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不知道您打算帶誰去庵裡啊?”妙枝又問起安排人的事情。

“奶孃和你就行了,再帶一個粗使的婆子乾活就可以了。”

“這人也太少了,怎麼能夠伺候好小姐?還有,總要留個可靠的人看家啊。外麵那些人都是大夫人安排進來的,不如婢子或者是嬤嬤留下來看家吧。”妙枝輕輕地說道。

出門在外,一般都要留個忠心的人看家,省得下麵的人作亂。

“就我這一窮二白的。有什麼好看的?我習慣你們了。再說了,我一個不受寵的庶女,帶那麼多人做什麼。不過,再帶上一個白柳吧。省得她在家裡作妖。其他人都留下看家好了。”

容巧嫣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這屋子。

裝飾冇貴重的,擺飾也冇貴重的,首飾就那一點,還都帶著了。

最貴重的也就是那些月例銀子,不過也已經鎖在匣子裡藏起來了。

到時候,正房的門一鎖,估計府裡也冇人敢光明正大的來自己的院子裡偷東西。

所以,把這個作妖的白柳帶出去,這院子也就應該安全了吧?

妙枝聽了這話,看看這屋子,居然無言以對。

看看時辰,容巧嫣帶著楊嬤嬤和妙枝一起到了太夫人那裡。

她到的不算早,也不算晚。給太夫人請了安之後,就在屋裡坐著等著了。

一會人來齊了之後,巳時整一起出了門,上了馬車。

大夫人要留在府裡主持中饋,所以就冇有去。

而七小姐和八小姐太小,所以也就留在了府裡了。

因此,太夫人帶著大小姐,四小姐兩位嫡小姐坐在一輛馬車裡。

二夫人帶著二小姐和五小姐坐一輛馬車。

然後,三小姐就跟容巧嫣一起坐在一輛小一些的馬車裡。

後麵是婆子押著行李坐在馬車裡。

旁邊是大爺容知明騎馬帶著護院跟在旁邊護衛著。

浩浩蕩蕩的一群人馬往城門方向走去。

出了城門,在城門口外等了一會,定邊侯世子護衛著定邊侯太夫人的車馬就過來了。

雙方彙合了之後,簡單的聊了幾句,就一起往慈心庵去了。

慈心庵是京城最有名的庵堂,不過是在城外的文山旁。

慈心庵的旁邊就是京城的國寺,慈瑞寺。

慈瑞寺的主持跟慈心庵的主持算是師兄妹。所以,兩家寺廟的關係也是比較好的。

又因為兩家離得近,所以若是闔府去上香的話,男客就去慈瑞寺留宿,女客多去慈心庵住下。

而一般官家女眷上香留宿的話,都會選擇慈心庵。

庵廟主持淨善師太是個得道比丘尼,佛法無邊。

本來,初一、十五的,庵堂裡上香的人就特彆的多,加之最近淨善師太剛剛閉關出來講經。

這次的**會,淨善師太要講經三天。從初一開始,每天講一上午,共講三場。

所以,上香的人就更加的多了。

因此,大家也不多言,打算到了庵裡再敘話。

因為馬車裡多是女眷,這車速就慢了起來。

到了慈心庵,太陽已經高照了。

下了馬車之後,知客比丘尼迎了眾人往後院走。

她一邊走,一邊說道:“各位施主,本次法會來的香客眾多,所以,禪院有些緊張。請各位施主見諒。”

容太夫人和定邊侯太夫人嘴裡都說著理解理解,不過卻不以為然。

畢竟,她們早就安排下人過來定好禪院了。

可是眾人到了後院才發現,本來定好的大院子隻有三個了。

大院子的格局都是一個正房帶著兩個耳房,兩個廂房各帶著兩個耳房。

耳房主要是給伺候的下人居住的,因此這一個大院子,按例來說隻能住三位主子。

這三個大院子,自然是定邊侯太夫人和容太夫人以及二夫人各一個。

定邊侯太夫人還好,隻帶了兩位嫡小姐過來,那院子裡的廂房就可以住了。

可是容府的女眷就有些多了。

因此,容太夫人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隻覺得被下了臉麵。

“實在是對不住,剛剛二皇子妃突然來了小庵,說今晚要在此住下。所以。。。。。”

那知客比丘尼忙不迭的道歉。

佛祖說眾生平等。

隻是,這來的是皇子妃,她們這些侍奉佛祖的比丘尼卻冇法平等對待了。

而容太夫人聽到是二皇子妃占了自家定好的院子,就趕緊的收了回臉色,說著無礙無礙之類的話語。

二夫人看著眾位小姐猶豫了一會,又請示了容太夫人,然後就把院子給分配了一下。

容太夫人帶著大小姐和四小姐一起住。

二夫人帶著二小姐和三小姐一起住----------二夫人本來就不待見自家庶女,此刻在外更是眼不見為淨。

因此,最不得寵的五小姐容巧柔和六小姐容巧嫣就按著排行,被分在了一個隻有一間正房和一間廂房各帶著一個耳房的小院子。

不過,容巧嫣她們過去看了之後,就發現了,這個院子不隻是偏而且很破。

那院子臨著後山,看起來就很是破敗的樣子。

知客比丘尼臉上也有些尷尬。

這個院子是平日裡是做備用的,尋常用不到,因此也冇上心維護。

偏今日裡二皇子妃突然占了容府定好的院子,而彆家的施主都來得比較早,隻有容首輔府和定邊侯府來得比較晚。

這臨時調換院子都來不及了。

好在,她們打探過訊息了,知道容府裡來了多個庶女,所以就趕緊把這備用的禪院打開了鎖,準備給庶女住。

這還冇來得及打掃呢,人就來了。

這個院子,不要說廂房了,就連正房都不如大院子的廂房好。

容巧柔看完了房子,臉色就有些壓不住了。

更架不住她的奶孃一直在旁邊不停的唸叨,這房子也太破了,連二夫人院子裡的耳房都比這個正房好太多的話。

容巧柔看了看沉默的容巧嫣,“六妹妹,你先收拾著屋子吧。我去看看母親那邊有冇有讓我幫忙的地方。”

說完,她就帶著奶孃和大丫鬟妙書往外走。

同時,妙書還示意她們帶來的丫鬟和婆子看著行李。

白柳看著嫋嫋娜娜帶著奶孃和妙書走了的容巧柔的背影,又看看那兩個聚在牆邊看著行禮的下人。

她不由得低聲憤憤然的說道:“五小姐這是讓您把房間都收拾好了,她們來住現成的嗎?真是太欺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