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十,容巧嫣早早的請過安之後,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裡吃了早膳。

吃過早膳之後,妙枝就開始忙裡忙外的,檢查出門要帶的東西了。

容巧嫣安靜的看著,等到大夫人派了小丫鬟過來通知才起身。

大夫人帶著容灼華,二夫人帶著容瑤華,而容巧嫣一介庶女,卻是因緣巧合的單獨乘坐了一輛小馬車。

到了太傅府,就有那迎客的太太,請了大夫人他們先去拜見雲太夫人。

容巧嫣得了見麵禮之後,就被人引到了後花園小姐們呆的地方去了。

那後花園裡,有看書的,下棋的,有作畫的,投壺的,也有嬉戲打鬨的。

“容六小姐請隨意。若是想要作畫寫詩,儘可以吩咐丫鬟給您拿筆墨。”

今日太傅府的客人實在是太多,所以太傅府找了一些族裡旁支家的小姐招待著。

這位招待容巧嫣的雲小姐,就是太傅府旁支的小姐。

“多謝雲小姐。我自去歇息一會。姐姐請去忙吧。”

容巧嫣行禮道謝之後,就帶著妙枝找了一個花叢裡的石凳坐下了。

她兀自思量著,如何能尋得慕雲錚,把那錦盒親手歸還了。

這紅玉佩實在是太貴重了,假手於人也不合適。

今日是太傅府的宴會,太傅府是慕雲錚的外祖家,想必他也會過來吧?

不過,慕雲錚就算過來,也是在前院。她在後院,想要見麵也是難啊。

不知道,能不能找個丫鬟帶著妙枝去前院傳個話呢?

這不是自家府邸,好像不太好?

若不是如此,那又該如何?

容巧嫣一邊無意識的搖著團扇,一邊思量著。

她這邊正思量著呢,就聽到旁邊長廊的凳子上彷彿坐下了人。

“春姐姐累壞了吧?快坐下歇歇。”一個少女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今日裡確實是挺累的。感覺比往年的賞荷會來的人更多呢。”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到了容巧嫣的耳朵裡。

這正是剛纔迎接容巧嫣的那位雲府旁支小姐的聲音。

“是啊。許是因為府裡的幾位伯父都升職了吧?今年的人確實多。”

先前說話的少女,與榮有焉的說道。

“是呢。不但是如此,五姐姐這邊不是準備嫁妝嗎?聽說不但是太後孃娘賞了五姐姐兩抬嫁妝。連聖上也賞了兩抬嫁妝呢。”那個被稱為春姐姐的人,也是驕傲的說道。

“可不是嗎?”之前的少女也附和的說道。

兩個人與榮有焉的說了好一會太傅府的榮光之事。

“就是因為這個,攀附五姐姐的女子都多了起來呢。就剛剛那個容府的庶小姐,居然說是得了五姐姐的邀請來的。當真是為了麵子,不惜說謊。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容府的嫡小姐說得了五姐姐的帖子,我都不信。五姐姐可就隻寫了幾張帖子給她的閨中密友的。更何況,那位的父親,可不是侍郎大人,隻是個郎中了。”

那個被稱為春姐姐的人,突然一副不屑的語氣說起來。

“呀,春姐姐可不要這麼說。這可是在外麵呢。”

另外一個雲小姐,被這個春姐姐突如其來的話語,驚了一跳。

這雖然是個偏僻的角落,可也是在花園裡啊。

她們兩個人雖然說話小聲,但是也難保不被其他客人聽到,那可是不好。

“怕什麼?我打聽過了,那位不過是個不得寵的庶女而已。我可是四品家的嫡女。”

那春姐姐不屑的嗤笑道。

容巧嫣打扇的手,就停住了。

這麼明顯,說的就是她啊。這些人真是,不知道隔牆有耳嗎?

可是隨即那雲小姐的話,就解了她的疑惑。

“況且,她膽子小的很,就算當著她的麵,我也敢說。她能去告狀不成?她攀附可是事實。能告到哪裡去?”

先前那位雲小姐聽了這被稱為春姐姐的人的話,卻是不勸了。

“也是。一個庶女,為了攀附太傅府,攀附五姐姐,就說是五姐姐給她發的帖子。憑她也配?”

容巧嫣聽著這話,心裡不由得一陣苦笑。

這,就是雲府的人,對她的看法吧?

一個無權無勢,不得寵的庶女,居然想要攀附高門貴女雲五小姐?

那兩個雲家小姐雖然嘴上硬氣的很,說就算是當著麵說也不怕。

但是,終歸是在戶外,有些心虛。

因此,兩個接著就轉換了話題,然後閒聊了兩句就離開了。

站在容巧嫣身後,被容巧嫣拉住的,想要去理論的妙枝,這纔開口說道:“小姐,明明是雲五小姐給您下的帖子,您為何不出去辯駁?”

“辯駁了有什麼意義?我本來就與雲五小姐冇有交情啊。難不成雲五小姐還會為了她族中的姐妹而維護我不成?”

容巧嫣冷靜的說道。

如今是宗族社會,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若是在私底下鬨開了,那雲五小姐許是會站在她這邊。

但是,這是在花園裡,稍微有些大的動靜,就會引來其他人的圍觀。

那雲五小姐如何能在眾人麵前維護自己?

畢竟,那兩個雲小姐也是代表著雲氏女子的臉麵啊。

就算她拿著帖子,強迫雲五小姐維護了她,那估計也是要得罪雲府了-----------左右傷的都是雲府的臉麵。

何必呢?

不過是被人說幾句閒話而已,冇必要計較。

妙枝情緒冷靜下來,自然也明白這些道理了。

她替小姐委屈,卻也冇法子說什麼。自從大老爺降職之後,這話,她們聽的多了。

一時,安靜了下來。

“容六小姐,婢子是雲五小姐身邊的丫鬟。我們小姐想要見您一麵,請您去假山上的涼亭裡敘話。”

突然,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子,四處打量尋找的樣子,走了過來,對著容巧嫣行禮道。

容巧嫣一愣,“雲五小姐?”

這雲五小姐想要見她?

她狐疑的看了看這個丫鬟。

她不認識雲五小姐的丫鬟,也不能隨意聽著彆人說是雲五小姐的丫鬟,就信了吧?

那丫鬟被容巧嫣打量懷疑的眼神,看的有些無奈。

“是。婢子是五小姐身邊的一等丫鬟枕霞。五小姐請您去的就是那個假山頂上的涼亭。就在後花園裡麵的。容六小姐請放心。”

“之前未曾見過姑娘,所以冒犯了。”容巧嫣聽說就在這後花園裡,先是放了一點心。

但是,是不是真的雲五小姐要見她,她還是不敢確定。

不過,現如今,應該冇有人,要來算計她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