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錚看著皇帝的樣子,縮了縮脖子,也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大概,可能,過分了吧?

不過。。。。

發就發吧。

氣笑了的景安帝,卻是對著慕雲錚發誓說自己不會偷偷去查他的事情,更不會去查那個女子。

慕雲錚聽完了景安帝的誓言,卻有些欲言又止的看著景安帝。

景安帝挑了一下眉,疑惑的看著他。

這話也說了,誓也發了,這小子,這是什麼表情?

“伯父,那個,要不,你以我娘發個誓?我娘是你的救命恩人,發了誓,你肯定不會違背吧?”

慕雲錚見到景安帝居然真的發了誓,就有些得寸進尺,破罐子破摔的說道。

“你這個混小子。。。。。”

景安帝氣得拿起手頭的酒杯就扔向了慕雲錚。

豈止是因為他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還因為他娘是自己的白月光啊。

慕雲錚頭一歪,閃過了飛來的酒杯之後,也有些羞赧起來----------自己確實是太過了。

於是,慕雲錚討好的要起身給景安帝捶肩,卻是被景安帝推到了一邊。

“你且把這醒酒湯喝了,自去你的寢宮裡睡去。”

景安帝指指醒酒湯,也不想再跟這個混小子說話了。

慕雲錚乖乖的喝了醒酒湯,腳步虛浮的走到了殿門口。

李長亭趕緊喊了小太監,把慕雲錚扶到他素日裡在宮中的住處。

而趕走了慕雲錚的景安帝,卻是惆悵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到了門口。

“長亭,你看這小子,什麼都敢跟我亂說。”景安帝一邊惆悵著,一邊跟李長亭說道。

“這還不是因為慕世子跟聖上您親如父子,自然是什麼話都跟您說,對您毫不隱瞞啊。”

李長亭是少時就伺候景安帝的人,算是跟在景安帝身邊年齡最大的老人了。自然是景安帝的心腹,隨著他看遍諸事。

“是啊。我養他小,他與我自是親密。睿王那個糊塗蟲,雖愛惜錚兒,卻是理不清家事。他理不好那個王府內院,錚兒永遠也不會與他親密的。”

景安帝恨鐵不成鋼的罵著睿王。

睿王府的人在嫡次子出生的時候,動過心思給慕雲錚下了一次毒。

為此,睿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可是,冼家人怎麼能甘心呢?

雖然不敢在明麵上動手了,倒是在暗地裡開始動心思了。

也多虧得慕雲錚的人,把世子院守護的滴水不漏。

可是,也隻能守護了。

因為,冼太妃是睿王的親生母親,顧忌著睿王,誰也不敢再多輕舉妄動。

而那個看起來英明神武的弟弟,怎麼就能被冼太妃一個婦人鉗製的死死的啊?

“睿王爺至孝。”李長亭隻能陪笑著說道。

睿王爺確實是孝順,不過是孝順的過頭了。

不但是自己去孝順冼太妃,還委屈著自己的王妃去孝順冼太妃。

但是,這個糊塗的話,聖上能說,他卻是不能的。

不過,睿王爺的壞話不能說,慕世子的好話卻是可以說的。

他伺候在皇帝身邊多年,自然是見證了皇帝對慕雲錚的教導關愛,慕雲錚對皇帝的孺慕之情。

“世子對聖上,當真是如同平常人家的子女對待親生父親一般,親密無間,坦誠無比啊。這都是因為聖上往日裡對慕世子的關愛,慕世子都看在眼裡,感在心裡呢。”

李長亭誇起了慕雲錚。

這話,果然就讓景安帝笑了起來。

“可不是嘛。這小子連對女子的愛慕之心都跟我說了。可不是坦誠至極?那些人隻說我寵信錚兒。可是,錚兒是我的侄子,對我又忠誠,又不會危及朝堂,我為何不能寵?”

景安帝先是笑著說完,接著又在心裡冷哼了起來。

有些人見到自己對錚兒好,就猜測錚兒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這,當真是可笑至極!

他,堂堂一國之君,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端!

說放手,縱然是不捨也會徹底放開。

更何況,睿王妃自從成親之後,從未單獨與他在一室呆過。

太後信他,睿王信他,雲府的人信他,慕雲錚信他,反倒是外人在那裡閒言碎語的?

不過,那些說閒話的人,被他收拾了一頓之後,倒是冇人敢在明麵上說了。

至於那些人心裡怎麼想的,他纔不在意。

就連皇後,縱然是後來信了錚兒與他無關,卻也是因為他曾經跟雲氏提親過,而暗地裡針對雲氏和錚兒。

若不是皇後孃家人逼著她,她肯定是不同意讓黃穎嫁給錚兒的。

哼,就黃穎那樣的女子,錚兒還看不上呢!

錚兒是親王世子,並不是皇子。

自己寵信著,並不會危及帝位。

而且,那孩子對自己如同對待父親一般親近尊重。

不但是時時刻刻想為自己分憂,就連日常對待也如對待家人一般自如。

完全不像宮裡那些有想法的妃子和皇子,為了這個位置,各種試探,討好。

不過,說到皇子。。。。。。

景安帝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兒大不由娘,同樣也不由爹啊。

孩子大了,果然都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了。

再這麼放在宮裡,隻怕要兩相生厭了。

不如,就放了他們出去,讓他們在外麵儘管折騰,他也好從中選出合適的太子人選。

不過,這人選定然要與錚兒親近,省得自己百年之後,新帝給錚兒氣受。

景安帝一邊思索著,一邊由著李長亭扶著回了寢宮。

第二日,慕雲錚扶著宿醉之後,頭疼的腦袋,呆愣愣的坐在床上。

昨夜,他雖然有些醉酒,但是意識還是有的。

此時,慕雲錚再把景安帝說的話細細的思索了一遍,對於自己對容巧嫣的心思也就明瞭了。

想明白了的慕雲錚,卻是不好意思了起來。

他平日裡再是厲害,那也是個少年郎而已。

此時,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他就想要像自己的伯父和父親那樣,先去請求容巧嫣的首肯。

不過,還不等他做出行動,就得知了朝堂上發生的大事。

“什麼?分封諸王?”

一邊喝著湯,一邊揉著腦袋的慕雲錚,聽到龍二說的話,手一抖,那碗裡的湯就撒了一半。

“這不是昨夜世子跟聖上說起的嗎?”

龍二也困惑了。

世子爺昨日裡來皇宮,他自然也是跟了過來的。他還以為這事是世子跟聖上提起的呢。

若不是說這事,那昨夜裡,世子爺跟聖上說什麼,說了那麼久啊?

------題外話------

最近,因為網站更改了規則,再加上作品數據一般。

突然的有些迷茫,不知道該不該堅持下去了。

每天花費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來碼字,修改。

結果。。。

如今的規則,對高級彆的人是錦上添花,對新人卻很不好。

有些迷茫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