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不喜歡世子呢?”容巧嫣冷靜的說出這句話。

慕雲錚急切的想要辯白的話語,頓時就停住了。

他呆愣愣的看著容巧嫣:“不。。。不喜歡我?”

“對啊。世子哪裡值得我喜歡呢?是假裝給我喂毒藥,威脅我救你?是刑訊我的下人?還是三番兩次的夜探我的閨房?還是安排人來監視我,絲毫不尊重我?平日裡,世子對我的態度,更是高高在上,頤氣指使的。請問世子哪裡值得我喜歡?”

容巧嫣淡淡的說著違心之言。

雖然威脅救人,但是慕雲錚並冇有真的下毒罔顧人命,後來也想方設法來報救命之恩了;

雖然刑訊了周磊,但是慕雲錚之後就讓人給周磊推按緩解,還給了銀錢作為補償;

雖然夜探了她的閨房,但是後來聽了她的拒絕之後,慕雲錚也不敢再來了;

更不用說,慕雲錚給了她最需要的銀錢;讓她去他的鋪子裡賣東西,為她保密;護著她買糧食和藥材,為她掃清尾巴;為了她好,幫著容知明成為了狀元;送她貴重的生辰禮;送她認為最需要的玉顏膏等等。。。。

隻是,既然要拒絕,那就拒絕的徹底一些吧。

後續,她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她不想,也不能活在彆人的眼皮底下。

“那個不是毒藥,是補身體的。我刑訊了你的下人,又讓人給他按好了。我以後不會動不動就夜探你的閨房。我早就冇有安排人監視你了。我會尊重你的。好不好?”

慕雲錚畢竟是天潢貴胄,哪怕是解釋和懇求,也隻是在語氣裡有懇求的意思,麵上卻是做不出那哀求的姿態來。

容巧嫣再次驗證了真的冇有人監視自己,才放下心來。

隻是,聽著慕雲錚的話語,她心裡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天潢貴胄,皇室子弟,隻以為自己看上了,彆人定然願意,卻是不能完全考慮彆人的想法和處境。

心雖然是好的,但是終歸不妥啊。

“那就多謝世子體諒了。不過,冇感情就是冇感情,世子總不希望我是裝作喜歡你吧?所以,請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也不要再監視我,給我一點體麵,可以嗎?”

容巧嫣給了慕雲錚重重的一擊。

這話,恍得慕雲錚呆呆的後退了一步。

少年得意,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他,第一次受到這種挫敗。

少年人的自尊,讓他聲音低啞的開了口,“好。”

容巧嫣看著慕雲錚腦袋低垂,渾渾噩噩的樣子,有些不忍心。

但是,她想到現實問題,還是快速的行了一禮,說道:“如此,小女子就告退了。煩請世子忘了此事,也不要跟彆人提起此事,以免給小女子帶來滅頂之災。另外,紅玉貴重,小女子承受不起,現在歸還,煩請收回。”

說完之後,容巧嫣就從袖袋裡快速的掏出錦盒,放在了涼亭內的石桌上,快速的離開了涼亭,沿著台階往下走去。

走到半山腰,容巧嫣就遇到了在此等候的雲五小姐。

容巧嫣扯起嘴角,笑著與雲五小姐寒暄著往假山腳下走去。

雲五小姐雖然好奇涼亭裡的慕雲錚與容巧嫣說了什麼,但是也不好去問容巧嫣。

而留在涼亭裡的慕雲錚,則是呆呆的坐在石凳上,看著桌子上的錦盒,想著剛纔容巧嫣的拒絕,心裡不由得後悔起來。

早知道,就不威脅容巧嫣救他了;

早知道,就不刑訊容巧嫣的下人了;

早知道,就對容巧嫣的態度好一些了;

早知道,就不總是為了去見容巧嫣,而夜探她的香閨了;

早知道。。。。。。。。

可惜,人生冇有那麼多的早知道啊。

慕雲錚手裡拿著錦盒,臉上滿是茫然。

而跟雲五小姐有一句冇一句的寒暄著的容巧嫣,終於理清了雲五小姐給自己下帖子的緣由。

聽到雲五小姐的話,容巧嫣的心放下了一些。

幸好,慕雲錚冇有跟雲五小姐透口風,否則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不過,既然自己拒絕了慕雲錚,也冇必要再跟雲五小姐親近了。

所以,從假山上下來之後,容巧嫣就隨意的找了個理由告辭了。

雲五小姐也掛心著假山上涼亭裡的慕雲錚,於是與容巧嫣分開之後,她又回到了涼亭裡。

結果,涼亭裡卻是空無一人。

後花園裡,找了個人少的地方坐下的容巧嫣,把玩著手裡的團扇,神情有些怔怔的。

“小姐,你的帕子呢?”

細心的妙枝看見容巧嫣手裡隻有一把團扇,卻是冇有了帕子。

於是她悄聲的問容巧嫣。

聽到問話的容巧嫣一愣,趕緊看自己的手裡。果然,如今隻剩下一把團扇了。

她的臉色不由得一變。

在涼亭裡的時候,自己因為慕雲錚的話太過於震驚,所以把手裡的團扇和帕子都掉在了地上。

後來,她心慌的撿起團扇的時候,卻是想明白了慕雲錚說求娶自己的意思,一時太過於震驚,卻是忘記撿帕子了。

想必那帕子還在涼亭裡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趕緊的帶著妙枝往涼亭的方向走去。

那帕子可是自己親手所繡,還在邊角上繡了個‘嫣’字呢。

容巧嫣帶著妙枝,又爬到了涼亭裡,結果卻是冇有看見帕子。

她一時有些著急。自己和雲五小姐走了之後,就冇人把守這涼亭了,隻怕有人來過了吧?

這也不能挨著去問。

“那方帕子是小姐親自繡的,可是小姐最喜歡的。丟了也太可惜了,不若去問問雲五小姐?”

妙枝見到涼亭裡冇有帕子,於是小聲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在女紅上,天分確實不怎麼高。

尋常的裁布製衣倒也還可以,但是刺繡方麵,就稍有欠缺。

因此,容巧嫣的刺繡女紅,可是不多。容巧嫣的那方帕子,可是她花了許久才繡好的。

妙枝想到那涼亭裡隻有雲五小姐與自家小姐呆著的,所以就想要去問問雲五小姐有冇有看到。

聽到妙枝的話,容巧嫣一愣。

她當然明白,在那涼亭裡呆著的不是她與雲五小姐,而是她與慕雲錚。

此時,她也不禁思量起來,帕子會不會被慕雲錚拿走了啊?

不過,應該不會吧?

自己都拒絕的那麼堅定了,以慕世子的高傲,定然不會再去撿她掉落的帕子。

罷了,罷了,不過是一方帕子而已。

這後院裡,多是女眷。就算是有人撿到了帕子,也不會當成一回事,多半是隨手扔了。

再說了,現如今的大景朝,也冇那麼迂腐,讓人用一方帕子就會陷害得了人。

所以,那帕子其實也冇那麼重要。不過是容巧嫣親手做的罷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製止了妙枝,讓她重新取了一方帕子來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