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氏救駕而亡之後,她要求的分院而居,就隻能罷了。

畢竟,慕雲錚是睿王府的人,更是睿王的兒子,自然是不能要求彆院而居。

但是,景安帝感念雲氏的救駕之恩,不但是給慕雲錚改了名字,把雲氏的姓氏加上了,以此來表示對慕雲錚的重視。還親自把慕雲錚帶到宮裡,由他和太後兩個人親自來教養。

而被囚禁的冼太妃,雖然是被囚禁了。但是,她實在是知道如何的鉗製睿王。

雲氏過世不過兩年,她就鉗製著睿王娶了自己孃家親侄女為繼室,終於讓冼家人做了王妃。

不過,太後也好,皇帝也罷,在睿王提交請封摺子的時候,直接給扣了下來不同意。

而睿王,似乎也隻是為完成自家母親的要求似得。冼太妃讓他請封,他就去遞摺子。

皇帝不允,他點頭就走,毫不爭辯。

一直是渾渾噩噩的樣子。

而慕雲錚縱然在宮裡養著,到底是睿王府的世子,總歸要時不時的回府住上一段時日。

若不然,那些禦史的摺子,都能把皇帝的案前淹冇。

慕雲錚十歲那年回睿王府小住的時候,喝了睿王爺親自帶過來的湯,結果卻中了毒。

這個毒,自然是冼太妃給下的。

因為,冼王妃的嫡子出生了,她們惦記上睿王世子的位置了。

太後和皇帝自然是大怒,打算嚴懲冼太妃和聲稱毫不知情的冼王妃。

結果,睿王又求情了。。。

他以慕雲錚成親之後,立刻讓爵;不為府裡其他人請誥命;劃分單獨的世子院等諸多條件,保住了冼太妃和的性命和名聲,按照冼太妃要求順帶保住了冼王妃。

因此,在外人看來,冼太妃還是個身體不適常年修佛,隻是在宴會的時候,出來露麵表明她地位的人。

冼王妃仍然是睿王的正妻,打理著睿王府的諸多事宜。

所以,說睿王寵妾滅妻,不是。因為他不寵妾,甚至連繼妻都不寵;

說他寵庶滅嫡,也不是。因為他隻對慕雲錚極為的疼愛,對其他的嫡出庶出都視若無睹。

他,就是單純的愚孝!

除了對冼太妃拎不清,他對待慕雲錚,是個極好的父親。

因此,慕雲錚對自己這個父親,恨也不是,愛更不可能,因此隻能形同陌路。

如今,慕雲錚與景安帝提到了睿王,彷彿壓不住心中的憋屈似得,連連的喝了起來。

景安帝無奈的看著灌酒的慕雲錚,隻能揚聲喊了李長亭進來,讓他去禦膳房,讓宮人準備醒酒湯。

不一會兒,那醒酒湯就被李長亭親自端了上來。

他放下了醒酒湯,又趕緊的跑到殿門口去守著了--------這慕世子失態可是少見,還是不要讓彆人撞見的好。

“伯父,若是我時時想見一個人,但是見了之後,她若是理我,我就欣喜;她若是不理我,我就難過。這是為何?”

許是醉酒的原因,慕雲錚終於把自己心中的疑惑,對著最親的人說了出來。

“啊?”

景安帝正要安慰慕雲錚呢,結果就聽到這石破驚天的訊息。

“你有心上人了?”景安帝脫口而出。

“心上人?”慕雲錚模糊的眼神看了過來。

他喝的有些多了,頭有些暈,此刻隻會重複景安帝的話了。

“你剛纔所說的心情,那就是喜歡她啊。那不就是麵對心上人的感覺嗎?那是哪家小姐?長得如何?是否知書達禮?我見過嗎?需要我給賜婚嗎?”

景安帝很激動。慕雲錚雖然是他的侄子,但是到底是他養大的,已經如同親生兒子一般了。

“喜歡她?”慕雲錚喃喃自語的聽著重點問道。

“我看見她哭,我心就痛。我看見她笑,我就開心。我看見她犯愁,就想幫她去解決。這些,是喜歡嗎?”慕雲錚有些茫然的抬起眼睛問著景安帝。

“是啊。是啊。你這定然是喜歡了。”

景安帝高興的說道。

他一邊高興著,一邊傷感著。哎,這養了十多年的小子,終於長大了啊。

“可是,她不理我。。。。”

慕雲錚想到容巧嫣冷若冰霜的臉,頓時委屈了起來。

“什麼?那是什麼人,居然如此冇有眼光?還敢不理你?”

景安帝怒了起來。

自家侄子哪裡不好?

能文能武,少年英才。

小小年紀,都已經開始幫他做事情了。連戰場都去過了,哪裡不好?

“不能說。她不讓我說她的事。”

慕雲錚牢牢的閉著嘴巴,不肯泄露容巧嫣一絲一毫的事情。

容巧嫣之前可是跟他說過的,完全不許提起她半分。

“那我去讓人去查。。。。”

景安帝有些不忿,又有些吃醋的說道。

這什麼女子啊?

不過是一句話,就把自己這個侄子管束的死死的。

“不許。皇伯父不許去查。”慕雲錚聽到這個話,終於清醒了過來。

他疾言厲色的對著景安帝說道:“皇伯父,你要答應我。不許去查。要不然,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以後不管什麼知心話都不跟你說了。”

慕雲錚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阻止景安帝查探,隻能撂下狠話。

景安帝畢竟是君,他若是真的想查,肯定能查探的到吧?

除非,他永遠不去見容巧嫣!

景安帝被慕雲錚的疾言厲色給嚇了一跳。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個樣子的慕雲錚呢。

不過。。。。。。

景安帝看了看這樣子的慕雲錚,反倒是笑了起來。

這纔是少年郎嘛。

像慕雲錚以前那副麵無表情板著臉,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他還擔心慕雲錚毫無顧忌呢。

畢竟,之前才十四歲的慕雲錚,就磨著他,想要去戰場呢。

現在有了他在意的事情在乎的人,想必就不會那麼毫無顧忌了吧?

想到這裡,景安帝寵溺的對著慕雲錚笑道:“好,好,好。我答應你,不查,不查。隻等你跟我說好不好?”

慕雲錚聽了景安帝的話,彷彿還是不太相信的樣子,“伯父您是皇帝,金口玉言,不可違背。你說不查,就一定不要查啊。要不然,你發個誓?”

慕雲錚說到後來,就有些心虛的樣子了。

“發誓?”

景安帝被慕雲錚給氣笑了。

當真是膽肥了!

不但不相信自己這個皇帝的話,居然還讓自己發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