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府那邊,容巧嫣想不明白請帖的緣由,也就罷了。

反正她把這個帖子報給嫡母,嫡母若是帶著她,她就去。

嫡母若是不帶她,她就回個帖子拒絕好了。

其實,若是按照她的心思,自然是直接回絕的好。

隻可惜,這帖子經過了門房的下人,又經過了後院各個角門的婆子,想必她收到雲府帖子的事情,已經傳到大夫人的耳朵裡了。

這個回絕已經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了。

容巧嫣思量完畢,就帶著妙枝,拿著帖子去了靜思院裡稟告給了大夫人。

靜思院正院裡,大夫人正聽著身邊的下人稟告事情,等聽到容巧嫣求見之後,頓了一下,才揮退了下人。

“六丫頭有什麼事情嗎?”

容巧嫣行完禮,大夫人在上首就和氣的問道。

“啟稟母親,我收到了一封雲府的帖子,說是邀請我去參加賞荷會。特來請母親定奪。”

容巧嫣怯怯的說完,就把帖子遞給了旁邊的丫鬟素秋。

素秋拿著帖子,快步的走到上首的大夫人身邊,遞給了她。

大夫人拿著帖子,展開看了一下,就放下了。

“既然請了你,去就是了。”大夫人淡淡的說道。

“是。隻是不知道雲府為什麼會請我?是大姐姐在雲五小姐麵前誇了我吧?大姐姐慣愛誇讚姐妹。”

容巧嫣一副不知緣由,疑惑不解的樣子,卻仍然是把功勞推到了容舜華的身上。

那帖子上說的,頗為投緣的話,都是些客套話,可不算是緣由,聽聽就得了。

大夫人的臉色緩了一下。

容舜華自然是不會在雲五小姐麵前誇讚容巧嫣的。

不過,容巧嫣把這個功勞推到容舜華身上,她自然也不會說不是。

“許是吧。等那一日,你就跟著我去吧。去了的話,就要好好表現,切莫丟了容府的臉麵。”

大夫人想到自家嫡長女已經出嫁,如今倒是不能陪同她前去,而是要侍候在定國公夫人身邊了,心中就有些傷感。

“是。”

容巧嫣看著大夫人的臉色似乎是不太好,趕緊的低聲應著,然後迅速告退。

大夫人看著容巧嫣識趣的樣子,又賞了她兩匹布料。

為的是宴會的時候,做成新衣服,省得丟了容府的體麵。

容巧嫣得了大夫人賞的布料,還能跟著去參加賞荷會的訊息,在府裡慢慢的傳開了。

於是,三小姐和五小姐自也跑去求見各自的嫡母,想要去參加宴會。

大夫人心情本來就不好,此時更加是不耐煩這種事情,直接就一口回絕了三小姐。

而二夫人聽說大夫人不帶庶女--------那容巧嫣是單獨得了帖子的,自然不算是帶過去的。

因此也拒絕了五小姐容巧柔。

容巧盼和容巧柔因為這個事情,卻是遷怒到了容巧嫣的身上。

一時‘不過是一個庶女,不知道怎麼攀附了雲府,人家雲五小姐是不是真的認識還不一定呢。’的話語傳遍了整個府裡。

拾蕊小心翼翼的把話傳回來的時候,容巧嫣倒是不以為意。

本來就是如此。她真的跟雲五小姐不認識啊。

六月初二,容府在嫁出去一個嫡長女做了定國公世子夫人之後,又要嫁出去一個庶女做平逸侯夫人。

不過,相比起前一個月熱熱鬨鬨的成親氣氛,此時府裡的氣氛卻是顯得過於冷凝了。

除了趙姨娘和容巧倩的親弟弟之外,其他人都礙於府裡的主子們,諱莫如深。

添妝的時候,容巧嫣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隻送了一個素金簪子作為禮物。

等到初二成親的正日子,容首輔與太夫人隻是讓容巧倩去磕了一個頭,賞賜了點東西,就直接打發了回來。

大老爺和大夫人,也是一副端正冷凝的姿態。

而容巧倩聽完父母的教誨,得了簡薄的賞賜之後,忍不住淚眼汪汪了。

若不是今日裡成親,她真的想要哭了。

八抬大轎,十裡紅妝,一身嫁衣,成為嫡妻,是每個女子的夢想啊。

自己想做侯夫人有什麼錯?

靠著嫡母那個偽善的人,能給自己找什麼樣的好親事?

自家父親也是,居然要給自己找個家世低微的耕讀人家?

憑什麼同歲的嫡長姐,是超品的國公世子夫人,而她一個容貌嬌豔的女子,就要去做一個‘清貴’的舉人娘子?

容巧倩忍著眼淚,告訴自己,今日裡是自己成為平逸侯夫人的好日子。

那平逸侯再如何,那也是超品的勳貴。

府裡按照禮節,送走了容巧倩。

容巧倩的花轎一出門,大夫人就稱病回了院子。

把招待女眷賓客的事情,交給了才入門兩個多月,連親戚都認不全的大奶奶。

容巧嫣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就開始幫著大奶奶招待起女眷賓客來。

容巧倩出嫁三朝回門的時候,容光煥發的給眾位姐妹帶了禮物。

但是,容舜華卻是連麵都冇露。

隻讓人過來稟告,說自己有事不能過來,派了個嬤嬤,給容巧倩送了一份禮物而已。

平逸侯期待已久的認識連襟,就這麼破滅了。

當時,平逸侯的臉色就不太好了。

好在,有容府的男丁陪著應酬。尤其是容知禮,更是曲意奉承,才讓平逸侯臉色好了點。

六月初八,是容巧嫣十三歲的生辰。

早上,她在星若苑裡,受了院子裡下人的磕頭祝賀,給眾人看了賞。

去請安的時候,容巧嫣額外單獨給嫡母大夫人磕了個頭。

因為府裡忙著準備初十去參加宴會,大夫人自然是忘了一個不起眼的庶女的生辰了。

見到容巧嫣單獨磕頭,大夫人訝異,易嬤嬤提醒了,她才記起來。

於是,大夫人隨手從頭上拔了一個金簪子,賞給了容巧嫣。

霜姨娘在一旁看著,敢怒不敢言。這隨手拔首飾給人,可是賞人的姿態。

這正規的送生辰禮,就算冇有托盤托著,也該放到荷包裡送啊。

不過,容巧嫣卻是不甚在意。

大夫人年齡漸長之後,對這些金啊,玉的愈加喜歡了。

這金簪不但是實心的,連上麵的芙蓉花蕊裡都綴著寶石呢。

這份量怎麼也該有一二兩了吧?

一兩金,十兩銀,加上寶石,就算是典當,也能當不少銀子呢。

容巧嫣此時完全不在意大夫人的態度,隻要有賞賜就行。

同樣的,容巧嫣給太夫人磕頭的時候,也是太夫人身邊的嬤嬤提醒了一下。

於是容巧嫣就收到了,一個實心足金,刻著富貴吉祥圖案的厚重的鐲子。

容巧嫣帶著真心的笑容,拿著收到的生辰禮回了自己的院子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