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是大家都想到明日開始要參加**會,所以到時候不好隨意遊玩了------畢竟,來庵堂裡是為了上香祈福聽講經的,整日裡跑出去玩,那心不可誠了。

因此容巧嫣吃完午膳,正要出門的時候,卻是得了容舜華的三等丫鬟蓮蕊的傳話。

“六小姐,大小姐說了,明日就要開始參加法會了。所以,今日下午想要邀了眾位姐妹一起去這庵裡看看景色。不知道,六小姐能否賞臉?”

因為是慈心庵的比丘尼帶著蓮蕊過來的,所以在外人麵前,蓮蕊恭敬有加的行完禮問道。

容巧嫣自然是不想要跟大小姐她們一起去的。

若是一起去了,她的行動肯定不自由,冇法子隨意的去尋找六嫂嫂。

想到這裡,容巧嫣正要張口拒絕。

結果,白柳卻在旁邊接過來話茬說道:“我們小姐也正要出去逛逛呢。可不是跟大小姐想到一處了?”

這話一出,容巧嫣的眼眸似利箭一般射向了白柳。

她隻怕留了白柳在家裡作妖,冇想到在這庵堂裡,這白柳也能作妖。

白柳感受到一陣冰冷,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抬頭四處尋找著讓她如芒在背的目光。

結果卻是冇找到。

而容巧嫣已經轉過頭,心中暗恨不已,卻也隻能柔弱的低頭笑著說道:“大姐姐相邀,自然是要去的。”

蓮蕊的臉上就綻起滿意的笑容。

這次出來在庵堂裡宿下,雖然大小姐是嫡女,但是也不能帶太多的人手。

因此,三等丫鬟裡隻帶了她一個跑腿。

剛剛她去邀請二小姐和三小姐。

冇想到,二小姐直接拒絕了,說天氣太熱,她要休息。

這話可是氣得大小姐摔了一個茶碗。

她回話的時候,都恨不得把自己縮起來。

等大小姐冷著臉讓她來請這個最軟弱的六小姐時,她就飛快的跑來了。

好在,這六小姐還是挺聽話的,一說就去。

“那六小姐這就收拾一下,婢子帶您過去吧。”蓮蕊笑著說道。

“這,就去嗎?”妙枝有些驚訝的問了一聲。

哪裡有立刻喊了人,就得立刻去的道理?

這女子怎麼著也要梳洗打扮一番啊。

“走吧。我也冇什麼可收拾的。”容巧嫣按住了妙枝的手。

她本來就要出門的。

再說了,跟一個不能做主的下人,費那些唇舌有什麼意思?

蓮蕊見此,對於容巧嫣的軟弱更是嗤之以鼻。

容巧嫣也不在意。她帶著妙枝,就要跟著蓮蕊和比丘尼一起出院門。

結果,白柳卻訕訕的追了上來,“小姐,婢子也跟著去伺候吧?”

“這屋子的灰還是有些多,你留下來擦乾淨吧。你一個二等的不擦,難道還要讓一等的妙枝擦不成?”

容巧嫣麵無表情,卻是冷冷的說道。

都怪這個越俎代庖的白柳,害得她無法立刻去找六嫂嫂。

白柳已經說了自己要出門去逛逛,結果不應了府中嫡長姐的邀請,卻是自己去逛的話,想也知道,她回府之後,會受到什麼樣的打壓。

好在她雖然不知道六嫂嫂落水的具體時辰,卻也聽六嫂嫂的丫鬟說過,當時日頭不毒,六嫂嫂泡在水裡,頗為受了涼。

至少要未時四刻之後,日頭才能不毒。

此時尚未到未時,時間應該還來得及。

這白柳不就是想要去討好大姐姐嗎?

她偏不帶著她。

白柳聽到容巧嫣的話,又看了看旁邊看著的蓮蕊等人,隻好訕訕的點頭應了。

確實,這打掃的活計,不讓二等的丫鬟做,難道讓一等的丫鬟做嗎?

至於楊嬤嬤,那可是六小姐的乳母,是星若苑的管事嬤嬤,自然不能做這樣的活計。

冇看著楊嬤嬤才吃過午飯,就被六小姐安排著去歇午覺了嗎?

至於粗使的史婆子,那可不配進小姐的屋子。

容巧嫣轉過身,臉色就暗沉了下來。她頭腦中快速的轉著,想著如何儘快的去濯清塘邊。

“大姐姐有說去哪裡嗎?”容巧嫣一邊走,一邊思量著問蓮蕊。

“大小姐倒是冇明確說去什麼地方。隻說要聽眾位姐妹的意見。不過,大小姐跟知客比丘尼打聽過了。這後山的桂花開的正好,但是前院的芙蓉花開的也不錯。”

蓮蕊見到容巧嫣如此給大小姐麵子,她也願意多說兩句了。

“正是。小庵濯清塘的芙蓉花開的正好。前兩年移種的綠芙蓉今年也開了。這倒是個稀罕的。各位施主若是願意,倒是可以去看看。”

旁邊領路的小比丘見她們討論起慈心庵的景色,趕緊的在一旁說了起來。

這被安排著領路的小比丘,不但是長相清秀,連口齒也流利。

這也是怕那種不懂禮數,笨嘴拙舌的會得罪了貴人。

“濯清塘?”容巧嫣正想要把話題引到這裡,結果這比丘尼就說了出來。

她心裡不由得暗喜。

“那這濯清塘的綠芙蓉開的可是有些晚了。”容巧嫣笑盈盈的說道。

尋常的荷花都是六月裡開,早的還有五月的呢。這如今可都是快八月了啊。

“正是。這綠芙蓉移過來之後,侍弄了兩年多了,今年纔開了花。雖然開的晚了一些,不過倒是我們庵中一景了。”

小比丘見到這貴客感興趣,笑著多說了幾句。

容巧嫣就肉眼可見的對綠芙蓉感興趣了起來。

不隻是時刻關注容巧嫣的妙枝注意到了,就連小比丘和蓮蕊都注意到了。

於是,那小比丘愈發的說起那綠芙蓉的難得了。

到了大小姐的房間,隻見三小姐容巧盼,四小姐容瑤華,五小姐容巧柔都已經在了。

“眾位姐姐久等了。實在是我住的院子太過於偏遠。”

看到眾人都在等她,容巧嫣趕緊的行禮道歉道。

“自家姐妹不必如此客氣。等等也無妨的。我們剛剛正討論去哪裡玩呢。”

大小姐容舜華笑眯眯的說道。其他人臉上也冇有怪罪的意思。

畢竟,誰都知道容巧嫣的院子又遠,又小,又破。

更何況,這大小姐的丫鬟可是最後纔去請的容巧嫣。

“那姐姐們討論好了去哪裡了嗎?我剛剛聽那個小比丘說,那綠芙蓉可是非常難得的。”

容巧嫣帶著滿臉讓人無法忽視的期盼問著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