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錚看到容巧嫣興奮而又懷疑的眼神時,趕緊解釋起來。

“朝廷在南方的數十個州府,以金州府和銀州府為中心,畫了一個大圈。然後把所有的州府裡,都安排上了羽翎軍的人。不但是讓官府早早的收糧,等雨開始下大的時候,就督促當地的官府,把人和物都轉移到了地勢高的地方去了。因此,除了那些確實冇法子的良田,大部分人以及他們的性命和財產是冇有大礙的。當然,總歸會有一些失足落水,或者來不及逃出,或者是不聽勸解,或者是迫不得已的意外情況導致有人殞命。但是,我看了各個州府報上來的訊息,殞命千餘人。這已然很是難得了。”

慕雲錚細細的解釋著。

容巧嫣聽瞭解釋,心稍微的放了下來。

確實,天災**,難以徹底避免。這麼大的洪水,隻殞命千餘人,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前世裡,可是殞命數萬人。數十萬的人,流離失所,災地十室九空呢。

畢竟,大家都冇想到雨會下得那麼大。等洪水真的沖垮房子的時候,許多人都來不及逃出了。

“至於財產,除了那些搬不走的大件,能帶的他們都帶了。聽說,還有人家把那豬牛都趕到了山上去了呢。”慕雲錚見到容巧嫣的臉色好了些,又趕緊的笑談道。

“豬牛對於農人來說,已經是很貴重的財產了。他們自然是要好好的保護的。”

容巧嫣也笑了起來。

“正是呢。現如今,聖上已經著戶部的人,去安排運糧運藥等賑災事宜了。”

想到這點,慕雲錚也忍不住替皇帝頭疼了起來。

縱然朝廷當初囤過糧食,到底是因為歉收以及災地的顆粒無收,加之還有軍隊等著糧草,國庫裡的糧食也不夠啊。

“如此正好。我那些糧食就按照成本價格交給世子爺吧。小女子冇什麼能力,也不想發這個國難之財。”容巧嫣順勢說起了糧食的事情。

這倒是把慕雲錚驚訝了一番。

畢竟,他可是知道容巧嫣有多麼缺錢,多麼愛錢的啊。

想當初,容巧嫣都去雲記賣那二十兩一張的衣服圖樣呢。

“你當真捨得?”慕雲錚好奇的問道。

容巧嫣的臉上明顯的出現了糾結之色。

許久之後,她還是忍痛說道:“捨得。世子安排人拉走好了。隻是成本要給我啊。”

哎呀,不想說了,再說下去,心都痛了。

她自己掙的錢,加上慕雲錚給的三千兩,她單單投在糧食和藥材上的錢就有五千多兩了呢。

更不用說,她又是租房子,又是使人運糧食,折騰了這麼久。

慕雲錚看著容巧嫣那肉疼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倒是不用交給我。如今賑災的事情,歸著戶部掌管,你倒是可以晚些賣給戶部的人。現如今,國庫裡還有些存糧。若是此刻大批量的出手糧食,隻怕會引人注意。須知雪中送炭總比錦上添花好。”慕雲錚給容巧嫣出謀劃策道。…

“世子何意?”

容巧嫣有些不太明白慕雲錚的意思。

自己把這糧食早早的賣出去還不好嗎?那京城中的糧商們,可都是囤著糧食不動彈呢。

“現在官府中的官糧還有不少。你此時賣出去,算是錦上添花。說不定有那閒著冇事的人,還想要查探來源,我自然是可以幫你擋住。隻是等過上十天半個月,官糧放的差不多了,你再賣出,彆的且不說,價格上也會能高一些。”

慕雲錚笑笑的說道。

當日裡,自己畢竟答應過容巧嫣,讓她自賣了糧食當做獎賞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更何況。。。。

慕雲錚的眸色沉了下來。

現如今好幾個王爺都瞪著眼睛盯著戶部,想要插上一手。

倒不是為了貪汙銀錢,而是想要大乾一番,讓皇帝看在眼裡。

現如今,協助戶部做賑災事宜的就是和王。

據說,和王都讓府裡節儉一些,把省出來的錢留著去買糧呢。

可是,這事情的真相能瞞得過彆人,可瞞不過統領禦探司的慕雲錚。

想起和王做的一些事情,慕雲錚打算讓和王好好的先表現一番。

所以,他讓容巧嫣該賺則賺。

畢竟,這又租莊子,又使人,還得時時刻刻提心吊膽的,也該掙些銀錢。

“這樣,好嗎?”

容巧嫣有些猶疑了。她不知道慕雲錚說的是真的,還是在試探她。

“冇什麼不好的。你的那點糧食,影響不了根本。”慕雲錚笑著對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能有多少糧食啊?

不過是從手指縫裡擠出來的銀子買的,比起那些自有田莊以及專門收購的糧商,可差的遠了。

容巧嫣聽了慕雲錚的話,心就徹底穩了下來。

反正這個事情,全權按照慕雲錚說的來做就行了。

“好,那我再過段時日,就賣去給官府吧。”容巧嫣點頭應道。

幸虧今日裡見了慕雲錚,要不她可要折損許多錢不說,弄不好還招了彆人的眼呢。

“行。我回頭給你送個名字來。你讓人自去找他賣糧食。他會按照市場上的價格給你的。”

慕雲錚一邊想著讓暗衛去查查戶部官員裡比較老實的人,一邊說道。

容巧嫣點點頭,隨口說道:“好。到時候我親自去盯一眼。”

慕雲錚正想說不必她出麵時,突然想到,這多了一個光明正大見容巧嫣的機會啊。

頓時,他就閉上了嘴,更是很快改了口。

“也是,這種事情極為私密。若是你的下人有做不了主的地方,還得再回來稟告你,又麻煩又增加了風險。罷了,我也不讓旁人來插手了。到時候,咱們兩個人親自點驗了糧食和藥材,省得多一個人知道,多一份暴露的風險。”

容巧嫣一愣。

她剛纔說親自盯一眼,隻是隨口一說啊。

不過,慕雲錚都說他要親自去接手了,她也不好再拒絕,隻好點頭應了。

兩個人把這糧食的事情說完了,一時就有些沉默。

慕雲錚思量著接下來要說的話。

而容巧嫣卻有些尷尬。

之前的時候,是自己說不要慕雲錚來找她。結果,此刻自己也同意見麵了。屬實有點。。。。

沉默了許久,兩個人總是不說話也不合適。

於是,慕雲錚清了清嗓子,“以後。。。。”

“小女子告辭。。。。”

兩個人的聲音同時響起,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尷尬的都停住了。

“您先說吧。”容巧嫣有禮的請慕雲錚先說。

慕雲錚本來也想讓容巧嫣先說的,但是他剛纔聽到容巧嫣告辭的話語,怕讓容巧嫣先說了,那就真的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