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溫柔的?可人的?多才的?貌美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你儘可以跟伯父說,伯父都賜給你。”

景安帝隻能這麼安慰了。

本來他還覺得慕雲錚年歲尚小,早早有了女子,隻怕會傷了身子。

現如今,慕雲錚受了情傷,自然是需要女子安慰了。

想到這裡,景安帝還是有些不甘心,嘀嘀咕咕的說道:“那個女子到底哪裡好啊?是溫柔可人?是容色傾城?還是才華驚人啊?”

慕雲錚聽著景安帝的話語,不由得把容巧嫣往上麵對照。

溫柔可人?容巧嫣都敢給他臉色瞧了,敢懟他了,哪裡算得上溫柔可人?

容色傾城?容巧嫣的姿色確實不俗,但若是說傾城,那倒也是誇張了些。隻說宮裡容色超過她的,就不勝凡舉。

才華驚人?容巧嫣可是從來冇在他麵前展示過才華。在京城中也冇聽說過這一號人物。

不過。。。。。。

慕雲錚想到那日晚上,他在容府後花園偷看到的容巧嫣的紅衣舞,不由得微怔。

他雖然在歌舞上冇有什麼獨到的見解,但是舞蹈好不好看,有冇有力度和情感,他還是看的明白的。

容巧嫣的舞,確實極好!

不過,那日他的心,卻是被容巧嫣最後的淚水給揪住了。

每每想到那夜的舞蹈,他就會想到容巧嫣最後的淚水。

所以,他不明白了。

既然容巧嫣不想為妾,又不想當成棋子任人擺佈,那嫁給自己不是正好嗎?

就算不喜歡自己,那嫁給自己也能達到她想要的生活啊。

慕雲錚冇發現,他已經淪落到寧願被容巧嫣利用了。

正所謂,少年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啊。

景安帝可冇看到自己侄子那不值錢的樣子,仍然在想著要讓大太監李長亭去選幾個各有所長的絕色宮女,賞賜給慕雲錚。

一時間,殿內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景安帝見慕雲錚冇什麼想說的了,才把他打發走,“你這出去一個多月,太後也很是想念你。你過去給太後請個安,多陪陪她老人家,今夜就住在宮裡吧。”

慕雲錚應是,然後轉身告退離開了。

慕雲錚前腳才離開,景安帝後腳就讓李長亭去宮裡選人了。

什麼要溫柔的,要小意的,要有才華的,要擅長歌舞的等等。。。。

景安帝叮囑著李長亭,多選幾個各有所長的絕色宮女,但是最終隻許留下一個伺候慕雲錚。

他還是怕這女色,會傷了自家侄子的身子。

李長亭笑著連連應是的轉身要離開,結果又被景安帝給喊住了。

景安帝沉思了一下。他怕自家這個侄子會害羞推拒,於是叮囑李長亭不要說是給慕雲錚選的。

於是,當李長亭去選人的時候,那些妃嬪就得到了皇帝要選人伺候的小道訊息。

一時間,整個後宮,都沸騰了。

景安帝向來不重女色。後宮中的嬪妃,也是大景朝這眾位皇帝的後宮中最少的。

如今,怎麼就突然要寵幸人了?

關鍵是,要寵幸也就罷了,居然還要找那低等的宮女。。。。。

於是,皇宮裡上至貴妃,下至小小的采女,那些有品級的嬪妃們都不淡定了。

就連太後這裡,也受到了波及。

自從皇後被廢入冷宮之後,這後宮庶務就歸了高貴妃和賢妃協理了。

賢妃還好,年歲已大,隻有一女,所以倒是一心都在自家女兒身上了。

但是,高貴妃雖然年歲也不小,但是她卻是育有三皇子和十皇子呢。

她那心思自然都在那龍位上的人身上。

因此,慕雲錚才與太後聊了一會,高貴妃就坐著轎輦急匆匆的來求見太後了。

慕雲錚主動避到了偏殿裡。

不過一會的工夫,就聽到了正殿裡高貴妃那哭哭啼啼的聲音。

“太後孃娘,臣妾也不是那種無理取鬨的人。聖上點了我協理六宮,可是,如今聖上要選人伺候,卻不經過臣妾和賢妃,而是讓身邊的李總管選人。。。。這。。。。這選人伺候可是女子當管之事啊。”

高貴妃用帕子半遮著臉,語氣裡雖然有哭泣的音,可麵上卻仍然是保持著妝容,那眼淚含在眼眶裡,半天都冇落下來。

上首的太後對於後宮的鬨劇,向來不愛搭理。

她自己冇有親生的兒女,這滿後宮的人,都跟她冇什麼血緣關係,所以何必爭來爭去?

就是因為太後淡定,前朝後宮都不愛插手管,反倒更得皇帝敬重。

“這後宮雖然是歸女眷管,可是,這天下都是皇帝的。皇帝想要怎麼做,都是應當之事。你自回去吧。”

太後淡定的說完,就端起了茶盞。於是就有那掌事女官來勸高貴妃回宮。

高貴妃羞惱的甩了下帕子,當真行禮離開了。

若不是這宮裡最高的女主子就是太後,她也不會跑來太後這裡,請求太後插手。

隻可惜,這太後一如既往的淡定不理事。

而太後趕走了高貴妃,又趕緊的把慕雲錚喊了出來。

相比起跟高貴妃在那裡打嘴仗,還不如跟自家的乖孫兒敘天倫之樂呢---------雖然慕雲錚有親祖母。

可是,那又如何?

她可是太後,是睿王的嫡母。正經說起來,太後纔是慕雲錚等人的祖母呢。

“這高貴妃倒是越來越有些狂妄了。當真有些皇後冇了,她想稱霸的感覺啊。皇帝想要寵幸什麼人,什麼時候輪到後宮的人做主了?當真是。。。。不知所謂。”

太後一邊搖著頭,一邊好笑的說道。

這高貴妃還真當這皇宮,是普通人家的後院啊?

確實,那普通人家的後院裡,當家男主人想要收個人,一般都是由著當家主母安排。

可是,這是皇宮。

再說了,她高貴妃可不是當家主母。

慕雲錚聽著太後的話語,卻是冇有多說什麼。

最近朝堂上請皇帝再立新後的風聲越來越響。帶頭的就是高貴妃的父親高閣老。

畢竟,嫡長皇子十五歲的時候生病去世了。二皇子如今又被囚禁了起來。

算起來,最年長的皇子可不就是三皇子了嗎?

再加上今年,皇帝又給諸位皇子封了王,開了府邸。

因此,之前的三皇子,如今的和王自然是最熱門的太子人選了。

和王在朝臣中熱門,那高貴妃就在後宮中想要更進一步。

不過,這都是皇帝的家事,他慕雲錚作為侄子,再得寵也不好多說什麼。

因此,慕雲錚寬慰了太後幾句,祖孫兩個親親熱熱的說了好一會子的話。

等慕雲錚陪著太後吃過了晚膳,回到自己的寢宮時,就見龍一和龍二擠眉弄眼的站在他的正房門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