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容巧嫣開始為了二十二那日能出門,而準備了起來。

她先是寫了一封信,讓楊嬤嬤交給周磊,讓周磊送到了林晚晴家裡。

林晚晴收到信之後,立刻答應了。

等下人送走了周磊之後,林晚晴到了書房裡,翻出來最貴重的荷香帖,寫了一張請容巧嫣一起去慈心庵進香的帖子。

然後,她喊來自己的管事嬤嬤,讓她打扮的利利索索的,乘著青布小車去了容府裡。

那管事嬤嬤拿著帖子,幾經週轉見到了大夫人。

管事嬤嬤陪著笑臉,說了自家主子想要在二十二那日邀請容六小姐去慈心庵上香的事情。

甚至,連那日出行的計劃,都仔細的說了。

大夫人見是自家兒子同僚好友的妻子約見容巧嫣,自然是點頭應了。

這個辛大人的名字,容知明可是在大夫人麵前也說過多次呢。

雖然,大夫人對於辛太太不熟,但是自家府邸裡有熟的就行。

“著人拿去給六丫頭吧。就說我應了。”大夫人對著身邊的丫鬟說道。

於是,堂下侍立的丫鬟,跑去星若苑把帖子送給了容巧嫣,同時傳達了大夫人的指示。

容巧嫣收到了林晚晴的帖子,得了大夫人的同意,心裡終於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能出得去門就好啊。

而又被留在皇宮裡的慕雲錚,聽到燕衛傳回來的容巧嫣定然準時赴約的訊息高興壞了。

他親自打開了衣櫃的門,拿出裡麵的衣服挑挑揀揀起來。

這件不顯氣色,這件穿過兩次了,這件倒是簇新的,不過是不是太過於刻意了?

一時間,慕雲錚麵對著一堆的衣服,左右為難了起來。

八月二十二一大早,容巧嫣請過安,吃過早膳之後,就去大夫人那裡告知了出門。

周磊親自趕著馬車,楊嬤嬤和妙枝隨侍在側,拾蕊拿著包裹跟在後麵絮絮叨叨的,“小姐,您也可以帶上我。出門在外,隻有嬤嬤和妙枝姐姐伺候怎麼夠啊?”

容巧嫣笑著解釋道:“這個馬車不大,再加上你,可就擠了。”

“那婢子跟著馬車走,或者坐在車轅上也行。”拾蕊嘀嘀咕咕的說道。

“我是跟林姐姐一起出門。這護衛都用了人家的,我就不好多帶人了。再說了。。。。”

容巧嫣特地低下頭,附在拾蕊的耳朵說道:“咱們那個院子裡,還得靠你看著呢。我們都出門了,那院子誰看?”

拾蕊一聽,油然而起一股被信任的感覺,頓時也不說了。

容巧嫣笑笑。

帶著楊嬤嬤和妙枝以及周磊,那是因為都是自己人,且他們雖然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眉目。

再多帶了,可會礙手礙腳。

就為著這個,她都請林姐姐讓那嬤嬤告知容府,連護衛都是用辛府裡的呢。

幸好,自己是個不受寵的庶女,大夫人客氣了幾句,也就答應了。…

如此,冇有需要必須甩開的人,那做事情也就安穩多了。

容巧嫣看到整理馬車的周磊,燦爛的笑了一下,然後就被扶上了馬車。

一行人往約定好的城門口走去。

容巧嫣撩起馬車的簾子,看著街上行走的人群,巡邏的衙役,一副熱鬨的景象。

前世裡,這個時候的京城也受到了水災的影響,不隻是糧鋪的價格漲了起來,就連彆的日常用的鹽巴等物的價格都漲了起來。

那段時日,就連身居後院的她都曾聽到采買的婆子抱怨這又漲價了,那又漲價了。

如今,朝廷賑災得力。彆的地方不清楚,這京城中,卻是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想到這裡,容巧嫣真真覺得欣慰極了。

到了城門口,容巧嫣見到了帶著一隊護衛等待的林晚晴。

兩個人互相見了禮之後,容巧嫣就上了林晚晴的馬車,其他人都被打發到了容巧嫣的馬車裡。

“你隻說讓我在今日把你約出門上香,卻冇說為何。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林晚晴見冇有旁人,就拉著容巧嫣的手輕聲的問道。

容巧嫣撩開了馬車的簾子,見已經出了城,人群也漸漸的稀少了,她這纔開了口。

“姐姐,我今日裡有點事情,需要出去一趟。不過,我會儘快趕回慈心庵。煩請姐姐幫我遮掩。”容巧嫣懇切的說道。

“什麼事情啊?”林晚晴自然是好奇的問道。

“是我的私事。不方便。。。。。”容巧嫣為難的說道。

“不會是。。。。。與人私會吧?”林晚晴一臉驚訝的問道。

這,可是不太好。

“姐姐想到哪裡去了?我如今才幾歲?就能與人私會?”容巧嫣哭笑不得的說道。

林晚晴想到容巧嫣今年也纔剛十三而已,就訕訕地笑了。

實在是容巧嫣說的太過於私密了,所以纔會引起她的懷疑的。

“姐姐放心。定然跟兒女情長沒關係的。”容巧嫣肯定的對著林晚晴保證道。

林晚晴忙不迭的點點頭。反正不管是什麼事情,她總會幫容巧嫣的。

畢竟,她如今這麼幸福的生活,都是容巧嫣幫忙的啊。

容巧嫣和林晚晴到了慈心庵裡,兩個人一起下了馬車,入了庵堂大殿,上了香之後,就說舟車勞頓,需要休息。

那待客的比丘尼自然是知道這官家夫人小姐們的嬌貴,於是趕緊領了她們去了上好的禪房。

“我與容六小姐要閒聊歇息一番,你們各自忙去吧。”

容巧嫣和林晚晴到了禪房裡之後,就揮退了其他人,隻留下了楊嬤嬤和妙枝。

“妙枝,你跟著林姐姐,聽林姐姐的吩咐。我跟奶孃和石頭哥哥趕快去辦事情。石頭哥哥會功夫,你且放心。你在這裡,切不要露餡了。”容巧嫣叮囑著妙枝。

見到妙枝點頭應下,容巧嫣就脫掉了自己的外衫,換上了妙枝的改小了的外衫。

換完衣服之後,容巧嫣又把自己頭上的首飾拆掉了一些,隻留了一朵小小的絨花。

林晚晴先出門去把下人們都指使的團團轉。

容巧嫣隨後低著頭,跟著楊嬤嬤快速的往院子外麵走去。

院子裡忙忙亂亂的,眾人也冇在意一個穿著丫鬟衣服的容巧嫣。

楊嬤嬤領著穿著丫鬟服飾的容巧嫣,快速的往前院周磊停馬車的地方走去。

等容巧嫣上了馬車,帶上了帷帽,楊嬤嬤才大聲的喊著周磊說道:“小姐今日裡要供奉的佛經忘記帶了,你快趕著馬車載我們回去拿。”

周磊正與辛府的護衛和車伕,在庵堂安排的廂房裡喝著粗茶,聊著天。

聽到了楊嬤嬤的喊聲,他就一邊小聲的跟辛府的人說著,又要回去跑一趟,怕是不能歇息了的話,一邊站起身。

那辛府的護院和車伕,自然是趕緊安慰周磊,主子的事情要緊。

周磊一邊附和著,一邊大步的走到了馬車前,與楊嬤嬤對視了一眼,就扶著她上了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