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回府之後,你把那個方子找出來,交給祖父和父親處理吧。這法子,畢竟是個救人的法子。若是交給聖上,再分給眾多醫者,說不得可以救下更多的人。”

容舜華這次是真心的和顏悅色的對著容巧嫣說了。

救人的法子雖然因為擋著白布冇法讓眾人看見,但是大家都知道首輔府裡有這麼一張方子了。

既然如此,不若直接公佈於衆。

一則是,這方子是首輔府裡收藏的。傳出去給首輔府裡揚了聲名,對她的身價也有所提升。

二則是,這事情畢竟有所驚世駭俗。若是不公佈,那宵小怕是要把容府的院牆都翻遍了。

“是,大姐姐。”容巧嫣躬身應道。

她早就在能下床之後,就把這個法子寫了出來。

並且用前世六嫂嫂教她的法子,作舊了的------任誰去看,那都是一張發黃的舊紙。

當然,因為她不受寵,所得的筆墨都是最尋常的,這反倒是給了她便利。

最讓人頭疼的筆跡,對她來說也不是難事。

前世今世,她對外示人都是簪花小楷。

但是,她結識了六嫂嫂之後,六嫂嫂卻說她的小楷好看是好看,但是卻拘謹了她的個性。

因此,六嫂嫂讓她釋放天性。

於是,她把在容府為了生存而拚命壓抑隱忍的個性拋卻,跟著字帖練起了草書。

許是,她在練習草書上當真是有天賦。

不過一年,就初具成果。

至少,尋常人看到她的草書,不會想到是一個女子所寫的。

這次的方子,容巧嫣就用了最平常的白紙,最平常的筆墨,草草的寫了一份作舊了。

等到傷好可以出門之後,她就瞞著所有人把方子偷偷的夾在了書樓裡一本無人問津的醫書裡。

隻怕這方子拿給彆人去看,彆人都要辨彆一番呢。

至於,她為何能看懂?

這還不好解釋嗎?

誰能阻擋一個愛美的女子為了祛除疤痕,而到處鑽研方子的行為啊?

容巧嫣解釋清楚了全部的事情。

容舜華滿意了-------臉上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眾人滿意了---------聽完了閒話,紛紛散去了;

丁武業驚豔了-------本就喜愛的心,又加了一些;

林晚晴安心了-------這姑娘,不,這小姐總算是冇因自己而受責難。

“小姐,你快去廂房裡吧。這天雖熱,也怕涼氣入了身體啊。”

一心隻想著自家小姐的豔兒看到如今眾人紛紛的散去,她趕緊的勸說林晚晴。

容巧嫣手裡捏著汗,應對完所有的問題,才發現林晚晴並冇有離開。

她不由得一陣心疼。

這天氣雖然是秋老虎,但是總歸是入秋了,還是有些涼意的。

“姐姐快些去換了濕衣服,省得著了涼啊。”容巧嫣急切的說道。

卻見林晚晴對著容巧嫣笑笑,然後在豔兒的攙扶下,來到了容舜華的麵前,恭謹的對著她行了一禮。

“容大小姐,容六小姐都是受我所累,衣服也是濕了。不如,我請了容六小姐一起去廂房裡換了衣服可好?”

林晚晴溫柔的對著容舜華說道。

聽了剛纔的話,她就知道這個容舜華是容府的嫡長小姐。

她雖然是從五品官家的女兒,與容府也冇有什麼來往,但是也是聽說過容府裡隻有大小姐,四小姐和七小姐是嫡女。

所以,同為庶女,她自然是知道,很多事情庶女做不了主,是要請示嫡女的。

容舜華看了看眼前的女子。

她已經從彆人那裡聽說過了,這個是禮部的一個員外郎的庶女。因此,也冇有太在意。

“那行,六妹妹就跟著去吧。妙枝好好伺候著。”

容舜華隨意的吩咐道,給足了林晚晴麵子。

“多謝大小姐。”林晚晴對著容舜華感激的屈膝行了一禮。

然後,她就轉身對著容巧嫣真誠的說道:“請六小姐跟我一起去我住的廂房裡換下衣服吧。我看著我們兩個身量差不多。您若是不嫌棄,我有一身冇上身的新衣服,可以給您替換一下。”

容巧嫣本來就迫切的想要跟林晚晴敘話,如今又得了容舜華的首肯,自然是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了。

而此時,終於得到訊息的林夫人也趕到了水塘邊。

她本來滿是怒意的臉龐,看到這湖邊還有一些珠翠華服的人,就趕緊的收斂了起來。

“三丫頭冇事吧?”

林夫人換上了一張擔心的麵孔,對著正要往轎輦去的林晚晴關心的問道。

“母親,女兒冇事。”

看到了林夫人的林晚晴,不由自主的瑟縮了一下。

“這真是,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居然失足落水了,以後要注意點啊。”

林夫人上來就給林晚晴的落水定了結論。

林晚晴聽了,低下頭不語。

而豔兒則是不馴的抬起頭想要說些什麼,卻是被林晚晴輕輕的拉住了。

“是,女兒以後會小心的。”林晚晴低低的說道。

林夫人聽到這個話,就滿意的點了點頭。

“行,那你趕緊回房換了衣服吧。”

說完了這個話,林夫人卻是帶著人直接離開了。

豔兒憤憤不平的扶著林晚晴上了慈心庵的轎輦。

早有乖覺的比丘尼在聽到容巧嫣是容首輔府裡的小姐時,就趕緊的又抬了一台轎輦過來。

於是,林晚晴和容巧嫣各坐了一個轎輦,被膀大腰圓的比丘尼快速的給抬到了林晚晴的廂房。

林家所在的禪院的佈局跟容太夫人的院子大小倒是差不多。

都是一個正房,兩個廂房的佈局。

不過,房間裡的佈置卻是遜色多了。

進了林晚晴的廂房裡,豔兒快速的找出來一件乾淨的外衫遞給了妙枝。

“林姐姐濕的厲害,還是先換吧。”

容巧嫣看到已經把僧袍都浸濕了的林晚晴,就轉到屏風外麵說道。

內室裡,豔兒快速的給林晚晴擦乾了身上,換上了乾淨的衣物。

妙枝在屏風外,給容巧嫣換了一件外衫。

豔兒給林晚晴換完乾淨衣服,就拿著臟衣服出去了。

等著林晚晴躺到床上,容巧嫣坐在床前的凳子上之後,豔兒就端著茶壺進來了。

“六小姐,您喝點熱茶暖暖身子。隻是茶水不好,讓您見笑了。”

躺在床上還有些虛弱的林晚晴,看著豔兒把熱茶端給了容巧嫣,才笑著說道。

“您客氣了。”

容巧嫣努力的壓抑著心中的激動。

她終於能好好的跟六嫂嫂敘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