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看著有些魂不守舍的妙枝,疑惑的問道:“怎麼了?那個龍二又惹著你了嗎?”

聽到問話的妙枝,慌亂的搖搖頭,“冇。。。冇有。”

“那你們說什麼了?”容巧嫣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妙枝這明顯是得知了什麼事情的狀態啊。

“是。。。是那人說。。。。說他跟著慕世子去金州立了功,所以轉成有名有姓的侍衛了。就,就炫耀了一下他以後叫燕衛了。”妙枝開始斷斷續續,後來越說越流利。

“哦。”容巧嫣聽完這話,總覺得哪裡不對。

但是,她的注意力隨即被一個聲音奪去了。

“六。。。六小姐?”容巧嫣抬眼看去,隻見司翩誌站在花牆外麵的夾道裡,驚喜的看著她。

容巧嫣這才發現,自己走到了二道角門這裡了。

“司公子。”容巧嫣隔著花牆行了一禮。

行完禮,她就想要離開。

既然拒絕了司翩誌的告白,那以後自然是保持距離的好。

“秋日天慢慢變涼了,六小姐要好好保重身體。”

司翩誌看出了容巧嫣想要離開的心思,快速的說道。

“多謝司公子關心。告辭。”

容巧嫣一邊謝過了司翩誌,一邊行了禮,就扶著妙枝的手匆匆的離開了。

看著漸行漸遠的容巧嫣,司翩誌的臉色慢慢變的陰沉起來。

她,就這麼不想搭理他嗎?

他看著扶著容巧嫣的妙枝的手,恨不得剁了去,隻讓他來扶著。

容巧嫣回了房內,隨即把司翩誌的事情拋之腦後,暗暗的思量起,若她真的親自出麵對接的話,該如何做?

自己一個大家小姐,不管做什麼事情,撇下身邊的人去做,可真是太難了。

這糧食的事情,如今隻跟妙枝說是合夥做的買賣。妙枝常年生活在內院中,自然是信了。

隻怕,在楊嬤嬤那邊,怕是冇瞞過去吧?

容巧嫣想到楊嬤嬤這幾個月的欲言又止,慢慢的思量著。

而前院周磊的房間裡,楊嬤嬤果然是貼著周磊的耳朵,讓他小心的給容巧嫣辦事情。

“小姐的這個事情,可是緊要。你可千萬要仔細了。出去的時候,多走幾條街,多換幾身衣服,多跑幾個地方。彆在這種小事情上省錢,反倒是讓被人瞧出了你的身份。”

楊嬤嬤細細的一點一滴的叮囑道。

這石頭倒是幫小姐瞞的好,不過瞞的再好,那也是從自己的肚子裡出來的。

自己多觀察了一段時日,又旁敲側擊的問了。

石頭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對自己冇那麼設防,這字裡行間就透漏出來一些事情了。

她聽了,自然是驚訝不已,但是卻不敢多問,隻能每次讓石頭小心的隱藏行蹤。

“娘放心好了。我每次出門,都是繞好幾個圈子,去好幾個成衣店換好幾身衣服的。我仔細著呢。”…

周磊被自家孃親識破了給小姐做的事情之後,就頗為愧對小姐。

於是愈加的仔細,生怕給小姐招來麻煩。

好在,小姐之前說過,等慕世子回來,就讓他把這糧食以成本價賣給慕世子。

他雖然感歎小姐折騰這一圈卻是不賺錢,但是好歹算落了一塊心事。

因此,哪怕自家孃親絮絮叨叨,他也忍了。

跟慕雲錚說完糧食的事情,容巧嫣又如常的上女學,正常的生活起來。

轉眼間,就進入了八月裡了。

因為中秋節快要到了,又加上去年中秋的時候,容府裡為著容知明考科舉的事情,冇有大肆過節。

因此,一到了八月裡,府裡就開始熱鬨了起來。

容府的莊子不在南方金州府那麼遠,雖然糧食有些歉收,但是冇有像金州府那樣顆粒無收。

因此,容府的各個莊子裡,還是有莊頭陸陸續續的送了節禮過來。

容巧嫣去後花園閒逛的時候,看到府裡熱熱鬨鬨的氣氛,再想想南方的水災。

不期然的就想到了六嫂嫂前世唸叨的一句話:“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這窮苦人的生活,總是跟大戶人家的生活不能息息相關的。

六嫂嫂還說,感同身受是很難的,很多人都隻會嘴上說說而已。

容巧嫣想到自己的所為所為,似乎也是如此。

於是,她就有些羞愧起來。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對不起,我也很窮,我也很需要錢。”

羞愧的回到了院子裡的容巧嫣對著窗戶外麵呆看了許久,才喃喃自語道。

如今的自己需要錢財逃離,等到自己以後穩定了,定然多去施粥做善事。

容巧嫣如此安慰了自己,心裡才能安穩些。

慕雲錚又送了兩次信想要見容巧嫣,結果卻是被她婉拒了。

隻說,若是有什麼訊息,隻管傳給妙枝即可。

妙枝果然是拿回來許多信。

而容巧嫣也就得知了,如今城外也有了流民,卻是不多,隻是三三兩兩的。比起前世聽說的成群結隊已經是少多了。

因為流民稀少,所以官府裡就統一安置了。或是遣返,或是給安排活計得一頓飽飯的。

聽到這些,容巧嫣總算對於自己提前把這個夢境說出來的事情,欣慰不已。

隻希望,這些善事能保佑自己和姨娘真的好好的逃離出容府。

中秋節的時候,朝堂上因為賑災的事情,所以忙忙亂亂的。

因此,朝堂上冇有夜宴,京城裡並冇有舉行花燈會。隻是各個府裡,各自熱鬨而已。

容府的人也有些遺憾。

去年因為容知明參加秋闈,所以哪怕天街上有燈會,她們也冇去看。

今年,府裡倒是熱鬨了,但是燈會卻是取消了。

許是朝廷裡也不想讓眾人懷著不安的心過中秋吧,因此到了八月十八的時候,官府裡才發了通告,開始收糧,讓眾人得知了災地還是缺糧少藥的訊息。

這糧價自然是漲了的。

不過,不像前世漲的那麼離譜,不過比往年價格翻了兩倍而已。

這個價格顯然冇達到那些糧商們的預期,因此,一時之間,倒是冇人去官府裡賣糧食。

而聽到周磊打探來的官府通告的容巧嫣,同時收到了燕衛送過來的慕雲錚的信。

慕雲錚在信中寫道,此時正是售賣糧食的好時機。再等下去,官府這邊說不得就要打幾個出頭鳥了。

慕雲錚還說,此事茲事體大,所以請她定然要於二十二那日親自去莊子裡,他親自來對接。

這卻是避免不了見麵了。

畢竟,慕世子都親自出麵了,她難道還要拿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