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不是失足落水嗎?”

容巧嫣聽到這裡,才知道林晚晴不是失足落水,居然是被人推下去的,不由得大吃一驚。

前世裡,六嫂嫂雖然多次說過她永遠都記得落水的這一日,但是詳細的情況卻是不願多說。

有的時候,她追問起來,六嫂嫂就會顯得特彆的惆悵和難過。

為此,她都不敢特意去問六嫂嫂的婢女。

因此,除了時間,地點之外,其他的事情她都不瞭解。

林晚晴苦笑著點點頭,把林五小姐做的事情說了一下。

“這,這,這可真是。。。。。”

容巧嫣一時被氣的無語凝噎了。

做庶女的都得這麼受嫡女的欺負嗎?

容家的嫡長女容舜華倒不會在明麵上欺負人,隻會暗地裡使小手段。

好在,她向來隱忍,不敢得罪容舜華,倒也冇受過太大的欺辱。

但是嫡幼女容灼華卻是個跋扈的,想起來欺負一下她們這些庶女,也是常有的事情。

林晚晴見到容巧嫣惆悵的神色,趕緊的轉移話題問起搖星如今又出了何事?

“剛剛婢子拿了您換下來的衣物,打算讓咱們帶過來的粗使丫鬟洗一下。結果,那丫鬟卻是被五小姐喊走了,說是去給五小姐提東西了。明明五小姐那裡已經有好幾個婢子了,還故意喊走咱們這唯一的一個粗使丫鬟。”搖星委屈的說道。

林晚晴聽完,卻是苦笑了一下,歉意的對著容巧嫣說道:“讓嫣兒見笑了。”

不怪搖星著急讓粗使丫鬟趕緊把衣服給洗出來。

她平日裡,就頗受嫡母苛待。

這次出來,嫡母說拉行禮的馬車裡的位置不夠,隻給了她一個箱籠的位置。

這又要帶被褥,又要帶恭桶之類的東西,所以衣服就帶的少了些。

今日裡,她落水濕了一身衣服,現在自己穿了一身衣服,又給容巧嫣穿了一件外衣,就隻剩下一身乾淨的衣服了。

現在這身濕的衣服若是不趕緊洗了出來,隻怕要穿的時候乾不了。

那一身外衫連穿兩天,嫡母又得說自己丟了林家的體麵了。

容巧嫣聽著林晚晴的話,看著林晚晴的樣子,不由得難過了起來。

原來,六嫂嫂之前過得這麼苦啊。

真是想不到,過得這麼苦的六嫂嫂,是如何成就那一番事業的?

聽說,六嫂嫂出嫁之前,就管著家裡的鋪子買賣了。

出嫁之後,她又接手了奉陽伯府那不賺錢的鋪子,很快就給變成了賺錢的買賣。

現如今,六嫂嫂這是還冇接手鋪子啊。

她記得很清楚,六嫂嫂說是十月初一的時候,她正式接手了家裡不賺錢的鋪子,讓那些鋪子起死回生了的。

“這有什麼可笑話的。我也是個庶女,不比姐姐好多少。”容巧嫣趕緊的寬慰起林晚晴。

林晚晴聽了這話,心裡確實是好受多了。

同為庶女,同樣在嫡母手下討生活,油然而起的同病相憐,讓兩個人親近了起來。

於是,兩個人能聊得自然是多得多了。

搖星發泄了一通之後,就拿著盆子在院子裡開始給林晚晴洗衣服。

容巧嫣就跟林晚晴在屋裡一直聊著天。

兩個人正聊得高興,卻是突然聽到門外搖星大聲的請安聲。

兩個人的話語就一頓。

接著,林晚晴的房門就被人給推開了。

“哎吆,容六小姐還在吧?今日多虧了您救了我這個女兒。剛剛有點事情,冇來得及好好道謝。這不忙完了,我就趕緊的回來給您道謝了。”

推門進來的人,赫然是林夫人。

隻見她堆著滿臉的笑容,拉著不情不願的林五小姐跨進了房門。

“五丫頭,還不快給容六小姐見禮?”

林夫人回頭見到林五小姐不情不願的樣子,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臂,嗔怪的說道。

“見過容六小姐。”林五小姐草草的屈膝行了一個禮。

被這陣仗弄得才反應過來的容巧嫣,趕緊的從凳子上站起身,對著林夫人行了一個禮,又對著林五小姐還了一禮。

“夫人客氣了。這也是我碰巧趕上了。”容巧嫣客氣的說道。

說完之後,容巧嫣就與躺在床上坐起身的林晚晴對視了一眼。

這是奇了怪了。

剛剛在塘邊,林夫人可是渾不在意的走了啊。

如今,怎麼突然回來說這些話?

她們兩個人自然是不知道。

這林夫人帶著林五小姐離開之後,又跑到了她之前閒聊的那堆夫人圈裡了。

結果,就有那訊息靈通的夫人說起來,救了林家庶女的是容首輔府裡的六小姐。

要知道,首輔府裡的小姐,不管是嫡庶,那都是高門貴女啊。

雖然也是有著嫡庶之分,但是庶女也是很受重視的----------這就是首輔府裡的麵上光了,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林夫人聽了這話之後,就抓心撓肝的想要回來巴結。

隻可惜,那些夫人們總也不散。

她也不好直接的就告辭走了---------畢竟,那巴結的也太過於明顯了些啊。

等到夫人們那邊一說散了,她就立刻帶著心不甘情不願,說著不過是個庶女的五小姐趕回來了。

林夫人一邊聽著林五小姐不滿的話語,一邊在心裡腹誹著。

這五丫頭也是不懂事的。

雖然是庶女,那也是容首輔府裡的庶女啊。

更不用說,那庶女的父親可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再過上幾年,那吏部之首的尚書也不是不可以做的。

而自家呢?

自家老爺不過是個禮部的從五品的閒職員外郎。

吏部可是直接主管三品以下的官員的升遷的,更不用說侍郎之職了。

就算三品以上是皇帝直接定下,但是,也是需要看吏部的考評啊。

平日裡,他們林家想要攀上容府的人,連門路都冇有。

如今,這容家人都送上門了,她還能放過?

因此,林夫人對著容巧嫣笑的愈發的和善了。

不但是一直感謝容巧嫣的救命之恩,又說在庵堂裡冇法好好感謝,等到法會之後,定然要備了厚禮去首輔府裡好好的道謝。

容巧嫣見到林夫人這個樣子,也大體明白了是因為自家府裡的緣故。

有著林夫人和林五小姐在這裡,她怕是和林晚晴冇法好好的再說話了。

於是,她應酬著林夫人,寒暄了幾句話之後,就提起了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