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說什麼呢?

說的太多,怕是六嫂嫂會驚訝吧?

“今日多謝容六小姐救命之恩。我姓林,名晚晴,今年十五歲了。不知道六小姐芳齡幾何?”

這一頓忙亂下來,林晚晴雖然虛弱,但是還是想要好好的跟救命恩人道謝。

“我叫容巧嫣,今年十二歲。姐姐可以叫我。。。嫣兒。”

容巧嫣壓住內心的激動,親昵的說道。

前世裡,她跟封七爺成親的時候,六嫂嫂正在京城之外。

等到六嫂嫂回來的時候,她卻是已經被關在了那個偏院裡。

許是奉陽伯府不想讓六嫂嫂覺得驚訝,所以六嫂嫂回來那天的家宴上,她也被放了出來。

當她被奉陽伯夫人帶著給六嫂嫂請安的時候,她因為好奇,偷偷的用餘光去看了這個傳聞中的六嫂嫂。

結果,她卻是看到六嫂嫂臉上的驚訝之色。

雖然,那驚訝之色一閃而過,但還是被她看在了眼裡。

等到後來,她跟六嫂嫂熟了,問起來這個事情的時候,六嫂嫂就說,她跟六嫂嫂的親妹妹長得非常的像。

隻是如今,六嫂嫂都見到她好久了,怎麼也冇說她跟六嫂嫂的妹妹長得像啊?

“巧嫣?莫不是巧笑嫣然之意?”林晚晴笑著問道。

容巧嫣聽著林晚晴如同前世的六嫂嫂一般說起這個話語,忍不住笑著點點頭。

剛剛的念頭在容巧嫣的腦海裡,一閃而過。

終於見到六嫂嫂了,真好。

容巧嫣正要跟林晚晴好好的敘一會話,可是轉眼卻是見到剛剛把濕衣服拿出去的豔兒又走了進來。

她臉上卻是怎麼也控製不住的委屈。

林晚晴見了就有些尷尬,“六小姐見諒,我這丫鬟有些。。。。”

林晚晴說著說著,似乎是說不下去了似得。

容巧嫣卻是聽著林晚晴與她如此疏遠的樣子,有些黯然。

不過,她旋即想到,自己這纔剛跟六嫂嫂認識呢。

前世裡關係再好,那如今的六嫂嫂也不知道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打起精神來。

“我與姐姐雖然是初次見麵,卻是如此有緣分。姐姐不要跟我客氣,直接喊我嫣兒就可以。”

容巧嫣親昵的對著林晚晴說道。

林晚晴想了想。

可不是嗎?雖然是初次見麵,容巧嫣卻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那姐姐就厚著臉皮稱呼你一聲嫣兒了。不過,我這個丫鬟卻是要改個名字的好。要不然就是重了妹妹的名字了。”

林晚晴看到了氣嘟嘟的豔兒,就想到了這個名字的問題。

容巧嫣的目光跟著轉到了豔兒的身上。

“她是叫灩兒嗎?全名叫做什麼啊?”

看著前世裡,因為自己被迫改了名字的搖灩,容巧嫣忍不住失笑,故意的問了起來。

搖灩這個名字是註定保留不住了啊。

“全名就叫做豔兒啊,豔麗的豔。”林晚晴笑著回道。

容巧嫣聽完一愣。

不是叫做搖灩嗎?她還以為此時的六嫂嫂是為了親昵才喊灩兒的呢。

那豔兒是什麼時候改名叫做搖灩的啊?

之前,倒是冇聽六嫂嫂說過搖灩改名的事情--------那定然是以後改的了。

“綠塘搖灩接星津。不如給她改名搖星吧?”

容巧嫣想到前世搖灩後來的名字,忍不住笑著說了出來。

早早晚晚的,搖灩都是需要改名,還不如改了她熟悉的名字呢。

“這個名字卻是好聽。這句詞也好。”林晚晴聽完,讚同的說道。

容巧嫣卻是皺了皺眉頭。

這可是六嫂嫂最喜歡的一首詩,名字叫做《蓮花》。六嫂嫂說是一個叫做溫庭鈞的詩人所作。

因為六嫂嫂喜歡這首詩,她身邊的四大丫鬟的名字都是取自這首詩呢。

是為綠塘,搖灩,白蘋,香塵。

隻是她也算是讀了不少書,卻是不知道這溫庭鈞是何人。

但是六嫂嫂說,天下之大,那能人多的是,她冇聽過也不足為奇。

不過,現在六嫂嫂眼前這副不知道這首詩的樣子--------那定然是以後得的詩吧?

旁邊的豔兒得了搖星的名字,自然是上前拜謝改名。

不過,林晚晴看著搖星這個氣嘟嘟的樣子,隻能無奈的說道:“得虧容六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家醜外揚也就罷了。其他人在的話,你也能這副臉子?”

那搖星卻是因為容巧嫣救了自家小姐,對她很是親近。

因此,她回嘴道:“正是因為是容六小姐,所以婢子纔不會藏著掖著啊。”

“你,你,真是。。。。”搖星的話讓林晚晴哭笑不得。

確實,因為容巧嫣救了她,她自己都對容巧嫣很是親近。

“你以後不能這個樣子。我不過是一個庶女,可不是時時刻刻都能護住你啊。”

林晚晴笑過之後,卻是苦口婆心的對著搖星說道。

她自然是知道搖星的忠心,所以想要護著。

隻是,她不過是一介庶女,實在是怕護不過來啊。

“婢子知道了。婢子會注意的。”搖星聽著林晚晴語重心長的話,喏喏的說道。

“罷了。嫣兒不是外人,你且說說,又如何了吧。”林晚晴無奈的說道。

容巧嫣是不是外人,此刻已經不重要了。

這搖星的話和情緒都已經這麼明顯了,這笑話都已經被看到了,再藏著掖著也不好看------顯得交往不真誠。

畢竟,容巧嫣也冇有特意避開。

容巧嫣確實是故意冇避開的。

她知道,此時的林晚晴看待她不過是一個陌生人。

但是,她看待林晚晴就像是看前世的六嫂嫂那麼親切。

她想要快點跟六嫂嫂建立起親近的關係。

這關係的建立,自然是互相分享生活中的事情啊。

“還不是五小姐。她在水塘邊把您推下水就跑了。夫人還說您是失足落水,袒護著五小姐。”

搖星有些氣憤的說道。

“這都過去的事情了,說起來又有什麼用啊。”林晚晴無奈的說道。

剛剛在濯清塘邊,她貪看那朵綠芙蓉。

不過是晚了兩步給五妹妹讓位置,結果就被心急又跋扈的五妹妹給推下水了。

結果,五妹妹看到她在水裡沉沉浮浮的,居然嚇的直接跑走了。

還是搖星喊了會水的師太過來救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