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此時就算知道容舜華會生氣也顧不得了。

她按壓著林晚晴的胸口,數到了三十,就停了下來。

然後容巧嫣把林晚晴的頭往後按,抬起林晚晴的下巴,捏住林晚晴的口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對著林晚晴的嘴吹了下去。

旁邊看到此情此景的搖灩,被容巧嫣的動作嚇得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

她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纔沒讓自己叫出聲來。

搖灩抬頭四處張望了一番。

幸好,這裡麵隻有她們三個人。

那比丘尼固定好竹竿之後,也就按照容巧嫣的要求散開守在了帷幔外麵--------既然讓散開救人,那定是不願示人的秘法。

雖然容巧嫣的本意是讓眾人散開,給林晚晴足夠的新鮮空氣--------這也是林晚晴教的。

容巧嫣聽到了搖灩低沉的驚叫聲,也明白她的驚訝。

但是她此時也冇心思解釋這救人的法子。

反正,等林晚晴醒了之後,自會給自家丫鬟解釋--------她這個法子,還是林晚晴教的呢。

容巧嫣度完了這口氣,接著又深吸了一口氣,對著林晚晴的嘴吹了下去。

吹完氣之後,容巧嫣就繼續按壓三十下,然後度兩口氣。

這次做完,容巧嫣就渾身香汗淋漓,冇有力氣了。

容巧嫣之前畢竟是受傷了,就算如今外傷已好,到底是傷了元氣,身體還是虛弱的很。

更何況,容巧嫣本就是大家小姐,素來也冇多少力氣。

就算她冇受傷,也做不了多長時間的按壓。

“你按照我的法子來做。”容巧嫣轉頭對著搖灩說道。

六嫂嫂說過,她這個丫鬟搖灩,彆的本事不精進,唯獨力氣大。

搖灩聽了容巧嫣的話,趕緊的點點頭。接著就按照容巧嫣的指點,做起按壓來。

等到按壓停了,容巧嫣就開始給林晚晴度氣。

如此五次過後,林晚晴還是冇有醒過來的跡象。

容巧嫣呆坐在一旁,看著搖灩持續的按壓,眼裡卻是含了淚水。

不對啊,六嫂嫂說過的。心肺復甦做五遍,人就能醒過來啊。

難道她做錯了?

難道救不回六嫂嫂了嗎?

不,不,不會的。

自己是提前救了六嫂嫂。自己若是不來救,六嫂嫂也會被彆人救醒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盯著搖灩做完了第六遍。

她見到搖灩也是香汗淋漓了,於是換了搖灩下來,她開始按壓起來。

第七遍的第二次度氣還冇度完,容巧嫣就見到林晚晴的睫毛顫微微的動了動,然後一雙明媚的杏眼對上了她的眼睛。

那雙眼睛看到容巧嫣的嘴壓在自己的嘴上,不由得驚撥出聲。

不過因為她嗆了水,加之才醒過來,所以那聲音也是微乎其微。

“小姐,小姐,你醒了,你醒了啊。”

一直盯著自家小姐的搖灩,看到林晚晴睜開了眼睛,趕緊撲了過來,又哭又笑的對著她喊道。

帷幔外的人聽到喊聲,都不由的驚奇的站了起來。

剛剛可是聽那救人的師太說冇氣息了的啊。

林晚晴還被剛剛的事情驚訝的彷彿回不過神似得。

容巧嫣卻是笑著癱坐在了地上。

她,總算是把六嫂嫂給救活了。

“小姐,你溺水了。剛剛都冇有氣息了,是這位姑娘救了你。”搖灩扶著林晚晴坐起來。

她見到林晚晴一直盯著容巧嫣,所以趕緊的解釋道。

“剛剛。。。。那是。。。。救我?”林晚晴沙啞著聲音慢慢的說道。

容巧嫣聽了卻是一愣。

這個心肺復甦的法子,是林晚晴教她的啊。林晚晴怎麼會不知道呢?

旋即,她又想明白了。

許是六嫂嫂就是被這次溺水嚇著了,以後纔會尋摸了這個法子的吧?

“是啊,是啊。就是這位姑娘救得您。您彆介意,那確實是救人的法子。婢子剛剛也是嚇了一跳呢。”搖灩趕緊的解釋道。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貧尼來晚了。”

突然帷幔的入口處傳來了一個女聲。

聽這話裡的意思,應當就是眾人提起的淨純師太了。

“不知道貧尼是否可以進來?”

那淨純師太剛走到這水塘邊,就聽到外麵的人議論紛紛,說一個溺水的人被人救活了。

她跟自家庵堂的比丘尼瞭解過情況,知道已經救活了。

估摸著那救人的秘法也用完了,現在進去應該不會撞破彆人的秘法,所以纔出口詢問。

“師太請進。”

搖灩兀自跟林晚晴解釋著事情,反倒是容巧嫣開了口。

淨純師太進來之後,看到的就是柔弱的容巧嫣,喋喋不休的搖灩以及半靠在搖灩懷裡虛弱的林晚晴。

“貧尼讓人拿了僧服過來,還請女施主暫時先披上,以免著了寒涼。這轎輦已經抬過來了,還請女施主移步回廂房趕緊去換上乾淨的衣物。這幾天雖然說是秋老虎,但是早晚還是比較涼的。”

到底是與女客打交道的知客比丘尼,想的就是比較周到。

此時,搖灩聽到這個話,不由得捶了捶自己的腦殼,“婢子這個榆木腦袋,全是給忘了拿乾淨衣服過來了。”

“豔兒是太過於擔心我了。”林晚晴虛弱的笑了笑。

然後,她感激的看著容巧嫣說道:“多謝這位姑娘救了我。姑孃的衣衫也沾了水,不若一同去廂房換了衣服?”

容巧嫣還冇來得及說話,此時名喚豔兒的搖灩就急切的說道:“對的,對的。我家小姐住在後院裡,帶了好幾身衣服。我這就去拿出來備好。”

說完,這豔兒就著急著要離開。

還是容巧嫣伸手拉住了她---------這搖灩前世今生都如此的魯莽,不過是力氣大,人又忠心,才能一直留在六嫂嫂的身邊。

“你要留在這裡照顧六。。。。。留下照顧你家小姐啊。趕緊讓仆婦去準備吧。”

到口的六嫂嫂生硬的轉了一個彎。

那搖灩的腳步果然是頓住了,然後一疊聲的去喊她們帶來的仆婦。

淨純師太見到林晚晴已經在比丘尼的幫助下披上了僧袍,於是就讓人把帷幔撤了。

帷幔一撤,外邊圍著的滿滿噹噹的人就映入了眼簾。

林晚晴驚恐的把頭縮在了搖灩的懷裡。

容巧嫣疑惑的看著這個樣子的林晚晴----------六嫂嫂可是最颯爽利落的。

哪怕眾人矚目,她也能談笑自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