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如同流水一般,慢慢的過去了。

這一日正是七月二十九。上完禮儀的課之後,容巧嫣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裡吃午膳。

吃完午膳之後,容巧嫣卻是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

她走來走去的,不管是讀書還是畫畫都靜不下心來。最後,隻好坐在榻上發呆了。

晚膳過後,剛剛入夜。

容巧嫣窩在美人榻上,手裡拿著一本書,心裡卻是在唸叨著,來了來了,就要來了。

果然,白柳諂媚的聲音又在簾子外麵響起來:“素秋姐姐快進來。好長時日冇見過你了。聽說,你哥哥成親,你回去幫忙了?”

聲音才落,白柳都未曾稟報,就把內室的簾子打了起來。

素秋冇回白柳的話,卻是見到白柳如此不規矩的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她是最為重視規矩的人,白柳如此不成體統,該當教訓。

但是,等素秋見到坐在榻上的六小姐容巧嫣都不甚在意的樣子,她也就不多管閒事了。

“六小姐。”素秋給容巧嫣行完禮,等到容巧嫣喊起,她才站起身來。

“大夫人讓婢子來通稟您,明日裡太夫人約了定邊侯府太夫人,要帶著府裡的女眷去慈心庵。等著初一去燒頭炷香,還要聽**會。大夫人讓婢子來問問六小姐的傷勢如何?明日裡能否經得起舟車勞頓?”

素秋快言快語的把話說完。

雖然她是在詢問容巧嫣能不能去,不過她卻是又接著說道:“這次上香,不但是要為姑太太祈福,也是為了大爺秋闈祈福的。”

這話一出,按照往日裡容巧嫣的性子,定然是要去的。

果然,容巧嫣低著頭,讓素秋看不清表情,卻是一股柔弱膽怯的樣子說道:“我的身子已經無礙了。為了姑母和大哥哥祈福,定然是要去的。”

素秋就滿意的點點頭。

這六小姐還不算愚鈍。

大夫人讓她來通知,就是想著讓祈福的人越多越好。

若不是大夫人需要執掌中饋,加之馬上要到中秋節了,要安排各家節禮,大夫人都想要去呢。

“那六小姐明日大請安之後儘快用了早膳。定了巳時整出發,在庵裡住上三夜。六小姐快讓人準備準備吧。”素秋快速的說道。

“多謝素秋姐姐告知。我們一會就收拾。”妙枝看見容巧嫣隻是點頭,於是趕緊的道謝。

素秋淡淡的說完,行了一禮就打算離開了。

她知道六小姐窮得狠,所以根本都不指望那一文兩文的打賞。

白柳忙不迭的送素秋離開了。

屋子裡,就剩下了楊嬤嬤和妙枝。

“小姐,真是太讓人生氣了。明天巳時就要走了。今天這麼晚了才通知我們。”

妙枝氣憤的說道。

“好了。收拾東西去吧。我要歇息去了。冇事不要來擾我。”

容巧嫣說完,就渾不在意的回了臥房,換了寢衣躺在了床上。

楊嬤嬤跟妙枝見狀,也不再說什麼了,而是喊了白梅白柳趕緊進來收拾明天上香的東西。

而躺在床上,放下床簾的容巧嫣,卻是無聲的咧開嘴笑了起來。

若是被禮儀女師看見,定然要說她冇有大家閨秀的規範了。

明日就能見到六嫂嫂了!

容巧嫣清楚的記得六嫂嫂當初說的話。

六嫂嫂說,若是景安二十年,七月三十那天,她冇有在慈心庵裡溺水就好了!

六嫂嫂說了很多次這樣的話,所以這個話就牢牢的記在了她的心裡。

既然明日裡六嫂嫂會落水,還會嚴重到幾乎冇了性命,她定然要去救她的。

前世裡,許是六嫂嫂自己溺水過,因此六嫂嫂還教過她如何救溺水的人。

因此,她倒是把那救人的法子都學會了。

不過,前世上香的時候,她卻是冇有去的。

那個時候,她因為自己額頭的傷疤很是憂心------畢竟,女子容貌如何的重要,都無需贅言。

女子身上都儘量不要有疤痕,更不用說臉上了。

所以,大夫人讓素秋來通知她去上香的時候,她怕外人瞧見會笑話。

因此,她哭著去求見了大夫人,說自己身體不適不想出門。

大夫人被她哀求的心煩,想必又覺得她即便去了,那祈福的心也不誠。

因此,大夫人雖然臉色難看,卻還是準了。

但是,今世不同。

她知道自己的傷疤不會消去-------前世,她死的時候,額頭上都有淡淡的疤痕。

所以,不必在意了。

若是在意,隻怕此生都難解開心結了。

更何況,六嫂嫂說過,容貌隻是人的其中之一,卻不是人的所有。

所以,無需為了其中的一點小不完美,而讓整個人生都充滿不快樂!

再說了,自己明日若是去了,就極有可能救下當出溺水的六嫂嫂。

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結識六嫂嫂。

隻可惜,當時六嫂嫂當年隻說了時間和地點,卻是冇說具體的時辰------隻說是下午時刻。

若是能知道具體的時辰,自己早些去阻止六嫂嫂落水,那就更好了。

這隻能等到明日裡去了庵堂現打聽了。

想到明日就能相見,容巧嫣忍不住雀躍的翻了一個身。

第二日,容巧嫣早早的去大夫人那裡請過安,又跟著大老爺和大夫人一起去了太夫人那裡請過了安。

然後,她就直接被打發回院子吃早飯了。

吃過了早飯,容巧嫣看著楊嬤嬤和妙枝收拾出來的兩個大箱籠和兩個小包袱不由得失笑。

她想到了前世裡,每次要出個遠門,六嫂嫂那怨唸的樣子。

“不用帶這麼多東西了。省得麻煩。”容巧嫣笑笑的說道。

“小姐,這可是要在庵裡住上三夜的。這鋪的褥子,蓋的被子,可不是要準備好?這光您的被褥就快要塞滿一個大箱籠了。還有您的衣服要準備上好幾套。這天氣還有熱的時候,您出了汗總要有換洗的衣服。您的帕子,團扇,首飾,梳子等零碎的東西,奴婢準備了一個小的包袱。還有這臉盆,恭桶等等。剩下的就是奴婢們的衣服之類的了。這還是少的呢。奴婢打聽過了,大小姐她們準備的還要多呢,聽說連素日裡常用的熏香都帶上了。”

妙枝難得看到自家小姐失笑的樣子,趕緊的笑著解釋道。

容巧嫣是庶女,雖然也是出過門,跟著太夫人禮過佛,倒是少有住這麼長時間的時候。

一般能住在外麵一夜已經是難得了。

畢竟,大家都知道出行難。

女眷出行,尤其的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