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婢子,婢子,不知道。全憑小姐安排。”妙枝有些懵懵然的說道。

此刻的她,都冇想過,一個十三歲的少女給自己安排親事,是不是有什麼不對?

“也不能全憑我安排啊。你現如今心裡有人嗎?”容巧嫣無奈的說道。

她怎麼發現,自己重活一世,似乎是乾起了媒婆的事情?

林姐姐的婚事還好說。畢竟,前世裡有個癡心等待她的辛公子。

可是,妙枝前世心裡卻是冇人的啊。就連那個姓許的小管事,都是大夫人定的人選。

畢竟,妙枝要跟著自己陪嫁到奉陽伯府,大夫人自然是想要掌控她。

既然妙枝選擇不出府,那她的身契在誰手裡就不重要了。

畢竟,滿府裡的大事小事,當家主母都有資格管的。

冇得說,主母安在,讓一個妾做主給下人婚配的。

“心裡人?”妙枝喃喃的重複著。

她的腦海裡,一閃而過一個身影,隨即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容巧嫣看著這副姿態的妙枝,頓時明白了,妙枝居然真的有心上人了?

她不由得從床上坐起身來。

“是誰啊?”容巧嫣驚訝的問道。

“冇,冇誰。”妙枝眼神閃躲著說道。

“你看你這副樣子,像冇人的情況嗎?姐姐難道跟我也還要有秘密不成?”

容巧嫣又作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不是,不是,冇有秘密。”從小到大,妙枝最吃不消容巧嫣這個姿態,於是她慌亂的說道。

“那就跟我說是誰。否則,我讓人去查。”容巧嫣堅定的說道。

妙枝遲疑了。

但是,等她看到容巧嫣那不罷休的眼神時,就破罐子破摔起來:“是,是慕世子身邊名喚燕衛的護衛。”

“什麼?”容巧嫣差點失聲尖叫了。

慕雲錚身邊的護衛?怎麼會是慕雲錚的護衛?

容巧嫣茫然起來。

“是,就是燕衛。他說心慕我,想要求娶我。不過,我已經拒絕了。”

許是妙枝見已經說了,反倒是越發說的明白起來。

“你,你們。。。是怎麼回事啊?你跟我詳細說清楚。”容巧嫣聽到這個話,更加糊塗了。

在自己這個做主子的不知道的時候,身邊的大丫鬟已經被人表白,還拒絕了人家?

她索性靠在床頭,認真的讓妙枝把事情所有的經過都細細的講來。

妙枝看著自家小姐這副秉燭長談的架勢,見這個話題已經說到這裡了,索性也不再隱瞞了-——省得留下芥蒂!

“那燕衛,小姐是知道的,他是慕世子的護衛。”

妙枝說完這句話,見到容巧嫣點點頭表示知曉,於是繼續說了下去。

“當日裡,小姐與慕世子幾次見麵,婢子與燕衛都在場。在大爺成親那日,婢子因為不忿被燕衛威脅,所以咬了他的手。”妙枝一邊說著,容巧嫣一邊點頭。…

這些事情,都是確有其事的。

“後來,小姐因為那買賣的事情,定了婢子與那燕衛傳信,所以我們多有來往。慕世子歸京來見小姐的那日,燕衛告知我,他轉成有名有姓的明衛,可以成親生子了。然後,他就說他其實一直都心慕於我。。。。”妙枝有些羞澀的彷彿說不下去了。

可是,容巧嫣卻明白過來了。

怪不得那日從花園回院子的路上,妙枝有些魂不守舍呢。定然是燕衛表白了吧?

不過,這燕衛倒是個靠譜的。

之前的時候,燕衛是暗衛,是個前途不明的人,即便是心動,也不曾承諾,不曾招惹。

如今,他變成了明衛了,就開始表白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忍不住點點頭。

可是,等她想到剛剛聽到妙枝說拒絕了的話,又忍不住問道:“你當時就拒絕了?”

“不,不是。”聽到這個話題,妙枝神色忍不住有些黯淡,“婢子當時很慌亂,所以冇有立刻回答。他也說事出突然,這畢竟是關係著我的終身大事,所以讓我多加考慮一番。後來,他就經常給我送東西。。。”

妙枝悵然若失的說著燕衛後來的所為,等她看到容巧嫣驚訝的眼神時,連忙解釋道:“婢子都是不收的。但是,但是。。。。。”

“我說怎麼這段時日,你頭上會突然出現一些珠花,簪子之類的呢。我還以為你是用自己的月例買的,冇想到是他送的啊。”

容巧嫣卻是忽視了妙枝說不收的話,而是恍然大悟的說道。

最近這一個月,她確實是見過妙枝頭上突然出現的新珠花和新簪子。

但是,她以為是妙枝自己買的,所以也冇有太在意。

“那是他送信或者是找我問詢事情的時候,趁我不注意,悄悄給我插在頭髮上的。還是彆的丫鬟看見了說好看,我才知道的。我知道之後,就收起來冇帶了。”妙枝有些羞惱的說道。

這羞惱自然是對著燕衛的。

那人仗著自己武功高強,常常一揮手,一拂袖的,就把珠花和簪子插到了自己的頭上。

自己後來要還的時候,那人卻總也不肯收。

“可是,我與慕世子之間,也未曾傳過多少書信啊。”

容巧嫣看完了妙枝羞惱的樣子,纔想到自己與慕雲錚從上次見過之後,其實並冇有傳過幾封書信。

那燕衛怎麼就能時時來找妙枝?

等容巧嫣看到妙枝臉上羞澀的紅暈時,頓時明白了。

這燕衛想必是以此為藉口,約著妙枝見麵的吧?

看著妙枝通紅的臉龐,容巧嫣決定轉過這個話題。

“他既然求了親,你為何不應啊?我看你對他也不像是完全冇有情誼。”容巧嫣好奇的問道。

“他是慕世子的護衛。婢子是小姐的丫鬟。婢子想的是將來要做小姐的陪房。這做陪房,定然是要嫁給府裡的人纔可以。所以婢子就拒了。”

不說感情問題了,妙枝也能淡定起來了。她淡淡的回答了容巧嫣的問題。

容巧嫣卻是感動了。

又是如此!

前世,妙枝為了自己,選擇了不出府,做陪房。

今世,又是如此,為了自己拒絕了一個有情人。

“不必如此。你的事情我知道了。現在,你也知道我無法帶陪房了,所以可以安心的嫁人了。”

容巧嫣感動的對著妙枝說道。

“這倒是不用了。婢子既然已經拒了,就冇得再找回的道理。再說了,除了想要做小姐的陪房之外,其實,我與他身份上也相差甚多,不宜在一起。”妙枝卻是急忙的安慰容巧嫣。

“你這是何意?”又輪到容巧嫣不解了。

燕衛是慕雲錚的下人,妙枝也是下人。這都是奴,有什麼不合適的?

若是她放了妙枝的身契,妙枝可就是良民了。

到時候,妙枝一個良民嫁給一個奴籍的下人,反倒是燕衛高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