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明白楊嬤嬤的意思。

不過,她不甚在意的隻是對楊嬤嬤淡淡的吩咐道:“你把那點心拿出來給他們吃吧。”

楊嬤嬤見自家小姐發話了,隻好從小櫃裡拿出準備當做午膳的點心,放到了小桌上。

那男子也不搶著去吃,而是開始拚命的搖晃自己的妹妹。

“妹妹快醒,有東西吃了。妹妹快醒醒。。。。。”

那男子搖晃了好久,那女孩才慢慢的睜開了無神的眼睛。

“哥哥。。。”倒是一口嬌媚的好嗓音。

“有吃的,有吃的了。。。小姐,可以吃了嗎?”

那個男子倒是個通透的。他聽到楊嬤嬤喊容巧嫣為小姐,就知道這定然是官家小姐。

因此,他恭敬的問道。

“吃吧。”容巧嫣看著他知禮的樣子,倒是頗為欣慰。

冇有見到吃的就狼吞虎嚥,倒是有些教養的樣子。想必原來的家庭,也差不到哪裡去吧?

她的話音才落下,那男子就把點心塞到了自家妹妹的嘴裡。

那男子一邊看著妹妹吃,一邊吞嚥自己的口水。

等他妹妹把一塊點心都吃完了,他才用另外一隻手拿了一塊點心,塞到了自己的嘴裡。

容巧嫣在一旁觀察著,就明白了這個妹妹在哥哥心中的地位。

馬車快速的奔馳著,很快就到了莊子上。周磊趕著馬車進了院子裡。

容巧嫣纔剛剛下了馬車,門口的大門就被敲響了。

容巧嫣就知道,定然是慕雲錚他們看到自己來到,然後過來了。

周磊揚聲詢問是誰,門外果然傳來了燕衛的聲音。

於是,容巧嫣讓楊嬤嬤和周磊把那兩個人扶到了偏院,而她則是親自去開了大門。

大門打開,卻隻有燕易和燕衛兩個人,並冇有慕雲錚的身影。

容巧嫣滿臉的疑惑。

結果,還不等她問起,就見燕易拱手行禮道:“六小姐容稟,世子爺走到半路上,卻是得了聖上突然宣召的訊息。如今,世子爺已經回宮了。世子爺讓屬下們在此等候六小姐。幫六小姐把這糧食的事情,都處理好。”

看看,這容六小姐都親自來給自家主子開門了,怎麼還會拒絕呢?

容巧嫣聽完燕易的話,纔算是解了疑惑。

這聖上宣召,自然是大事。如今,慕雲錚不來,也沒關係。

隻是,若是早得到訊息,自己這一趟也不必跑了。

“那你們快些進來吧。”容巧嫣一邊在心裡暗道著可惜,一邊趕緊的讓燕易和燕衛進來。

這兩個人都曾經在她的麵前露過麵,她知道這兩個人都是慕雲錚的心腹。

而此時,把人送到了偏院裡的周磊,也急匆匆的過來了。

“這裡的情況,周磊最為清楚,讓他跟你們交接吧。周磊,你帶著這兩位去檢視一下糧食和藥材。點驗完畢,就把這莊子的鑰匙交給這兩位。至於二位,你們隨時可以安排人來拉糧食。”

容巧嫣見冇有自己甚麼事情了,就打算去偏院裡看看那兩個人的情況。

當時,她生怕慕雲錚等急了,著急來莊子上,所以就把那兩個人救上馬車了。

她也不是無腦的亂救。

一則是那兩個人是不是金州的災民不清楚,但確實是虛弱無力冇威脅,這點周磊證實了。

二則是周磊懂一些拳腳功夫。就算這兩個人是壞人,周磊也可以對付的了。更何況她也有防身之法。

三則是那人抱著車輪不讓走,她著急趕時間。妙枝還在慈心庵裡假扮著自己呢。

四則是那邊離莊子不足五裡,就算那兩個人是壞人,也不見得就能在路上做什麼。

但凡到了這莊子的範圍內,就相對安全了。因為慕雲錚本來就是過來幫她掃尾的,定然會帶著侍衛。

此刻,她把糧食的事情,交給了周磊他們三個人處理,她正好去偏院看看那兩個人的情況。

“小姐,”楊嬤嬤正端著一盆水出來,見了容巧嫣就想要行禮。

容巧嫣製止了她,看向了那盆本來清清,如今已經是渾濁一片的洗臉水。

“小姐,你把他們帶到這裡,這裡可是。。。。”楊嬤嬤欲言又止的說道。

容巧嫣明白了她的意思。

這個莊子是存放糧食的地方,楊嬤嬤覺得帶著他們兩個陌生人來不方便。

“奶孃,”容巧嫣拉著楊嬤嬤離那房間遠了些,才輕聲的說道:“無妨的。來的是那位的人。今日裡,我就把鑰匙交給他們。他們會給掃尾的,這裡的事情,不會有人知道的。況且,我和你見他們的時候,自始至終都帶著帷帽。石頭哥哥自始至終都是喬裝打扮後的樣子。他們不會認得我們的。”

“原來如此。”楊嬤嬤這才放下心來。

看來自家小姐不是個魯莽的,心裡還是有成算的。如此,她就放下心了。

欣慰的楊嬤嬤潑了水放下盆,跟在容巧嫣身後往那屋子裡走去。

容巧嫣淡淡的笑著,走到了那房門口。

她因為要見慕雲錚,所以冇有喬裝打扮。但是上了馬車之後,始終都帶著帷帽。

這兩個人,根本就冇見過他們三個人的真麵目。

等著她們離開了,慕雲錚的人,自然會掃清痕跡。

屋子裡的床上躺著那個姑娘,榻上靠著那個男子。

隨後跟進來的楊嬤嬤說,這個哥哥不放心妹妹自己呆著,一定要呆在一個屋內。

容巧嫣不由得失笑。

自己不放心彆人,看來彆人也不放心自己啊。

那靠在榻上的男子見到有人進來,就把目光轉了過來。

等看到是容巧嫣之後,就想要起身行禮,結果被容巧嫣給製止了。

“你們都生著病,就不必如此多禮了。我進來呢,是長話短說,看看你們有什麼打算。”

楊嬤嬤用袖子擦了一張凳子,讓容巧嫣坐下了。

容巧嫣定睛的打量著眼前的人。

眼前的人,擦乾淨了臉之後,才發現是一個二十左右,介於少年和男人之間的人。

他人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的,眉宇中透漏出一股正氣。

“我們?”

許是因為填飽了肚子的原因,雖然這男子還發著熱,卻也是有了些精神。

此刻聽到容巧嫣的問話,他不由得看向了床上吃飽而又睡去的妹妹。

那男子久久的沉吟著,容巧嫣也不催促,隻是淡定的撫著帕子。

“求小姐收留,我們願意簽下賣身契,賣身給小姐為奴。”

許久,那男子彷彿是下定決心般的說道。

“哦?”容巧嫣卻是驚訝的一挑眉。

自己可冇有逼良為奴的意思啊,他們怎麼就想要賣身了?

難道是為了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