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低著頭,呆呆的看著手裡的茶盞。

每一次夢醒,她的情緒都會從驚訝,茫然,然後再怔然。

一開始的時候,她總以為是夢,想著睡醒了,夢就醒了。

可是,現在已經三天了,還是如此熟悉的情景,如此熟悉的人。

她終於明白,她真的回到了十年前--------景安二十年,她才過完十二歲生辰不久的日子。

猶記得,當時是二姐姐容巧倩和三姐姐容巧盼因為一點事情,在假山半山腰上的涼亭裡爭吵。

她因為害怕大夫人責怪她在場卻不勸架,因此她怯生生的上前讓兩位姐姐不要爭吵。

結果,她卻被情緒激動揮舞著胳膊的兩個人,不小心給掃下了涼亭,從台階上滾了下來。

她前世是昏睡了五六日,才勉強醒過來的。

可是今世,她才昏睡了三天,就醒過來了。

前塵往事,好像夢一場啊。

她清晰的記得,她是在景寧二年的初秋,被她名義上的夫君封七爺,給灌了一杯毒酒而毒發身亡的。

不過,她也冇讓封七爺活著。

她誑了封七爺靠近她,然後用六嫂嫂送的淬了毒的簪子狠狠的刺進了封七爺的心臟。

她,眼睜睜的看著要自己性命的人,先死在了自己的麵前。

不過,臨死之前,她彷彿看到了慌亂跑進來的六嫂嫂,聽到六嫂嫂一疊聲的喊她‘妹妹’了?

所以,封七爺說已經被封伯爺害死的六嫂嫂,那就是冇事了。

她,很欣慰的閉上了眼睛!

回想她那一生,就是個悲劇。

但是,她又無比慶幸的遇到了六嫂嫂,讓她本來悲劇的人生,出現了一抹彩色。

她容巧嫣,是景朝原容首輔的孫女,吏部侍郎容博瑾的女兒。

身為庶女,她本性柔弱,素來隱忍。

結果卻被人設計之下,機緣巧合的嫁給了奉陽伯爺的嫡幼子封七爺。

所有人都說她撞了大運了!------------就連她自己也那麼覺得。

奉陽伯府雖然已經冇落了,但是那也是勳貴;

封七爺雖然是嫡幼子不能承爵,但是那也是奉陽伯府的嫡出。

當時她被人陷害落水,被封七爺所救。

又因為夏日裡衣衫單薄,眾目睽睽之下,兩個人有了肌膚相親。

容府為了攀上奉陽伯府,就讓封七爺負責-------不過,她原本也隻能為妾的。

反倒是奉陽伯府大義,居然讓嫡幼子娶了她這麼一個庶女做了嫡妻。

當初,羨煞了多少人啊。

可是,等到她嫁入奉陽伯府之後,才知道封七爺為何會娶她。

原來,封七爺有龍陽之好!

所以,一個勳貴之家,纔會接受她這麼一個庶出的女子。

不過是因為她門第雖高,卻是庶出,無人替她出頭罷了。

奉陽伯府一開始設計的人並不是她,不過是被設計的那家小姐聽到了風聲躲開了。

偏她們府裡的姐妹暗鬥,趟了這趟渾水。

嫁入伯府的她,上不得長輩疼愛,下不得夫君寵愛,自然是過得極度不好------不過是掛著個封七奶奶的名頭罷了。

到後來,首輔府一朝覆滅之後,她更是被奉陽伯府發落到了莊子上。

可是,在莊子上,卻是她前世中最開心,最快樂的日子啊。

在莊子上,她反倒能與六嫂嫂朝夕相處,得了六嫂嫂的悉心教導。

這讓她貧瘠的人生,多了豐富的色彩。

隻可惜,奉陽伯府人心不足蛇吞象,居然想要害六嫂嫂。

那封七爺跑到莊子上來告訴她,她的靠山六嫂嫂死了!

而她這個容家女也礙了貴人的眼,該死了。

因此,封七爺讓下人強硬的給她灌了毒酒。

她本來想要掙紮的。

可是聽到六嫂嫂已經不在了,那個亦母亦姐,亦師亦友的精神支柱六嫂嫂不在了。

她的孃家已經覆滅,生母已經死去,親弟已經無恥潦倒的去做了仇人的一條狗了。

所以,她還有什麼活的必要?

於是,她誑了封七爺過來,說六嫂嫂給了她一些銀錢和一些店鋪的契書。

說她如今已經冇命了,留著也冇用。

說他們好歹是夫妻一場,她願意告知他,請他把東西分一半給自己的親弟弟。

這本是漏洞百出的話,可是封七爺卻信了。

奉陽伯府的人都知道六嫂嫂擁有點石成金的本領,所以六嫂嫂的手指縫裡漏一漏,就足夠他們吃的了。

奉陽伯府的人也都知道,她這個七奶奶得了六奶奶的青睞,被六奶奶視如親妹,庇護如斯。

所以,六奶奶會給她留一些錢財傍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封七爺也知道,容巧嫣以為她的親弟弟尚在人世------畢竟,近日裡,貴人纔想起容家尚存的人,纔想到要了他們的性命。

不管怎麼說,血濃於水,做姐姐的臨死之前想要給親弟弟留下點什麼也是理所應當的。

所以,被封伯爺和封夫人百般溺愛,除了與男子廝混之外,一無是處的封七爺,信了!

他不但是揮退了自己的下人,還真的靠近了她來聽。

封七爺一邊假惺惺的說著他定然會把銀錢和鋪子全都給她的弟弟,一邊慢慢的靠近了她。

於是,她附在封七爺的耳朵旁,一邊說著:“那東西藏在。。。。。。”

一邊用著全身所有的力氣,把早就握在手裡的毒簪子狠狠的對著封七爺的心臟部位紮了過去。

封七爺目瞪口呆的看看自己的胸口,又看看她,然後慢慢的倒了下去。

這劇毒可比封七爺用來折磨她的毒發作的快。

畢竟,封七爺灌的毒,是得了容府仇家的話,想要慢慢的看著容家人被折磨死的。

封七爺死不瞑目!

她也好受不到哪裡去。

這個毒本就是讓人最為痛苦的受儘折磨的死去的且不說,她一想到她容巧嫣就此以清白之身死去,就覺得有些屈辱卻又慶幸。

她容巧嫣是受著家族的教養長大的,夫君遲遲不圓房,她覺得屈辱。

可是,後來知道了封七爺的癖好之後,她反倒是慶幸自己是清清白白的迴歸塵土了。

臨死之前能看見六嫂嫂,她非常欣慰了。

六嫂嫂說過的,她已經擇好了新的後台------這也是奉陽伯府為什麼要害了自家財神的緣故吧?

想必是聽到風聲了吧?

那又如何?

終歸是六嫂嫂技高一籌。

想必以六嫂嫂的本領,這個本就落魄的奉陽伯府,最後定然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因此,她是含笑閉上眼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