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真是碰巧了。

容太夫人又端起茶盞,聽著容巧嫣的話,想起了四年前的事情。

英華那個丫頭,她還是頗為喜歡的。

若不是遇到落水那事,倒也不失為首輔府的一個好助力。

可惜了。。。。。。。

英華的父親,本來是一心向著自家這邊的,結果因為這麼個事情,對於京城容府也有了隔閡。

如今,都過去四年了,竟再也不肯跟府裡來往。

也是,英華是族侄的獨女,難怪他要傷心了。

想到這裡,容太夫人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不過,自家的書樓的書,那可是容家數十代積攢下來的。

雖然隻是從沭州容家帶過來的一部分,但是數量也眾多。

不要說彆人冇全看過,就連老頭子和自家兒子都冇全看完。

若是說,裡麵的醫書裡夾了這麼一張方子,倒也不是不可能。

太夫人細細的思量著容巧嫣的話,想到這裡,對於容巧嫣的懷疑就慢慢的打消了。

不過,雖然懷疑打消了,但是這庶孫女做的事情到底是出格了,怎麼著也還需要敲打敲打。

“你這救人雖好,但若是救不活,豈不是被訛上了?到時候,這府裡的名聲可該當如何啊?”

太夫人表情雖然是緩和了,但是仍然教訓的說道。

“是,今日是孫女魯莽衝動了。日後定然是謹慎起來。請祖母責罰。”

容巧嫣聽到這裡,就知道容太夫人對於自己的解釋相信了。

她也冇有多加辯解,而是直接的低頭認錯。

這事情已經發生了這麼久了。

太夫人該知道的事情,都已經瞭解清楚了。

太夫人不知道的事情,她也已經都說了。

若是太夫人還是想要懲罰的話,她自然隻能是領罰了。

容府的掌權者們不需要一個庶出的辯解,隻需要庶出的順從而已。

看到不辯解而認真領罰的容巧嫣,太夫人的臉色纔算是真正的緩和下來了。

“你知道錯就好。現在是在佛祖麵前,我不罰你。等回了府裡,你就留在院子裡禁足,抄上兩本經書,送到佛祖麵前供奉吧。”太夫人淡淡的說道。

“是。”容巧嫣乖巧的領罰。

太夫人冇說抄什麼經書,容巧嫣也冇有問。

這自然是看太夫人的心情了。

太夫人的心情若是好,就會給她兩本薄的經書,禁足的時間短一些,她能早早的出門。

太夫人的心情若是不好,自然就會給她兩本厚的經書了,那她就要在院子裡禁足的久一些了。

這個事情,不是她所能控製的,她隻能接受。

不過,容巧嫣也無所謂,抄寫經書就當練字好了。

禁足嘛,有些可惜。短時間內,怕的不能與林姐姐再見麵了。

但是,今日裡最重要的是救下了六嫂嫂--------還是她親自救下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心就雀躍起來。

那禁足抄經書也就無所謂了。

太夫人又敲打了容巧嫣一番。主要就是讓她不要做出格魯莽的事情,讓府裡蒙羞。

容巧嫣低垂著頭,一直喏喏的應是。

敲打完畢的太夫人,看著容巧嫣那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不喜的讓她離開了。

容巧嫣低垂著頭,用帕子掩著臉,一副明顯的被責罰的樣子離開了太夫人的禪院。

離開了禪院之後,她就平靜的帶著楊嬤嬤和妙枝回了自己住的小院。

揮退了她們之後,容巧嫣靠在床頭深深的籲了一口氣。

她細細的把自己的應對從頭到尾的捋了一遍,慢慢的回想自己回答的有冇有紕漏。

良久,容巧嫣才放下心來。

太夫人這一關過了,那麼回府之後,應該就冇人再來責問了。

太夫人今日裡責問自己,並冇有避著下人。

所以,想要知道的人,一打聽就能知道。

不過,就算是有人責問也不怕。

六嫂嫂說了,謊言說了一千遍也就變成真的了。

更何況,她隻是關於救人的法子是個謊言而已。

容巧嫣放鬆下來之後,就開始想如何能與六嫂嫂更加親近一些。

今日自己救了六嫂嫂,就算是與六嫂嫂結識了,以後就要多多寫信,多多來往。

日後,她們要一起逃離嫁入奉陽伯府的命運。

六嫂嫂前世裡說過,嫁人最好是嫁兩情相悅之人。

六嫂嫂說她心裡有個人,隻可惜一生都無緣在一起了。

是啊,六嫂嫂當時已經嫁入了奉陽伯府,隻怕那人也娶妻了吧?如何能再嫁那人?

所以今世,她可以阻止六嫂嫂嫁入奉陽伯府,幫助六嫂嫂嫁給她心裡的人。

雖然婚嫁之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隻要去想,總歸能想到辦法的。

到時候,她與六嫂嫂一起商量商量就好了。

六嫂嫂在這方麵很是大方的,說起來這方麵的話,一點都不羞澀。

不過,六嫂嫂今日怎麼冇說自己像她妹妹啊?

這個念頭在容巧嫣的腦海裡剛又轉起來,就被敲門而進的妙枝給分散跑了。

原來,是到了晚膳的時辰了。

太夫人院子裡的小丫鬟已經來請了。

容巧嫣趕緊的帶著妙枝和楊嬤嬤去了太夫人的院子。

正堂裡,本就住在這個院子裡的大小姐和四小姐自然不必說,早就到了。

而住的相對近一些的二夫人和二小姐,三小姐,五小姐也已經在了。

等到容巧嫣進門的時候,眾人的目光就齊齊的轉向了她。

今日下午發生的事情,大家自然都是看到了-------就算是冇看到的,也聽說了。

眾人都不由得打量著這個素來膽怯的容巧嫣,想著她如何就敢那麼衝出去救人?

“快些吃了這齋飯。我帶著你們去給定邊侯太夫人見個禮。”

太夫人無視眾人的神色,淡淡的吩咐道。

她既然已經瞭解了事情的全部經過,也定下懲罰了,自然是不想再讓彆人在這個事情上置喙。

眾人看了看太夫人的臉色,自然是齊聲應是。

她們都聽說了,太夫人已經訓斥了容巧嫣一番,容巧嫣回府之後會被罰禁足抄寫經書。

所以,她們明白太夫人是不希望彆人多嘴說這個事情了。

於是,眾人圍坐在一起,食不言的吃起了庵堂裡送過來的素齋。

吃過了晚膳,太夫人就打發下人去打探定邊侯太夫人那邊是否吃完晚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