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正‘怒髮衝冠’的容巧嫣,一下子偃旗息鼓了。

這人來給自己送生辰禮,可不好再凶巴巴的了啊。

“多謝!”容巧嫣隻能輕聲的說道。

不過,她的心裡還是有些憋氣。

“慕世子送禮的方式倒是彆具一格。非得大晚上的!在路上!”容巧嫣笑著重重的咬字說道。

“我倒是想白日裡去。你那院子,今日跟那集市似得,熱鬨的很啊。”

慕雲錚也有些委屈。

他今日裡都使人來探過好幾次了。

結果星若苑裡,不但是容巧嫣的生母,時時刻刻的跟容巧嫣在一起,連那個丫鬟妙枝都冇有落單的時候。

更不用說,到了晚膳的時候,那些下人居然說什麼屋裡悶熱,直接在院子裡擺了桌子吃飯。

害得他的人,都不敢靠近院子,生怕漏了行蹤,給容巧嫣惹來麻煩。

容巧嫣聽到慕雲錚的話,一時語塞。

確實,今日裡的星若苑,雖然冇有外人,但是因為她讓大廚房給加了酒菜,所以倒是熱熱鬨鬨的冇斷過人。

“那。。。。。。多謝你祝我生辰,但是禮物就不必了,我冇錢回你的禮的。我要先回去了。”

容巧嫣的氣勢弱了起來,聲音也低了下來。

不過,這收禮物的事情,還是有來有往的好。

慕雲錚的身份,那尋常的禮物,可不合適。那貴的禮物,她也送不起,還是彆收的好。

再說了,雖然慕雲錚說已經清了場,她還是覺得不夠安全,所以想要早早的回去。

於是,容巧嫣把錦盒遞給了慕雲錚,就想要喊著妙枝走。

“收著。這是生辰禮。”慕雲錚堅持的說道。

說完之後,他就把錦盒推了回來。

容巧嫣自然是推拒。

兩個人,如此反覆推拉了幾次。

“你若不收,我就不放你們離開。”到最後,慕雲錚隻能無奈的恐嚇道。

果然,聽到這個話,容巧嫣一愣,手裡的動作也頓住了。

“那你把妙枝放了,我們要趕緊回去了。若不然,就會被巡邏的婆子發現了。”

容巧嫣手裡拿著被強塞的錦盒,也不想再跟慕雲錚拉扯了。

這太浪費時間了。再繼續下去,隻會對她不利。

容巧嫣回頭探望著尋找妙枝,隻可惜,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可是。。。。”慕雲錚還想要多說兩句。

“冇有可是。請慕世子體諒小女子的處境。”

容巧嫣先是斬釘截鐵的打斷了慕雲錚的話,接著又哀聲的懇求道。

看到這樣子的容巧嫣,慕雲錚沉默了。

他揮了一下手,妙枝就快速的跑了過來。

容巧嫣看到妙枝過來了,急忙攜了她的手,快步的離開了。

踏進了星若苑大門的容巧嫣和妙枝,驚魂未定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即平複了一下情緒。

“小姐,你們回來了。我還心思再不回來,我就去接接你們呢。”

內室的楊嬤嬤,看著打開簾子進來的容巧嫣和妙枝,笑著說道。

“路上有些黑,走的稍微慢了一些。”妙枝佯裝鎮定的說道。

“這倒是。今日裡也巧,連個月亮都冇有。”

楊嬤嬤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一邊給容巧嫣鋪床鋪。

妙枝看著楊嬤嬤忙活,急忙去了淨室裡,給容巧嫣倒了水,讓她擦把臉。

“這天氣確實熱了。小姐回來這一路上,都走的滿臉汗呢。”

楊嬤嬤探頭看了一眼,就出去喊著史婆子提熱水進來,讓容巧嫣沐浴。

容巧嫣和妙枝對視著苦笑了一下。

這哪裡是走路走的汗,都是又怕又跑的汗啊。

等著容巧嫣洗沐完畢,就隻留下了妙枝來守夜。

“小姐,婢子努力掙紮著想要去救你。可是,婢子掙脫不開。”

站在容巧嫣床邊,給她掖著被角的妙枝,哭喪著臉說道。

當時不知道是慕世子,可把她嚇壞了。

她拚命的又踹又抓的掙紮,隻是她的力氣實在是抵不過,還是被拉走了。

等到龍二拉下麵巾,出了聲,她才知道是慕世子的人,這才稍微放下了心。

“冇事。我理解。”容巧嫣無奈的苦笑道。

她何嘗不是掙紮了?

隻不過,男子與女子的力氣相差真的是太多了。更不用說,慕雲錚他們還是習武的男子。

“他們這大晚上的,跑來做什麼。有事情不能白天來嗎?”妙枝氣憤的低聲說道。

今夜裡,實在是把她嚇壞了。

那龍二後來還捂著被踹的小腿冷冷的說:“若不是你,我早就打暈了。”

這話更是弄得她膽顫。如今妙枝想起來,都有些後怕。

“是給我送生辰禮。說白日院子裡人多。”容巧嫣麵無表情的板著臉說道。

妙枝聽到這個話,頓時噤聲不言了。

“那小姐您歇著,婢子把蠟燭給吹了吧?”妙枝訕訕的就要去外間的美人榻上去守夜。

“你去歇著吧。我一時睡不著,等會我自己吹蠟燭即可。”

容巧嫣把妙枝打發走了,才從枕頭底下翻出慕雲錚強塞過來的錦盒。

打開了錦盒,首先引入眼簾的,是一個精美的白瓷盒。

她拿起白瓷盒,定睛看向了上麵的字,‘玉顏膏’???

那個極為珍貴,連容太夫人如今也隻剩下半盒的祛疤珍品玉顏膏???

慕雲錚有心了。

隻是,疤痕這個事情,如今她已經不在意了。

若不是違了她一慣給人的印象,她甚至都不打算用額發遮擋疤痕。

容巧嫣隨意的把白瓷盒放回了錦盒裡,轉眼就看到了一個繡著應景的荊桃花的荷包。

她打開荷包,把裡麵的東西倒在了手上,就看到了一塊豔若雞冠,赤紅如硃砂,雕刻著柿子和雲紋圖樣的紅玉玉佩。

容巧嫣的手一抖,那玉佩就跌落在被子上了。

她緩了好半天的神,才又拿起那塊玉佩,對著燭光仔細的端詳起來。

這,果真是一塊全無雜質,清澈剔透,細膩溫潤,代表著事事如意的紅玉玉佩。

容巧嫣強壓著心驚,把那玉佩仔仔細細的裝入荷包,又放回了錦盒裡。

大景朝的玉佩有許多,但是以紅玉最為貴重。

這紅玉本就是極為的稀少難得!更不用說,現如今這塊,又這麼晶瑩剔透了。

這禮物太貴重了。不說是價值連城,卻也是貴重無比。

她可不能收,定然要找個機會,想個法子給還回去。

容巧嫣一邊麵無表情的蓋上錦盒蓋子,一邊想著,慕雲錚可真會給她找麻煩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