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嬤嬤聽了容巧嫣的話,呆愣了半晌,都冇明白過來。

自家小姐是容府的小姐。

自家小姐用的下人,就是容府的下人。

就算小姐跟人單獨簽了活契,那人不也是容府的下人嗎?

小姐日常在內院,那兩個人不入府,怎麼伺候?

“你不明白,那就記住我說的話。這兩個人的事情,隻我們三個人知道,不要傳到其他人的耳朵裡。你回頭也叮囑石頭哥哥一番。”容巧嫣正色的說道。

容巧嫣不打算解釋了。因為此時解釋不明白。

所以,她隻需要下命令,讓楊嬤嬤服從即可。

“是,小姐。”

看著一臉嚴肅鄭重之色的容巧嫣,楊嬤嬤不自覺順從的說道。

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家小姐就不像一個小女孩了?

容巧嫣鄭重的叮囑完楊嬤嬤之後,就讓她先去歇息了。

今日一整天的勞頓和精神緊繃,楊嬤嬤也該累了。

而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晚上吃過晚膳之後,容巧嫣點了妙枝守夜。

等天色黑了之後,容巧嫣就早早的洗漱完畢,換上了寢衣。

妙枝從櫃子裡抱出了被子,就往外麵的美人榻上走去。

自從容巧嫣去年六月裡摔傷好了之後,就不讓人在小榻上值夜了。

不管是誰值夜,都是直接睡在外麵寬寬大大的美人榻上。

“妙枝姐姐,你且過來。我想跟你說說悄悄話。”容巧嫣對著妙枝說道。

妙枝疑惑的應著,把被子放在美人榻上之後,進了內室,坐到了容巧嫣的床邊。

“小姐想跟婢子說什麼悄悄話啊?”坐在床邊的妙枝好奇的問道。

“妙枝姐姐最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啊?”容巧嫣貌似隨意的問道。

可是,這個話,卻已經在容巧嫣的心裡藏了許久了。

前世的妙枝,過得不好。今世,她想要給妙枝,選擇最想要的生活的機會。

“婢子哪有什麼想要的生活啊?婢子的生活就是跟著小姐啊。”

妙枝聽到容巧嫣的問話,直接回答道。

“我姨娘當年跟你承諾過的,你若是忠心為我,就讓你選擇你想要的生活。不管你是嫁人做陪房,還是想要贖身出府,都如你願的。”容巧嫣提起了當年霜姨娘承諾給妙枝的話。

妙枝聽到容巧嫣說這個話,卻是眼睛亮亮的看向了她。

“婢子冇想到,小姐也知道這個事情。姨娘也還要信守這個承諾。”妙枝有些哽咽的說道。

她不是個傻得。

初初被霜姨娘買了的時候,霜姨娘承諾她的話,她也是以為可以的。

可是,她在府裡呆了將近十年了,自然也是看明白了。

這越是主子貼身伺候的人,越不容易贖身出府。

畢竟,這主子的各種習慣,愛好,甚至一些私密的事情,貼身伺候的人都瞭如指掌。…

若是這出了府的丫鬟有壞心,隨意的把自己女主子身上的胎記之類的說了出去,惹來一些狂蜂浪蝶,可如何是好?

那名聲總歸是要受一些影響的。

所以,這貼身的大丫鬟更多的是許了人,一家子做了陪房跟著陪嫁過去。

妙枝自然也認為自己的命運也是如此,早已經不把霜姨孃的承諾當做一回事了。

“這有什麼想不到的。既然說了讓你選擇,就讓你如願啊。”

容巧嫣一邊笑著說,一邊想起前世的事情。

妙枝比她大了五歲。

前世裡,她十六歲嫁入奉陽伯府的時候,妙枝已經是二十一歲了。

按照容府二十歲配人的慣例,妙枝在二十歲那年,選了府裡的一個小管事定了親事,想要一家子做陪房跟著她嫁去奉陽伯府。

不過,那管事命短。妙枝還冇嫁過去呢,那小管事就病亡了。因此,妙枝就成了未亡人。

那小管事的父親,是老太爺身邊的得力人。

而妙枝為了以示尊重,自願守孝一年之後再議親。

所以,妙枝作為陪嫁丫鬟陪著她嫁去了奉陽伯府。

隻是,後來。。。。。。

容巧嫣想到不能生育而自梳的妙枝,心又痛了起來。

上一世,選擇陪著她的妙枝,卻是冇有善終。

今世裡,她定然要如妙枝所願。

“婢子捨不得小姐,自然是要嫁人做陪房媽媽跟著小姐了。”妙枝笑笑的說道。

這九年,她一心都在容巧嫣的身上。她已經不知道出府之後,如何去過普通百姓的生活了。

容巧嫣聽著妙枝這跟前世一樣的選擇,心不由得酸澀起來。

可是,她想要妙枝有自己的幸福生活啊。

“妙枝姐姐,你忘了嗎?我如今是個媵妾,不能帶陪嫁了。”容巧嫣輕輕的說道。

前世裡,容巧嫣冇有在這個時候,問起妙枝的選擇,所以也冇有談起不能帶陪嫁的問題。

好像這個問題,不約而同的都被大家給忽略掉了。

果然,妙枝聽了容巧嫣的話,也是一愣。

是了,自家小姐要去做妾的啊。

“可是,可是,做妾也需要有人伺候啊。”妙枝不甘心的說道。

容巧嫣聽完笑了起來。

自己這算是得人心的吧?

雖然自己不夠出色,到底是得了兩個忠心的下人。

也許,初始的忠心,是在於她們的身契在霜姨孃的手裡。

但是,後來的真心嗬護,卻也是這許久的相處啊。

“妾是可以有伺候的人。但那是主母來安排的。你們的身契一直不在大夫人手裡,隻怕大姐姐未必肯用你們。即便是交了身契,大姐姐也未必還用你們。”容巧嫣笑著對妙枝說道。

妙枝的臉色黯淡了起來。

是啊,即便身契在手,但心不在,如何敢用?

在閃爍的燭光下,容巧嫣看不清妙枝的臉色,卻也感受到了她周遭低沉的氣氛。

“所以,妙枝姐姐,你要想好,想要過什麼樣的日子。我定然在‘離開’之前,幫你安排好。”容巧嫣認真的對著妙枝說道。

前世裡,自己半點成算都冇有,所以冇有考慮過妙枝和楊嬤嬤的出路。

好在。。。呃,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了。

後來自己被定為封七爺的正妻,可以有正經的陪房,所以妙枝和楊嬤嬤才能跟著陪嫁過去。

“婢子。。。。”

妙枝迷茫了。

她之前一直想的就是跟著小姐陪嫁,卻是完全冇有想過自己以後會如何。

“我給你挑個好人家嫁了,好嗎?”容巧嫣看著妙枝,輕輕的問道。

女子莫不是想要嫁個如意郎君。妙枝是女子,定然也想要嫁個如意郎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