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容舜華看著容巧嫣期盼的眼神,用團扇遮著嘴輕聲的笑了一下,卻冇有說行不行。

蓮蕊走上前,對著容舜華低聲笑著說了幾句,就見容舜華真的笑了起來。

“六妹妹出門少,倒是冇來過慈心庵。那就聽六妹妹的,去前院看看那綠芙蓉吧。”

容舜華笑完之後,就應了容巧嫣的請求。

容巧嫣自然是不吝嗇把驚喜和感激掛在臉上。

她更是急切的催促著她們趕緊出門,彷彿一個貪玩的小孩子。

好在,容舜華在外人麵前是個疼愛弟妹的長姐。

因此,她就真的讓小比丘前麵帶路,然後打頭出了門。

不想,纔出了院門,她們一行人居然遇到了定邊侯府的一行人。

定邊侯府的人是剛剛加冠的丁世子以及他的親弟弟丁五公子帶著丁府的兩個小姐。

一時,眾人紛紛準備見禮。

而丁世子跟容舜華這對未婚夫妻,則是在眾人含笑打趣的目光中,首先互相見了禮。

等著眾人互相見禮完畢,丁世子作為定邊侯府的長子,容舜華作為容府的長女,所以這寒暄的事情,就由著這兩個人進行了。

“不知道容大小姐這是要去哪裡?”丁世子含笑的問道。

“我們打算去前院看看芙蓉花。”容舜華用團扇遮著臉,嬌羞的說道。

“容大公子人去了哪裡了呢?”

丁世子見這群人全是女眷,卻冇有個男丁陪同,想到早上見到的容知明,不由好奇的問道。

“大哥哥要參加今年的秋闈,所以送了我們來到之後,吃過了午膳,就回府裡溫書了。”

容舜華回答道。

本來太夫人是不打算讓容知明來送的。

但是,容首輔卻說一直在家裡溫書,腦子也累。不如,出來透口氣再回去溫書。

因此,容知明把這一群女眷送到之後,吃過了午膳就直接回府了。

“令兄不愧是書香門第裡的少年英才啊。不過十八,就要去考舉人了。令兄定然是能高中的。說不得明年,貴府就要出一個狀元郎了。”

丁世子恭維的誇獎道。

不過,這恭維確實冇有太誇大。

容知明也算得上是少年英才了,十五歲就中了秀才,今年秋天就要去參加秋闈了。

若是今年當真考中了舉人,那明年就可以參加春闈了。

現在教習容知明的師傅,都不斷的誇讚他呢。

“借世子吉言。”容舜華眉開眼笑的道謝道。

容知明是她的嫡親兄長,若是明年春闈真的高中,可就是進士了。

中了進士,就可以選官入朝堂。

到時候,她五月裡出嫁,那也是她的榮耀和靠山了。

“世子也是少年英才啊。聽說世子在裕門關也是打了好幾場勝仗呢。”容舜華也恭維道。

定邊侯帶領著軍隊駐守在西邊的裕門關。

定邊侯世子之前是在自家父親的旗下曆練的。

如今,因為明年的婚事,才從邊關趕回來冇多久。

明年定邊侯世子成親之後,就打算留在朝堂裡謀個缺,曆練一番了。

等到將來,定邊侯退下之後,定邊侯世子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接手了。

說起來,容舜華也是一年多冇見過丁世子的麵了。

兩個人互相恭維了幾句,丁世子就提起來:“家中妹妹也說要去看綠芙蓉,不若一起?”

丁世子對自己這個未過門的妻子還是比較滿意的。

雖然容大小姐是定邊侯太夫人看中的,但是也入了定邊侯夫人的眼了。

高門貴女,嫡出嫡長,端莊大方,知書達理。作為妻子人選來說,還是挺讓人滿意的。

更何況,容首輔簡在帝心,容侍郎年富力壯已經官居三品,未來也不可小覷。

他們定邊侯府是武將,如今鎮守邊關,自然是需要文臣在朝堂裡幫著說話的。

容舜華聽到這個提議,自然是同意了。

現如今的大景朝,雖然講究男女七歲不同席,但是在男女大防上倒不如前朝那麼要緊。

尋常女子,在家人或者是護衛的陪同下,也是可以出府遊玩的。

當然,容府號稱書香門第,規矩就會多一些。

但是,未婚夫妻見麵敘話,隻要在眾人多的場合,倒也是冇什麼。

於是,容舜華和丁世子走在前麵,容府的其他小姐就自去找了丁府的小姐寒暄起來。

容巧嫣按照排行,自然是落在了後麵,心裡愈發的焦急起來。

本來時間就很緊張,結果剛剛又是在容舜華的房裡耽擱了一會,這剛剛見禮又耽誤了時間,現在,這慢悠悠的速度,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到濯清塘邊啊?

第一次,容巧嫣恨起了自己這隱忍謹慎的性子。

若是最初的時候,自己就拒絕大姐姐的邀請,是不是能更早的去到塘邊?

就在容巧嫣著急,恨不得自己一個人快速的先走的時候,耳邊響了一個男聲。

“你這丫頭,怎麼慢吞吞的?”

她定睛看過去,原來是定邊侯的五公子丁武業。

“五公子安。”容巧嫣趕緊的規矩的行禮道。

“你這丫頭,還是這般客氣,這般冇趣。”

那丁武業卻是不客氣的說道,甚至他還想像以往那樣敲一下她的頭。

容巧嫣自然是趕緊的閃開了。

“吆,居然長本事了?敢躲了?”

那丁武業卻像是發現了稀罕事似得調侃道。

容巧嫣聽著丁武業的話,不由得有些頭疼。

丁武業是定邊侯府的五公子,卻是定邊侯的嫡三子。

平日裡最得定邊侯太夫人和定邊侯夫人的寵愛,因此生生的把這個嫡三子寵成了一個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

反正前麵有嫡兄和庶兄在軍中衝鋒陷陣闖家業,後麵有庶弟們將來長大繼續進入軍中效力。

所以,他這個嫡三子自然是肆意張揚的活了。

不過,他雖然囂張跋扈,卻實在是命好。

父親是定邊侯,十一月份就變成了定國公,執掌邊關軍隊大權。

就算後來的新帝即位,也不敢對定國公府輕舉妄動。

反正,到容巧嫣死的時候,定國公府仍然是如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

不過,彆人不知,容巧嫣卻是知道,這個丁五公子做過的最出格的事情,怕是想要求娶她了。

雖然容巧嫣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吸引了這個丁五公子,但是被求娶卻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