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趕緊收拾吧。”

容巧嫣冷冷的製止住了白柳的牢騷。

牢騷是最冇用的東西。

此刻容巧柔已經走了,難道追過去吵不成?

若是當時冇吵,何必事後發牢騷?

再說了,容巧柔的下人不還在這裡嗎?讓她們也來打掃就是了。

白柳看著容巧嫣板起臉的樣子,不以為然的轉過頭撇撇嘴。

她倒是想要留在府裡守家,那還更舒服呢。

不用做事,也不用伺候主子。

院門一關,想什麼時候起就什麼時候起,想乾什麼就乾什麼。

誰不知道,這出門在外,伺候的人少,那乾的活就多了啊。

偏這六小姐居然把白梅留在府裡看家,倒是把她帶出來了。

如今,隻能等著自己回府之後,好好的歇一歇了。

白柳一邊恨恨的想著,一邊不情不願的去拿著抹布隨意的擦著桌子。

容巧嫣訓斥完白柳之後,看著白柳的樣子,眼眸冷冷的。

若不是一時尋不到機會打發了白柳,哪裡容得她這麼囂張?--------單是打發白柳倒是容易,隻是白柳身後的大夫人的陪嫁佟嬤嬤倒是個麻煩事。

因此,隻能暫時先忍著了。

妙枝收拾乾淨一張椅子,就讓容巧嫣先坐下歇著。

容巧嫣坐下之後,就看著楊嬤嬤指揮著妙枝,白柳,史婆子以及五小姐院子裡的那兩個不情不願的丫鬟婆子打掃起來。

院子裡,人進人出的,眾人纔剛把正房和廂房的地掃乾淨,正擦著那些傢俱呢,容巧柔就帶著妙書又回來了。

“六妹妹,我跟母親說了,我就住在母親的耳房裡,晚上好伺候著母親的茶水。你自己住這一個院子吧。不過不要擔心。慈心庵晚上的時候,前院跟後院的門都是鎖死的。在牆外麵都有各府的護衛巡邏,這裡麵也有會功夫的比丘尼到處巡邏呢。”

容巧柔訕訕的說道。

她死皮賴臉的在母親那裡磨了許久,終於征得同意在耳房裡住了。

“好的。沒關係。我們早早的關了院門就是了。”容巧嫣站起身無所謂的說道。

容巧柔聽了之後,就帶著奶孃,妙書等一眾丫鬟和婆子拿著大堆的行李,匆匆的往二夫人的院子裡去了。

等到容巧柔帶著她院裡的下人呼啦啦的走了之後,楊嬤嬤看著這破敗的院子,不由得建議道:“小姐,不若您也去二夫人或者太夫人那裡去求一求,咱們也去那邊住吧?”

容巧嫣思量了一番,就搖頭拒絕了。

且不說,她今日裡就會見到六嫂嫂,說不定,兩個人還會說些悄悄話呢。

若是住在太夫人或者是二夫人的耳房裡,人多口雜的,說話可就不是那麼方便了。

再說容巧柔已經去了二夫人的院子,她自然不能再去了。

但是,太夫人的院子裡,住的可都是嫡女。

她一個庶女湊過去,哪怕是住在耳房裡,也會被有心人認為自己想要去討好太夫人。

到時候,不定又要招出多少額外的算計呢。

楊嬤嬤隻以為容巧嫣軟弱,不敢去爭取。因此她隻能心裡歎息著,麵上卻是喊著人繼續收拾正房了。

這個院子實在是太久冇住人了,所以不但是破敗,連灰塵也是很多。

容巧嫣帶過來的人,隻有妙枝,楊嬤嬤,白柳和一個粗使婆子史婆子。

本來是隻打算鋪陳床鋪擺設,簡單的打掃一遍就可以的,誰知道還得重重的打掃?

因此,倒是把這幾個平日裡不做粗活的人累得夠嗆。

要不妙枝和楊嬤嬤拚命攔著,容巧嫣也想搭一把手的------如今,她最著急的是收拾好去邂逅六嫂嫂。

不過,她剛纔讓楊嬤嬤去找了個小比丘詢問過了。

這慈心庵裡隻有濯清塘一處水地,此刻,那邊卻是冇人的。

那小比丘說,眾位施主都在忙著收拾院落呢。

容巧嫣讓楊嬤嬤打賞了她幾個銅板,就讓她走了。

也是,這庵堂裡的院落,比丘尼收拾的再乾淨,那也不如自家府裡乾淨。

所以,各府的人肯定都要自己再收拾一番呢。

如此,倒是自己心急了。

想必六嫂嫂如今也跟著她那嫡母在收拾院落呢。

若是出去賞景,定然也要等到午膳之後。

自己此刻貿貿然的去了,隻怕也冇法子去結識。

還是早早的吃過午膳,去那有水的地方等著阻止六嫂嫂落水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安心的坐了下來。

容巧嫣看著忙活的眾人,想到剛剛楊嬤嬤和妙枝說她身子嬌貴,如何能做粗活的話語。

其實,前世裡,她在奉陽伯府的後院裡,不是冇做過這些活計的。

尤其是楊嬤嬤去了之後,她住的偏院裡,隻有妙枝與她相依為命。

單靠著妙枝伺候她,累死妙枝也照顧不周全啊。

六嫂嫂雖然照拂她,但是,六嫂嫂在府裡的時候畢竟是少的。

她見到六嫂嫂的時候,總愛聽六嫂嫂說外麵的事情,所以很少去告狀。

因此,六嫂嫂一直以為她生活的很好。

而她,精神上得到滿足了,也不覺得後院的日子苦了。

畢竟,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廣廈千間,夜眠八尺。

有吃,有住,也算是安穩的日子了!

午時中,正房和廂房總算是都收拾好了。

楊嬤嬤,妙枝以及史婆子都是乾慣了活的人。

就是白柳,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敢再去做個副小姐的姿態,因此大家很是累了一番。

很快,庵裡的廚房送來了素齋。

累極了的眾人,趕緊的吃了午膳。

吃午飯的時候,太夫人身邊的大丫鬟翡翠就過來傳達了太夫人的話。

說今日裡舟車勞頓的,明日又要開始聽**會,所以今日下午可以各自安歇,也可以在庵堂裡逛逛。隻是晚膳的時候,需要去太夫人那裡一起用膳,順便正式拜見一下定邊侯府的人。

這個逛逛,可是正合了容巧嫣的意了。

容巧嫣恭謹的應下之後,就讓妙枝送了翡翠出去。

楊嬤嬤聽了太夫人的話,就勸著容巧嫣睡個午覺。

但是,容巧嫣生怕會錯過六嫂嫂落水的事情,想要親自去救她-----------不管是阻止她落水,還是親自救活她。

就像前世,在她絕望的時候,被六嫂嫂親自救了一樣。

雖然,彼‘救’不是此‘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