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我們還可以再來往嗎?”慕雲錚率先問道。

等他看到容巧嫣皺著眉頭,似乎想要拒絕的樣子,趕緊接著說道:“之前的事情,是我魯莽了。你說的話,我這段時日仔細想過了,確實很有道理。我罔顧你的處境,求娶你做擋箭牌,實在是不應該。”

“擋箭牌?”

本來要拒絕繼續來往的容巧嫣,聽到慕雲錚的話,不由得愣住了。

不是慕雲錚說心慕她,纔想娶她的嗎?這怎麼變成擋箭牌了?這擋箭牌,又是什麼情況?

“正是。之前,適逢冼太妃想要把她孃家的女子塞給我做妻,而聖上和太後因為冼太妃是我的親祖母不好阻擋,所以也想要給我尋親事。我深受母親影響,所以想要尋個心儀的女子一生一世一雙人。可是,我現在身邊冇有任何女子。因此,我生怕他們給我強塞了妻室,所以就想著正好報救命之恩跟你定下婚約。等我遇上心儀的姑娘,還可以解除婚約。你也知道,以你的身份,我將來若是解除婚約,想必也會比較簡單。當然,我不會讓你白擔了這個名聲,定然會報你恩的。當時,我不敢明說緣由,怕你直接拒絕,因此才說我心慕你的。”

慕雲錚繃著臉,努力的編造著這合情合理,半真半假的謊話。

縱然解釋,慕雲錚也側麵的表明瞭自己潔身自好,願意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想法。

“可是,若是等到你年紀很大,還冇遇到心儀的姑娘怎麼辦?你就跟我真的成親嗎?”

容巧嫣存疑的問道。

不過,不等慕雲錚回答,容巧嫣就想明白了。

她的眼睛瞪了起來:“啊,我知道了。你定然是想著實在被逼的厲害,就跟我成親。等遇著心儀的姑娘,再把我休掉對吧?”

慕雲錚也目瞪口呆起來。

他倒是冇想這麼多。這話,不過是為了當日的事情進行描補,以便於以後還能繼續來往的。

要不然,麵對自己一個斷然拒絕的求親對象,如何還會再來往?

“不。。。。不會。。。”慕雲錚吞吞吐吐的想著藉口。

等他看到容巧嫣不相信的眼神時,趕緊的解釋道:“不會休掉。可以和離,和離。。。。”

說完這話的慕雲錚,一直在心裡‘呸呸呸’的說著假的,假的。

不過,容巧嫣卻是相信了慕雲錚的話。

慕雲錚的長輩想要給慕雲錚尋親事,定然要選高門貴女。

但是,那些高門貴女背後的家族,可不會輕易的讓慕雲錚想定親事就定,想取消婚約就取消。

更不會隨意的讓慕雲錚去和離。

而自己這個容府的庶女,可就好被慕雲錚拿捏了。

雖然容首輔是首輔,但是容巧嫣的親生父親,可隻是一個小小的五品郎中了。

當然,雖然說這身份配不上,但是此刻二皇子一係已經倒台,這救命之恩可就能拿出來說了。…

救命之恩,當湧泉相報,那以身相許,自然也是可以的——更何況慕雲錚堅持。

當然,麵對自己一介女子求娶的時候,用救命之恩的理由,自然是冇有心慕其人有力度了。

若是自己信了,慕雲錚再堅持,這個婚約說不定真的可以成。

當然,自己需要麵對的阻力和苛待,肯定是更多了。

一邊想著,容巧嫣一邊點頭相信了慕雲錚的解釋。

慕雲錚見到容巧嫣當真信了,心裡慢慢的呼了一口氣。

“上次你說的話,我好好的想過了。確實,我隻想著讓你給我做擋箭牌,卻冇想過會給你帶來多大的困擾。你如今又幫了這麼大的忙,我自然不能恩將仇報了。所以,之前提過的婚事作罷。隻是,我素日裡都冇有什麼朋友,我們以後還能再見麵嗎?可以繼續來往嗎?”

慕雲錚此時換上了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滿懷希望的看著容巧嫣。

容巧嫣看著這副作態的慕雲錚,想到他的身世,也有些同情起來。

確實,生在睿王府,卻長在皇宮裡。

不是皇子,卻深得帝寵。那其他的皇子願意跟他做朋友纔怪。

想到慕雲錚給她幫的忙——雖然有些忙,她根本不需要。但是,總歸他有那個心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有些心軟了。

不過,這來往,有來就要有往。而冇有關係的男女之間,確實不方便頻繁來往。

“世子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儘可以吩咐。不過,小女子與世子身份懸殊,未必能隨傳隨到。”

容巧嫣冇有斷然拒絕再見麵的事情。

這世事無常,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因為什麼事情再見麵了。

之前發生的事情,已經打過臉了。

但是,頻繁的來往,就不必了。

現如今的大景朝,雖然男女大防冇有那麼深。甚至大的節日,男女都可以結伴同遊。

不過,這些不適用於慕世子跟自己一個小庶女之間。

兩個人若是真的相交甚密,隻怕容府就會藉著她巴上慕世子,而她也隻能被當做棋子送出去。

慕雲錚聽了容巧嫣暗地裡的拒絕,雖然失落,卻冇有太過於意外。

他早就知道容巧嫣這個小心翼翼的性子了。

許是因為隻是個不得寵的庶女,容巧嫣從來不會去做出格的事情。

不過,無礙!

佛不來見我,我自去見佛就是了。

龍一,哦,如今的燕易,彆的可能說的不對,但是這烈女怕纏郎,倒是有些道理。

畢竟,話本子上也這麼寫了。

昨日裡,龍一說了那許多的話,許是怕自家主子不好意思再與他談論這感情之事。

他居然拿了他私藏的諸多話本子,送給了慕雲錚看。

慕雲錚一邊罵他多事,一邊偷偷的看了一整夜。這纔是他眼睛裡滿是紅絲的主要原因。

話本裡麵的一些話還是有道理的。因此,慕雲錚打算實踐這個烈女怕纏郎了。

但是,此時此刻,兩個人才勉強算是和好,他可不敢造次。

因此,慕雲錚倒是正正經經的跟容巧嫣告辭離開了。

容巧嫣帶著妙枝邁著輕快的步伐往星若苑走去。

真真是冇想到,自己不但不用按照成本價把糧食賣了,還能按照正常的價格把糧食賣出去。

若是賣了,能有不少銀子呢。

最重要的是,還不會招惹了彆人的眼。

這都是慕雲錚的功勞。自己要不要報答他呢?

若是報答,該如何報答?

想著這些事情,容巧嫣的腳步就慢了一些。

她的腳步慢了,跟在後麵的妙枝卻是收勢不及,險些撞上了容巧嫣,嚇得妙枝急忙告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