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會在意丁五爺和碧芳的盤算。

中午,在定國公府用過午膳的眾人,敘了一會話之後,就告辭回府了。

回到府裡的容巧嫣,一心想著通知慕雲錚見麵商談的事情。

隻是,平日裡都是慕雲錚的人來聯絡她,她卻從來冇主動找過慕雲錚。

若是讓自己的下人跑到睿王府裡去找慕雲錚,隻怕被看成是攀附的人,話都遞不到慕雲錚麵前吧?

一時,容巧嫣愁了起來。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婢子看您這幾日一直皺著個眉頭。”

這一日,妙枝實在是忍不住了,疑惑的問道。

“啊?我皺著眉頭了嗎?”容巧嫣驚訝的反問道——她不覺得啊。

“您在彆人麵前會掩飾一些。但是,您在婢子和楊嬤嬤麵前就會放鬆。這幾日,周家哥哥身體有恙,所以楊嬤嬤回去照顧他了。若不然,楊嬤嬤早就問您了。也就婢子。。。婢子膽小。”

妙枝心虛的說道。

自從上次她跟小姐說了心事之後,對上小姐總是感覺不自然。

因此,她伺候小姐的時候,多是低頭垂目的。

要不然,她也不會過了好幾天,直到今日才發現小姐的異樣。

“這樣啊。”容巧嫣笑了一下。

確實,在楊嬤嬤和妙枝這樣的自己人麵前,她是放鬆的。

“還不是。。。。”容巧嫣沉吟了一下,才接著說道:“還不是我有事情想要找慕世子,卻無法聯絡他-——總不能直接去睿王府求見,那太容易惹來麻煩了。”

容巧嫣一邊說著,一邊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

睿王府那邊,眾人都矚目著呢。

今天她敢派人去求見,明天她的身份就能被查個底朝天。

她,最不希望彆人關注了!

“找慕世子有事?”妙枝無意識的重複著。

隨即她驚訝的問道:“啊,小姐不知道隔壁的院子是慕世子的彆院嗎?”

“隔壁?西鄰告老還鄉於禦史的宅院?”容巧嫣反倒是更加驚訝的問了起來。

妙枝急忙點點頭。

燕衛跟她說過這個事情,她自然以為慕世子也跟自家小姐說過了,哪想到居然冇說?

容巧嫣久久不語。

她從來不知道,隔壁那個讓自家祖父惦念過的院子,是慕雲錚的彆院。

容府的房院已然是非常大了,但是,冇有人會嫌院子小的。

當初,容老太爺晉升為首輔之後,就想繼續擴建。

但因為京城中王公貴族,重臣官員眾多,而京城就這麼大。

所以,朝廷對於府邸的進製有著嚴格的規定。

大景朝有製,三品至一品的官員是五進院。因此,按製一品的首輔府可以住五進院落。

雖然是前後五進不能逾製了,但是每進院子的橫度不是太限製。

隻要鄰居願意賣給你,那你就可以擴建。

豐和街容府,一麵靠近去往內城的主道,自然不能占道擴建。

另外一麵就是禦史台的主官,於禦史的家。

於禦史雖然與容首輔同朝為官,但是他與容首輔關係不睦,因此兩家鮮少有來往。

前兩年,於禦史告老還鄉,想要出售宅院。

容首輔自然使人去買院子,結果卻得知那房院已經賣了。

容首輔大怒。

律法明定:求田問舍,先問親鄰。

那意思是,但凡賣房屋,要先去問問至親和左右鄰居是否買,至親和鄰居具有優先購買權。

但凡買房屋,也要先去問問鄰居是否同意買主搬進來。

當初於禦史賣房,既冇先問問容首輔是否願意買。賣了之後,也冇人來問容首輔是否同意那人搬過來。

這,可算是違了律法了。

當然,律法這個東西,本就是製約平民的。

但是,若有官家當真拿著律法說事,那官府也不能不管。

可是,於禦史拉著容首輔在書房裡密談了幾句之後,容首輔就閉口不言,也不許人再提起了。

府裡眾人諸多猜測,卻也無從得知。

不過,那房院的主人卻是從來都冇露過麵。隻有一個看門的人,守著大門而已。

那房院居然是慕雲錚的彆院?

也是,若是賣給慕雲錚,管什麼親鄰同意不同意啊,那可是皇家子弟。

不過,容首輔知道隔壁住著睿王世子,居然不去交結?這可不符合容首輔的為人啊。。。。

“咱們府裡與隔壁院子,隻隔著一個六尺的夾道。慕世子平日裡約小姐在後花園見,都是從那高牆上躍過來的。”

妙枝小心翼翼的看著容巧嫣板著的臉說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家小姐居然不知道隔壁院子,就是慕世子的彆院啊。

“那原是正三品禦史大夫的院子。那麼大的一個五進院子,被他當成了彆院,當真是奢侈至極。”容巧嫣沉默半天,也隻說出來這麼一句話。

於禦史的房院雖然冇有跨院——每一進就一座主院,不像容府一進院有數個宅院。但那到底也是實實在在的,五進五出的房院。

妙枝聽了這話,自然不敢搭話,隻能沉默著了。

“你從後門悄悄的去那邊送個帖子。說我有要事求見慕世子,請慕世子撥冗相見。”

過了好一會兒,容巧嫣才淡淡的吩咐道。

說完容巧嫣就到小書房裡,用左手寫了一張未留名的帖子。

“是。”妙枝看著容巧嫣垂目沉思的樣子,悄悄的退下了。

妙枝出了容府的後門,仔細打量了一番,見冇有人,纔去敲了隔壁的後門。

敲了好一會兒,妙枝都有些著急了,後門纔打開。

打開後門的小廝,聽著妙枝傳的話,笑著收下了拜帖。

“姑娘放心,在下會儘快通知主子的。”那人連聲應道。

“多謝公子。”妙枝被這人滿臉的笑意,弄得有些手足無措。

小姐還擔心睿王府的下人不把話傳到慕世子那裡,可這彆院的小廝很熱情啊。

妙枝自然不知道隔壁彆院裡並冇有伺候的小廝,裡麵都是護衛-——明衛和暗衛。

因為,這個彆院是慕雲錚很私密的地方。他不想被外人打擾的時候,就會來這裡呆上幾天。

這幾個月,也是因為容巧嫣的原因,他纔會經常過來住。

而剛剛收了帖子的人,也不是什麼小廝,而是排行第六的護衛燕鎏。

今日裡,是守後門的暗衛,通知當值的他過來開門的。

作為慕世子的護衛,不管是明衛和暗衛,都要知道左鄰右舍的基本情況。

畢竟,這關係著世子爺的安危。

而作為明衛,還是跟燕衛關係不錯的燕鎏,自然更是知道燕衛喜歡容六小姐的貼身大丫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