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前兩日,容巧嫣一睜開眼,卻是看到了低頭照顧著她的妙枝。

她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好幾遍眼睛,才發現真的是妙枝。

她一度以為自己是到了地底下,所以纔看到妙枝的。

因為妙枝死在了她的麵前。

封七爺來送毒酒的時候,妙枝自然是極力護著她,不讓他們靠近。

結果,不耐煩的封七爺直接抽出了護衛的劍,刺死了妙枝。

照顧了她十八年的妙枝,就那麼死在了她的眼前,死在了妙枝的二十七歲裡。

妙枝從小就跟著她這個不受寵的主子受儘委屈。

後來,陪嫁到了奉陽伯府裡之後,又遭受了一頓毒打,把身子給打壞了。

那個時候,因為封七爺總是不跟她圓房,她自然是不解。

因此,在成親之後一個月,她終於忍住了羞赧,帶著妙枝多次去了前院書房,找據說正在溫書準備科舉的封七爺。

結果,那守門的下人卻是總也不讓她進去不說,每每還會引來封七爺的一頓明嘲暗諷。

如此幾次之後,她就讓妙枝去引開了守門的下人,然後直接闖進了書房裡。

結果,卻是在書房裡撞見了正跟著侍從廝混的封七爺。

看著那讓她崩潰的場景,她不由得失聲尖叫。

她的尖叫聲不但是引來了守門的下人和妙枝,更加是引來了伯府的太夫人和奉陽伯夫婦。

然後,那些主事者們商討了一番之後,就要打死她帶過去的妙枝。

她拚命護著,也就隻能護下了妙枝半條命------命是保下了,妙枝卻仍然是得了一頓板子。

為的就是震撼住她,讓她不要出去亂說。

奉陽伯府用妙枝和她互相牽製,讓她們彼此都不敢亂說什麼。

她到現在還記得,奉陽伯夫人那鄙夷的語氣:“想著你容色嬌豔,還以為你能把七郎的性子引回來。誰知道,你這麼冇用。白瞎了你那好容貌。”

她這才明白,為什麼一個伯府的嫡幼子娶自己這麼一個庶女,卻是無一個主子反對。

不過當年,軟弱的她果然是被震住了,隻敢抱著重傷的妙枝蜷縮在那個偏院裡哭泣養傷。

奉陽伯府雖然讓請了大夫,但是妙枝卻是被打傷了身子,無法再生育了。

大哭了一場的妙枝養好了傷之後,就自梳了頭髮,做起了她的貼身仆婦,被人喊起了容媽媽。

妙枝的原姓已經不記得了,內疚的容巧嫣堅持讓妙枝姓了容。

隻想著此生就好好的跟妙枝相依為命了。

後來,是深居簡出的寡嫂------------六嫂嫂救贖了她。

想到這裡,她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

重生也好,她可以去找六嫂嫂,阻止她嫁入那個豺狼虎豹的奉陽伯府---------哪怕是嫁給封六爺的牌位也無法庇護她。

妙枝看著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的小姐,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鬆一口氣。

不過,之前那幾天,小姐都是帶著茫然的情緒一直到天亮的。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小姐笑呢。

可是今夜註定讓她訝異的事情不隻是一件。

隻見笑過之後的容巧嫣,一口喝下了手裡的溫水之後,居然就躺回了床上,打算繼續睡了。

完全不像前兩日那樣子,一直坐到天亮。

妙枝見到這個情景,自然是喜不自勝。

她把茶碗放到了圓桌上之後,就趕緊的過來服侍容巧嫣入睡。

“妙枝,”容巧嫣在被子邊的聲音悶悶的傳來,“你去外間美人榻上睡吧,小榻不舒服。”

妙枝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自從容巧嫣分院之後,她作為一等大丫鬟,值夜的時候可是一直睡在床邊的小榻上的。

不說春夏秋三季了,就是大冬天的,她都是抱一床棉被鋪在小榻上值夜的。

那小榻又窄又短,自然是不如外間寬寬大大以供主子小憩的美人榻舒服了。

這還是第一次,容巧嫣讓她去外間榻上睡呢。

“小姐不用擔心婢子。婢子就在小榻上看著您就行。”妙枝驚訝過後,趕緊的回道。

“都說了小榻不舒服了。你快去吧。不然,我可生氣了。”

說著說著,容巧嫣卻是坐了起來,堅持讓妙枝去外間的美人榻上睡。

妙枝看到了頭上纏著白布,卻神色堅定的容巧嫣,一時不敢反對,喏喏的打開了帷幔,去了外間的榻上坐著。

六小姐雖然是庶出,為人柔弱,但是她總歸是主子。

若是真的端起主子的範來,她自然是不敢反抗的。

容巧嫣看著喏喏出去的妙枝,自然也把她臉上的驚訝之色看了個明白。

她躺在床上,蓋好薄薄的錦被,也懂得妙枝的驚訝。

尋常值夜的丫鬟為了更好的伺候主子,都是在內室的小榻上睡得,以便隨時聽到主子的使喚。

除非值夜的婢女多了,纔會有一個在外間的美人榻上,候著使喚。

不過,六嫂嫂說過的,婢女雖然是下人,但是也是人。

雖然不能跟她們稱姐道妹平等的對待,但是,在能力範圍內,能照顧的還是適當的照顧一下。

六嫂嫂還說,照顧她們不是為了收買人心,而是要在內心深處去想,她們值不值得你照顧?

前世妙枝不但是因為她喪了命,就是在喪命之前,也一直忠心為她,對她照顧有加。

所以,妙枝值得!

被照顧的妙枝,卻是被反常的小姐弄得心慌慌的。

她雖然是躺在榻上了,卻是一直不敢深睡。

第二日,睡了足足一覺的容巧嫣看到妙枝黑眼圈的樣子,忍不住無語起來。

“你去再睡會。讓白梅進來伺候吧。”

容巧嫣看著妙枝要進來伺候她,於是開口說道。

白梅和白柳都是星若苑的二等丫鬟。

不過,白梅還行,至少能做活。白柳卻是個攀高枝的。

因為伺候了她這個不受寵的庶出小姐,所以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推給其他的丫鬟去做。

不但如此,白柳還經常跑到大夫人那裡去打小報告。

好在容巧嫣作為庶女是非常合格的,從來也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所以自然就無所謂了。

大夫人執掌中饋,這滿府裡的人,又有幾個人的身契不是在大夫人手裡呢?

好在,她院子裡就有兩個。

忠心耿耿的妙枝和奶孃的賣身契就不在大夫人的手裡,而是在容巧嫣的生母霜姨孃的手裡。

妙枝覺得自己的狀態確實不太好,生怕伺候的時候再出了岔子,因此點頭應了就出去了。

白梅聽了吩咐之後,就趕緊的進來給容巧嫣更衣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