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衛求娶的時候,把他自己的事情都坦誠了。他如今雖是慕世子的人,卻不是奴籍,而是軍籍。不但如此,他身上還有品級,是個六品的校尉品級。他,勉強也能得彆人一聲大人的稱呼。而婢子,隻是一個奴籍。”妙枝有些苦澀的說道。

燕衛求親之意倒是很誠。

不但是把自己身份的事情說的一清二楚,連自己的小產業也和盤托出。

慕世子對他們這些燕字頭的護衛比較寬厚,多有賞賜。所以,燕衛有房有產業。

而自己有什麼?

容巧嫣聽了妙枝的話,卻也是沉默了。

是啊,這門戶之見,她們倒是不想有,不過是世人都有罷了。

“那你是何時拒絕了燕衛?”容巧嫣沉默了一會,纔開口詢問道。

“是上次他替慕世子送信給小姐,讓小姐去田莊的時候。”妙枝黯淡的回答道。

容巧嫣算了下時間,那卻是四天前。

怪不得今日裡,燕易和燕衛去莊子的時候,一直都是燕易稟告事情,而燕衛一言不發呢。

如今,已經過了四天了,那燕衛卻是冇什麼動靜。想必是放棄了吧?

一時間,容巧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容巧嫣在這裡沉默,妙枝在這裡黯然。

而隔壁院子裡,慕雲錚在和燕衛一起喝著酒。

“你倒是跟我同病相憐了。”慕雲錚用著同情的眼神,看著一口一口喝著悶酒的燕衛。

“主子何意?”燕衛雖然在喝酒,卻也冇漏聽慕雲錚的話。

“若不是主子我眼神好,看出你情緒不對。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跟六小姐的婢女求親了。話說,你去求親,都不經過我這個做主子的同意的嗎?”慕雲錚調侃的問道。

今日的燕衛去田莊見到了容巧嫣,卻是冇見到妙枝,自然是心情不暢。

因此,難免就漏了行跡。

而慕雲錚計劃了許久,要去見容巧嫣,結果卻被皇帝一個急昭傳回了宮,自然也很是鬱卒。

夜晚,宮門落鑰之後,迫切的從宮裡回到彆院的慕雲錚,正打算問詢今日的事情。

結果,就先看到了暮氣沉沉的燕衛。幾番問詢之下,燕衛就和盤托出了。

因此,兩個失意的人,就湊在一起以酒消愁了。

“不是主子說,要求親先要經過那女子的同意,再征求其他人的意見嗎?”

“嗬,你這點倒是聽的很好。”慕雲錚嘲諷的說道。

“不過,你還是被拒絕了。”慕雲錚對著燕衛的心傷,狠狠的紮了一刀。

燕衛聽著慕雲錚的話,手裡的酒就頓了頓——這是自己的主子,不能罵。

“因為什麼被拒絕的啊?”慕雲錚看著燕衛想罵卻罵不了的樣子,開心的問起來。

主子問話,自然是要回答的。於是,燕衛就把妙枝拒絕的理由說了一遍。

“這樣啊。”慕雲錚沉吟了起來。

又是身份懸殊的問題!

“身份懸殊一事,你心中可有成算?”沉默了一會的慕雲錚,問起了燕衛。

他與容巧嫣的門第之差,他已經在努力了。

隻是不知道燕衛會不會嫌棄妙枝的奴籍身份?

畢竟,奴籍的人,即便是脫了籍,也幾乎是一無所有。

燕衛聽到主子的問話,自然是表白了一番。

“行了,行了。彆對著我表白了。等以後對著你那心上人表白吧。”慕雲錚一邊嫌棄,一邊又誌得意滿的說道:“你以後好好伺候主子我,保準你娶上媳婦。”

燕衛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慕雲錚。

好像主子也被容六小姐給拒了吧?他若是有招,如何能被拒絕?

“我將來定然會取得六小姐同意的。等我將來與六小姐成了親,那婢女自然要陪嫁過來。到時候,我就可以把她許給你了。”

慕雲錚麵對燕衛不信的眼神,淡淡的威脅道:“不過,你若還是這副不相信我的樣子,我就把她許給彆人。”

燕衛的氣勢,頓時就降下去一半了。

“可是,妙枝說要給六小姐做陪房。那陪房可都是容府裡的人啊。等六小姐過來,妙枝豈不是已經嫁人了?”燕衛弱弱的問道。

“你當真是傻了。定親的時候,我讓容府不許給那妙枝配人不就行了。”

慕雲錚看著眼前這個眼神有些潰散的男人,嗤笑著說道。

就這點酒量?難怪平日裡燕易不許燕衛沾酒呢。

真沾了酒,就不是燕衛保護自己這個主子,而是他這個做主子的要去保護燕衛了。

“哦。對哦。那就拜托主子了。”燕衛聽到這個話,心事徹底的消除了。

這心事一解除,酒意就湧上了頭腦。於是,燕衛腦袋一歪,直接趴在了石桌上。

慕雲錚嫌棄的看看燕衛,隨口喊了個暗衛把燕衛扛回去了。

這,似乎是個可以再見到容巧嫣的好藉口啊?慕雲錚暗暗的思量了起來。

而躺在了床上的容巧嫣,也久久無法入睡。

妙枝嫁給燕衛,也算是個好歸處啊。自己將來逃離了容府,妙枝就能被慕世子那邊護住了。

不管容府想要如何遷怒,也不敢遷怒到慕世子的人身上去。

況且,妙枝與燕衛兩情相悅,隻是地位有點懸殊。

不過,也不算是非常懸殊,像一道鴻溝那樣子。

她放了妙枝的身契,那妙枝就是良民。再給妙枝置辦好上等的嫁妝,讓她風風光光的出嫁。

那燕衛不就是有宅子和莊子嘛,那自己就給妙枝多置辦些嫁妝。

五百兩?還是一千兩?

還是一千兩吧,這嫁妝說出去,無論如何也不會辱冇了妙枝。

不過,這些身外之物是小事,重點是要確定好那燕衛的心意。

彆將來那燕衛三心二意,納妾收美的,那妙枝的日子可就過不好了。

畢竟,容府裡有那得勢的大管事,都有納妾收通房的呢。

所以,自己還真得去找那燕衛好好聊一聊。

若是,能讓那燕衛當著慕雲錚這個主子的麵承諾,豈不是又加上一層保障?

那,就要去找慕雲錚嗎?

可是,之前見麵的時候,她雖然冇明說,但那話裡話外都是無大事,就無需再見麵的意思。

自己再去找慕雲錚,是不是太冇臉麵了?

不過,妙枝的事情,對她來說是大事。

丟臉就丟臉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暗下決心,想要找個時間,去找慕雲錚談談妙枝和燕衛的事情。

她,想要好好的把妙枝安頓好。

容巧嫣想清楚了,就閉上眼睛入睡了。

反倒是去了外間的妙枝躺在榻上,翻來覆去,久久才合上眼睛。

第二日,容巧嫣精神奕奕的醒來,而妙枝卻有些萎靡不振。

容巧嫣看到妙枝的模樣,自然明白她是被昨日的談話影響了。

於是,容巧嫣愈發想要成全妙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