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常的時候,那個人總會神出鬼冇的把信塞到我的手上,倒是鮮少夜裡來找。不過,當時也說過,若是有緊急情況,他就會吹這種尖銳的哨音引我出去。剛剛那蟬鳴,屬實尖銳了一些。”妙枝氣哼哼的說道。

容巧嫣一時有些呆愣。

自從上次在雲府裡,她拒絕了慕雲錚之後,就再也冇見過慕雲錚其人了。

當日裡,慕雲錚也答應過不會再找她。後來,果然也不曾再夜探她的閨房。

如今,慕雲錚突然派了手下來找妙枝,定然是有要事吧?

想到最近她讓周磊打探的南方水災的訊息,就覺得定然是那糧食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坐不住了。

“給我更衣。我們一起去看看。”

容巧嫣怕慕雲錚的人等的著急,儘管妝發已卸,也不管了。

她直接披散著頭髮,讓妙枝給她披上外衫,就匆匆的往門外走去。

容巧嫣和妙枝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門走到院子裡,卻見院子裡空無一人。

兩個人正疑惑著打量著,就見她們麵前飄然落下一個人。

她們趕緊捂住自己的嘴,生怕發出驚叫聲。

“六小姐,我家主子有事相詢。關於京城郊外莊子的事情,不知道何時方便敘話?”

龍二也知道這夜深人靜的說話不便,因此快速又小聲的詢問道。

“明日午時末,後花園西牆角。”容巧嫣趕緊回道。

說完之後,她見眼前一晃,人影就不見了。

容巧嫣和妙枝撫了撫驚魂未定的胸口,趕緊的回了正房內。

“小姐,京城郊外莊子的事情,是什麼啊?”

妙枝給容巧嫣把外衫掛起來,又扶著她進了內室床上躺下,這纔好奇的問道。

容巧嫣頓了頓。

茲事體大,所以買糧買藥的事情,她隻安排了周磊一個人。為的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但妙枝是她的大丫鬟,所有的事情都避開了,未免寒了人心。

所以,容巧嫣選擇性的透漏了一些:“我與慕世子合夥做了一個買賣。東西就放在京城郊外莊子上。不告訴你,是怕你知道的多了,對你不好。”

“哦。原來如此啊。婢子還說呢,慕世子是堂堂的親王世子,怎麼會隻給兩千兩就把救命之恩給打發了呢。原來,他還給了小姐賺錢的門路啊。慕世子果然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妙枝感慨的說道。

容巧嫣聽著妙枝的話,隻能無聲的咧了咧嘴。

嗬,他就是給了兩千兩報了救命之恩。

容巧嫣打發了妙枝去美人榻上睡覺之後,就躺在床上思量著這些糧食和藥材的處理。

這段時日裡,京城有許多的商家高價購買糧食,她都冇有賣。

一則是,當日裡慕雲錚說過他會幫著處理,掃清尾巴。

二則是,她打算把這些糧食和藥材按照成本價賣給慕雲錚。…

縱然是她不想再跟慕雲錚有所交集,但她還是相信慕雲錚其人。

慕雲錚是真正的君子。

第二日,容巧嫣用過午膳之後,就帶著妙枝說要去後花園裡消消食。

這時日,雖然已經七月底了,但是秋老虎卻是厲害。

因此,這中午時辰倒是少有人在外麵行走。

楊嬤嬤在一旁勸著,不如在屋子裡走動走動消食,何必要去外麵挨曬?

容巧嫣卻是好言好語的把楊嬤嬤勸走了之後,就趕緊帶著妙枝去了後花園裡。

大中午的後花園裡,果然是安安靜靜的。

容巧嫣沿著西牆慢慢的從南往北走著,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見到了穿著黑色長袍的慕雲錚從一顆粗壯的大樹後麵走了出來。

容巧嫣停住腳步,看著眼前這個高高瘦瘦,臉色蒼白,眼圈烏青,眼睛裡滿是血絲的人。

“六小姐,好久不見。在下失言,又跑來見你了。”

還不等到容巧嫣行禮,就見對麵的慕雲錚先對著容巧嫣行了一個平輩禮。

唬的容巧嫣趕緊的還禮。

“慕世子安。無需這樣說。慕世子這是。。。。”容巧嫣看著慕雲錚的模樣,有些猜疑的問道:“慕世子看起來。。。。”

“在下上個月去了金州府那邊坐鎮。那日。。。。在下就往那裡趕了。日夜兼程,累壞了好幾匹良駒,快到的時候,差點被水沖走。不過,好在是趕到進了城。”

慕雲錚本來是淡定的說的,但是他看到容巧嫣麵上露出不忍的樣子之後,就不由得想要多說一些,甚至想要說的更加淒慘一些。

“那路泥濘的很,雨也特彆大,風颳的幾乎睜不開眼。尤其是快到金州的時候,因為雨大,道路都被沖垮了,幾乎是寸步難行。那金州城外的臨金河水暴漲,我們也。。。險些就被沖走了。加之,在金州那段時日,我因為過度勞累冇法休息,導致去年受的傷複發了,所以身體虛弱了些。”

容巧嫣越聽越心驚,她想到慕雲錚去年傷在胸口的毒傷。

前世裡,慕雲錚在戰場上,可正逢舊傷複發冇有及時醫治才殞命的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身體不由得晃了晃。

她正要伸手扶妙枝,結果卻是撲了空,導致她一個趔趄。

妙枝早就在她和慕雲錚寒暄的時候,被已經改名為燕衛的龍二給拉走了。

慕雲錚眼尖的看到了容巧嫣的趔趄,他快速的跨到了容巧嫣的身邊,伸手扶住了她。

“六小姐不必擔心。我們都還好好的。”慕雲錚扶住了容巧嫣,有些後悔的趕緊解釋道。

這,誇大的情況,嚇著容巧嫣了啊。

他當初的毒傷確實厲害,但是因為當日裡療傷及時,又在神醫穀裡休養了好幾個月,如今已經好多了。

這次在金州府,他確實勞累過度,但隻是有些傷元氣,禦醫看過說將養一番就無礙了。

容巧嫣退後一步,穩住了心神。

“小女子膽小,鮮少聽到這種大災大難的情況,所以,一時有些心驚失態了。”

容巧嫣羞赧的為自己的失態找補起來。

不過,連慕雲錚這種有功夫在身的人,都差點被沖走。

那,那些普通百姓,豈不是更。。。。?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趕緊問起金州水災的情況來。

“多虧了六小姐的夢,卻是挽救了許多人的性命。”

慕雲錚也知道容巧嫣更關心這個事情,於是趕緊的回道。

“真的嗎?”容巧嫣聽到這個話,不由得眼前一亮,興奮的問道。

真的救了許多人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