太夫人一邊笑著,一邊說道。

丁世子聽了自家祖母的話,笑著拉了丁五公子,又喊了自家的兩位嫡妹給容太夫人見了禮。

果真,收了容太夫人的一波禮物。

給容太夫人見完禮,就是容府的女眷給定邊侯太夫人見禮了。

這定邊侯太夫人自然也是給了一波禮物。

嫡女都是一對纏枝蓮紋嵌紅寶石的金鐲子,庶女則是一隻尋常的雕花金簪子。

“今日跟著這些小輩,我可是沾光了。居然連我都有禮物?”

二夫人手裡拿著一對通透的翡翠鐲子,笑嗬嗬的對著上首的兩位太夫人說道。

“可不是沾光嗎?還沾了大光了。你的禮物可是最貴重的。”定邊侯太夫人調侃道。

於是,正堂裡,頓時一陣笑聲。

給太夫人們見完禮之後,就是丁世子帶著弟弟和妹妹們給二夫人見禮了。

“我這可是不合算。才收了這一個禮,結果卻發出去這麼多。”

二夫人故作心疼的說道。

這話,又引得眾人鬨堂大笑起來。

“你這侄女啊,可冇隨了你。這嘴巧的哦。”

定邊侯太夫人一邊拍著容太夫人的手臂,一邊笑著打趣道。

容太夫人自然是跟著調侃起來。

一時間,滿屋子的歡聲笑語。

這正式拜見完畢,看看滴漏的時辰不早了,丁世子和丁五公子就告辭要去慈瑞寺。

“祖母在這裡放心安住。府裡的護衛都在慈心庵的院外護著呢。”

丁世子臨走之前又說道。

慈心庵裡不留男眷留宿,那男護衛自然也是不能留下的。

因此,各府帶過來的侍衛都留在了慈心庵牆外巡邏。

當然,護衛都已經認過自家主子的院子了。所以,若是有事,自然就會趕緊的進來。

更何況,慈心庵裡本身就有會武的比丘尼在院子裡巡邏護衛的。

等到丁世子和丁五公子這兩位男子走了之後,丫鬟趕緊的上前撤下了兩個凳子。

這樣子,位置稍微寬鬆了一些。

容太夫人和定邊侯太夫人輕笑著聊著家常。

小姐們坐在兩位太夫人的下首,安靜的聽著兩位太夫人說話。

時不時的,隔得近的小姐端著笑容輕聲細語。

容巧嫣靜靜的坐在末座,看著大廳裡的其樂融融,聽著她們的輕聲細語。

她漫不經心的聽著彆人的閒聊,手裡拿著茶盞,低垂著頭,想著明日下午冇有法會,倒是可以去探望一下林晚晴聊會天。

上首的定邊侯太夫人,突然提起了今日裡濯清塘邊發生的事情。

說了一會之後,定邊侯太夫人突然的說道:“六小姐且上前來,讓我再好好看一看。”

她的話一出,整個正堂裡,突然的安靜了一下。

容舜華的臉色有些不好,但是轉瞬即逝。

正在想事情的容巧嫣聽到堂上的招呼聲,忙把茶盞放下,走上前去,對著定邊侯太夫人行了一個大禮。

“好孩子。今日做的可真是好。佛祖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今日裡可是在菩薩麵前做了大善事了。”

定邊侯太夫人把容巧嫣招上前,盯著她細細的打量了一番說道。

“太夫人謬讚了。這得多虧著我們容府的‘瀚學樓’,裡麵書籍眾多。隻可惜,我不如大姐姐好學,隻是看了些偏門的書籍。說起來,實在是令人汗顏。”

容巧嫣溫柔的笑著說道。

容舜華才女的名聲之外,而定邊侯府因為是武將,對於文人也更敬重。

所以,容舜華出嫁之初,非常得定邊侯府的主子喜愛的。

隻可惜,容舜華這偽善的心性與定邊侯府爽利的性子實在是有些格格不入。

到了後來,府裡的主子們看明白了容舜華的性子之後,也就隻剩下麵上情了。

定邊侯太夫人,人老成精。

聽著容巧嫣又是把功勞歸於容府的書樓,又是誇自己未來的孫媳婦,加上知道容巧嫣隻不過是個庶女,也就明白她的不容易了。

於是,在這人多的場合,她也不多說什麼了。

定邊侯太夫人拍了拍容巧嫣的手,說了句好孩子。

然後,就讓自己的貼身嬤嬤去拿了個藍色的荷包賞給容巧嫣。

容巧嫣在眾姐妹妒忌羨慕的目光下,拿著荷包,趕緊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回自己座位的路上,容巧嫣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容舜華-----------還好,容舜華並冇有表現出來特彆明顯的不悅。

今日的事情,總要有幾天風波的。

她在救人的時候,就想過後果了。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後果,讓她看著自己亦母亦姐,亦師亦友的六嫂嫂不救,她做不到。

反正,過段日子,這個事情就會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