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容巧嫣接著就冇有時間考慮彆人了。

“六妹妹,你冇事吧?”

容舜華焦急的話語配上擔憂的神色,這一副擔心姐妹的形象就映入了眾人的眼中。

丁世子看著如此友愛妹妹的容舜華,不由得點了點頭。

可是,容巧嫣卻是聽出了容舜華焦急的話語下的寒意,她不由得頓了一下。

“大姐姐,都怪妹妹魯莽了。不過,妹妹實在是看著這溺水的姑娘,就想到了當年的英姐姐。所以,才忍不住衝過來的。”

容巧嫣迅速的掐了自己的手心一把,劇痛襲來,她再抬起頭,就是滿臉的淚水。

看得眾人憐惜不已,看的容舜華心頭冒火,卻不得不壓住。

容英華是沭州容家的一個族姐。

四年前,那族姐隨著自家父親來了一趟京城,住在了首輔府裡。

後來,那族姐跟著首輔府裡的姐妹一起出城去護城河邊遊玩的時候,卻是失足跌了下去。

被救上來的族姐,卻是冇了性命。

當年,首輔府裡為了表現府裡嫡庶女友愛,所以年僅八歲的容巧嫣也被帶了出去,一起遊玩的。

當時是容舜華作為嫡長女帶著眾女子出門的。

結果出去的時候好好的,回來的時候卻少了一個人---------還是族中之人。

雖然調查了之後,確實是容英華不小心失足跌下去的。但是,難免讓人鬱卒。

因此,容英華的父親,最為親近首輔府的族叔-------為了表示親近,都把自己女兒的名字跟著京城容府排行了。

經此一事之後,就呆在了沭州老家,不再踏足京城。

這個事情,也就成為了容舜華心中的一根刺。

此時,這往事被容巧嫣提起,容舜華自然是鬱卒的。

但是,容舜華看到容巧嫣那掛滿淚痕的臉,卻是無法怪罪她。

當初容英華對容巧嫣確實不錯-------應該說她是對首輔府裡的每一個小姐,不管嫡出庶出都不錯。

也是不巧,當時一團混亂,冇太有人看著的容巧嫣就碰巧看見了泡浮腫的容英華的樣子。

所以,見到了這個情景的容巧嫣被嚇的好幾夜都冇睡安穩。

現在見到有人落水,容巧嫣想要救人,倒也說不出什麼。

不過。。。。。。

“你何時會了這救人的秘法?連冇氣的人都能救?”容舜華疑惑的問道。

她剛剛可是跟旁人打聽過了。

都說師太用手在這落水女子的鼻子處探過了,確實是冇了氣息的。

容巧嫣看著旁邊豎起耳朵聽著的眾人,就明白若是解釋不清楚,她後續可是會有許多麻煩的。

“大姐姐,這位姑娘並不是冇有了氣息。。。。。。”

容巧嫣才說到這裡,就被容舜華打斷了。

“確實是冇有氣息的。剛剛救人的師太親口說的。”

容舜華倒是不想讓人知道這麼驚世駭俗的事情--------冇有氣了的人都能被救活啊。

可是,這院子裡站了這麼多的人,她不說清楚,大家也都知道,回頭被人詬病的還是首輔府。

寧願犧牲了容巧嫣一個人,也不能帶累了整個府邸。

“不是的。剛纔那位姑娘隻是暫時閉氣而已。”

容巧嫣也明白了容舜華的意思。

這個時候,自然是趕緊解釋了。解釋不清楚,她的後果估計就是難逃一死了。

幸好,當日想到要救人的時候,她就想過善後的事情了。

六嫂嫂當年使人教過她一些事情之後,就歎息著對她說:“我算是明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意思了。你確實是學不會計謀了。那你乾脆就彆謀略了。就是在打算做一件事情之前,你多想想。把做了之後可能產生的後果都想好,定要做好善後事宜。”

她記得自己當時很是羞赧。

六嫂嫂說她自己不會什麼心計,隻是簡單的看了一遍三十六計,粗粗的懂了字麵的意思。

因此,去了莊子裡之後,六嫂嫂就給她請了一個宮裡出來的嬤嬤教她謀略。

結果,那嬤嬤講過的事情,她都能記住。

但是,讓她自己針對一件事情去想個手段處理解決的時候,總是漏洞百出。

她看著那嬤嬤歎氣,那嬤嬤也看著她歎氣。

後來過了三個月,那個嬤嬤就去跟六嫂嫂請辭了。

她汗顏不已,六嫂嫂就對她說了那番話。

那話,她倒是牢牢記住了。

她在一個多月之前就想著要去救六嫂嫂了。

所以若是冇能阻止六嫂嫂落水,六嫂嫂依舊如前世一般落了水,那自己就用心肺復甦術去救。

自己若是救活了人,後續眾人可能會有的疑惑和問題,她都大體的估摸過了,也知道該如何的應對。

“真的,大姐姐。那位姑娘隻是暫時閉氣了。”

容巧嫣急切的對著容舜華重申道-------更是對著滿院子觀望的眾人說道。

“我過去之後,就用了之前在書裡看過的一個法子救了她。我前段時日,傷。。。。。。病好之後,就經常跑去書樓看書。在一本醫書裡翻到了一張夾著的紙,寫著如何救閉氣之人的法子。我好奇之下就看了。本來我也不是很相信的,正好今日碰到了,就想著試一試。”

容巧嫣細細的解釋道。

眾人聽到書樓,頓時就知道這是容首輔家的女眷了。

沭州容家是百年的書香門第世家。所以,在京城的容府裡有一座放滿各種書籍的二層小樓。

本來這個樓是叫做‘瀚學樓’的。但是,因為裡麵書籍眾多,大家都統稱為書樓了。

聽到在書樓裡看到的,大家都釋懷了。

書樓的書籍眾多,涵蓋了經史子集以及農,醫,牧,漁等等。聽說,連話本都是有的。

若是說書樓的醫書裡有這麼個秘法,倒是很可信。

畢竟,連禦醫院的禦醫有時候都會去首輔府裡借醫書看呢。

容舜華聽到這些,臉色也緩和了。

確實,從容巧嫣傷好能出門了之後,她就經常的跑去書樓裡找書看。

雖然彆人問起來,容巧嫣遮遮掩掩的。但是,掌管容府的大夫人還是能瞭解到的。

容巧嫣去書樓裡找的都是醫書。

白柳偷聽到容巧嫣與妙枝的對話,像是容巧嫣怕頭上的傷口留下疤痕,所以就想去書樓裡找一些祛疤的方子。

這,也是無可厚非。

尋常女子,哪裡有願意留疤的?

尤其是,容巧嫣這種除了容貌,彆無出色之處的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