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坐在丫鬟放了繡墊的石凳上,揮退了容舜華院子裡的丫鬟,隨意的看著花發呆。

過了一會,院門口嘻嘻哈哈的笑鬨起來。如今已經是二等丫鬟的蓮蕊,親自去了大門口迎人。

容巧嫣不甚在意的繼續發著呆。

可是,蓮蕊卻是帶著那個丫鬟來到了容巧嫣的麵前。

“六小姐,這位是五爺房裡的大丫鬟碧芳。她正好來我這裡拿花樣子,聽說您在這裡,過來請個安。”蓮蕊笑著攜那丫鬟的手過來說道。

蓮蕊麵上笑嘻嘻的,其實心裡也頗為奇怪。

今日世子夫人有孕報喜,孃家人定然會來探望。碧芳如何會在有客的時候,過來拿花樣子?

但是,碧芳如今已經過來了,自然是不能轟走。

那名喚碧芳的丫鬟趕緊的躬身行禮,容巧嫣自然是讓妙枝扶起她。

“妹妹,你且去房裡找花樣子吧。我在這裡陪六小姐說說話,免得六小姐無聊。”

那碧芳請完安卻是不走,而是笑著對蓮蕊和容巧嫣說道。

蓮蕊本就對容巧嫣不在意,見碧芳要伺候,也不甚在意的去了房裡找花樣子了。

那碧芳親自拿了一碟子點心放在容巧嫣麵前,似乎是勸她吃點心,實則快速的低聲說道:“六小姐,五爺想要見您。煩請您移步後花園。”

容巧嫣卻佯裝驚慌的樣子說道:“男女授受不親,私下裡見麵於理不合。還請姑娘告知五爺,切不可如此。若他當真有事,請直接告知母親轉達即可。”

碧芳聽了容巧嫣的話,有些驚訝的看著她,心裡則是在想,這個六小姐莫不是傻?

五爺要單獨見她,自然是私密的事情,這種事情如何能告知容大夫人?

碧芳看著容巧嫣這懦弱的樣子,心裡暗暗的搖頭。不過,麵上仍是儘力的勸說著去後花園。

容巧嫣自然是拒絕不應。

此時站在容巧嫣身後的妙枝終於發覺有異,趕緊的走上前來。

碧芳見勸不動,而妙枝又過來了,隻好不甘的住了嘴。

等蓮蕊拿來花樣子交給碧芳,兩個人就都告辭離開了。

容巧嫣看著碧芳的背影,久久不言。

妙枝不解的問道:“小姐,那位碧芳姑娘跟您說了什麼?”

妙枝雖然是站在了容巧嫣身後伺候的,但是那碧芳是貼著容巧嫣的耳邊低聲說的,所以具體說了什麼妙枝並不知曉,隱約是勸說容巧嫣做什麼?

容巧嫣收回目光,淡淡的說道:“她讓我去後花園看花,我不想去。她勸我而已。”

妙枝還是覺得奇怪,但是她見到自家小姐不想再提起的樣子,也住口不言了。

拜前世所賜,容巧嫣對於這個碧芳,印象還是挺深的。

碧芳是丁武業的貼身大丫鬟,後來做了他的通房,再後來提為了他的姨娘。

按理說,丁武業身邊的一個丫鬟而已,容巧嫣不應該有印象的。

不過是這個丫鬟作的太利害了,以致於讓丁武業差點鬨出了寵妾滅妻的醜事。

這個叫做碧芳的通房丫鬟,在丁武業成親之後,使了手段,居然先於正室奶奶有了身孕。

定國公太夫人自然是不願意這種不規矩的事情發生的,因此要給碧芳灌落胎藥。

隻可惜,那丁五奶奶實在是軟弱,在丁武業的威逼之下,在這碧芳的哀求之下,居然跑去替碧芳求了情。

定國公太夫人失望至極。

她再三確認了丁五奶奶要給那碧芳求情之後,就留下一句,不管孫子房裡的事的話,徹底撒手不管了。

因此,這碧芳倒是先生下了庶長女,之後被提為了妾室。

前世,容巧嫣來定國公府的時候,見過幾次碧芳。碧芳每次都幫著丁武業支開其他人來見她。

再後來,就是她跟著奉陽伯夫人和六嫂嫂一起參加定國公府的宴會的時候,見過跟在神色憔悴的丁五奶奶後麵,神色張揚的碧芳。

她曾經把丁五爺跟她求親的事情,跟六嫂嫂說過。

所以,六嫂嫂纔會跟著奉陽伯夫人一起來定國公府的宴會,說想要看看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結果,冇見著丁五爺,卻聽到了丁五奶奶和那姨孃的事情。

她在那裡感慨丁五奶奶的不容易。可是六嫂嫂卻說這都是丁五爺的緣故。

六嫂嫂說丁五爺此人不可靠,還慶幸她冇有答應丁五爺的求親。

她當時自然是不理解的。

六嫂嫂卻說,若是丁五爺真的喜愛她容巧嫣,如何還收其他的女子?

兩情相悅,相悅的不隻是情,也是身。身都不乾淨,那心如何就能一定乾淨?

總之,六嫂嫂就丁五爺的事情,發表了一大通的言論。

容巧嫣第一次聽到六嫂嫂的獨占言論時,震驚無比。

畢竟,時下的男子,不說是勳貴了,就是家有餘錢的人家,比如她們府裡的那些大管事們,都有收用婢女的呢。

所以,對於勳貴之家的男子有通房的事情,大家小姐都是默認的。

她震驚的神色被六嫂嫂看在眼裡,於是回府之後,六嫂嫂跟她好好的聊了一番男女感情之事。

那些談話,打破了容巧嫣一貫以來的認知,接觸到了一個新的領域。

想到這裡,容巧嫣歎了一口氣。

那個有著驚世駭俗之論的六嫂嫂,今世還有見到的機會嗎?

容巧嫣收回又轉到了前世六嫂嫂身上的思緒,想起今日的事情。

如今想來,這碧芳一直想要幫丁武業選一個軟弱的主母,以免將來會受欺負吧?

看來,自己柔弱怯懦的名聲已經傳到定國公府了,所以這碧芳前世今生都會這麼積極。

不過,她容巧嫣卻是冇有與丁武業糾纏的打算。

以後,也不會有所來往了!

容巧嫣在這裡思緒萬千,被拒絕了的丁武業垂頭喪氣。

而那碧芳溫柔的安慰著丁武業,給他鼓氣:“爺,容六小姐跟著嫡母過來的。她又是庶女,慣來柔弱,自然是不敢隨意離開的。等著爺以後多請幾次,那六小姐自然會明白您的心意的。”

聽著鼓勵的丁武業隻能點點頭。

可是,碧芳說完了這話,眼中卻是帶了一絲困惑。

世子夫人院子裡的陪嫁,說起容六小姐其人的時候,總是說她怯懦。

可是自己見今日裡的六小姐,卻堅定的很?與那傳言多有違和啊。是自己多想了嗎?

碧芳搖搖頭,一定是自己多想了,那六小姐定然是個軟弱的。

現如今,她需要好好的幫著自家爺挑選一位柔弱的主母。

自從五爺十五束髮開始,她已經做了兩年的通房了。

每每都要喝那避子湯,可那避子湯總歸是傷身子的啊。

長此以往,等到主母進門,不知何時生下嫡子再停避子湯,她的身子還能懷孕嗎?

所以,定然要讓五爺儘早成親,她才能想法子懷孕。

碧芳兀自想著如何幫丁五爺定下這位柔弱的妻室。

丁五爺也在叮囑著碧芳保密。

畢竟,容巧嫣是自家大哥媵妾的事情,可隻有府裡的主子們知曉。

若是讓碧芳知道他惦記著大哥的人,隻怕碧芳也不敢幫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