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安帝的思緒如潮,慕雲錚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聽著景安帝談起的往事,有些怔然:“居然直接先去過問女子的意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

“正常流程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過,我與你父王對你娘都是真心的,自然要過問心上人的想法。不過,你若是看上誰,直接跟我說,朕給你下旨賜婚。”

景安帝笑著拍拍慕雲錚的肩膀說道。

慕雲錚是他教養出來的,出色的很。

自小到大,都是那些女子追逐著他,可鮮少會有人拒絕他的。

再說了,慕雲錚雖然肆意慣了,但是眼光也是很高的啊。他能看上的人,定然是好的。

“皇伯父說什麼呢。”慕雲錚一邊端起酒喝掩飾臉色,一邊嘟囔著轉移話題說道,“皇伯父繼續說吧。”

“好好好。”

此時的景安帝就像尋常疼愛兒子的父親一般,隨和的應著,繼續說道。

“當日裡,你娘對我們說,天下女子,莫不嚮往一生一世一雙人。而她,自然也是如此。又因為雲府有男子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家規。所以,她隻想找一個同心同德的夫婿,不想嫁入天家,與眾女爭寵。彼時的我,已經是呼聲極高的太子人選了。我也深知,我無法做到這一點。儘管我頗為喜愛你娘,卻也是罷了。既然我無法給你娘幸福,又何必阻擋她的幸福之路?而你父王卻是答應了你孃的條件。因此,這婚事就順理成章了。”

景安帝把當年雲氏拒絕他的原因,悉數道出。

景安帝當年雖然是愛慕雲氏,卻也更知大位的重要性。

因此,他雖然難過,卻也是應了,冇有再糾纏過。

“嗬,答應了又如何?後來還不是不信守承諾?左一個右一個的妾侍都納了?”

慕雲錚聽到當日自家父親同意的條件,不由嘲諷的說道。

說完之後,他把手中的酒一口灌下。

“你這孩子,彆喝的這麼急,容易醉了。”景安帝著急的輕拍了慕雲錚一下。

“你父親,唉。。。。。。”

景安帝提到自己這個糊塗的弟弟,更加無奈了。

連家事都理不明白的糊塗蟲啊。

雲氏嫁人之後,三年無所出。

太妃自然是著急了,於是,她強壓著睿王,讓他納了孃家族侄女為妾來開枝散葉。

結果,那妾侍倒是爭氣,很快就生了慕大爺,被冊為了側妃。

太妃更加是理直氣壯的給睿王收美納妾。

睿王一開始自然也是不同意的-----------畢竟,他已經有了兒子了啊。完全可以把那個兒子記在王妃的名下,他跟王妃好好的過日子。

但是,他架不住自家孃親一哭二鬨的,重複回憶著宮中相依為命的往事。

於是,睿王一邊被迫收了美,一邊在雲氏這邊苦苦哀求,甚至是跪求。

雲氏畢竟與睿王是有感情的。

除了子嗣一事,其他的時候,都是過得和和美美,讓眾人都羨煞的很。

因此,雲氏也是在生氣-----原諒-----生氣中循環。

如此幾年,生生的把一個京城明珠,折磨成了一個閨中怨婦。

後來,還是實在看不下去了的雲太夫人,一巴掌打醒了雲氏。

於是,雲氏就想要與睿王和離,徹底的了斷這段畸形的夫妻關係。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雲氏被髮現有了身孕。

這個時候,不隻是雲府了,就連太後和皇帝都不同意他們和離了。

畢竟,之前一直是因為子嗣問題纔有矛盾,現在子嗣問題解決了啊。

於是,雲氏為了孩子,又重新與睿王和好。如此,睿王與雲氏繼續過起了神仙眷侶般的日子。

可是,這美好的生活,最終還是被髮生的事情給打碎了。

自從雲氏有了慕雲錚,雖然是一孕傻三年,但是這傻的時日終歸會過去的啊。

再加上,因為有了兒子,有了底氣,那理智也就慢慢的回來了。

雲氏就對於自己之前不能懷孕的事情產生了懷疑,於是開始了調查。

時日久遠,做過的事情,自然是被湮滅了痕跡。因此,雲氏查了一圈也是毫無頭緒。

可就在這個時候,契機出現了------從她的飲食和常用的帕子中,查到了讓人不能生育的藥。

於是,雲氏順著這條線,繼續深查了下去。

這一查下去不要緊,就發現她那三年無所出,居然都是太妃所為--------之前飲食和常用物品中下冇下藥,已經是各執一詞。但是,太妃送的送子觀音裡卻是藏著那不能生育的藥。

而雲氏之所以懷上了慕雲錚,是因為她那個時候與睿王鬨和離,跑到了孃家和莊子上去住了一些時日。

她離府之後,睿王自然是立刻追去,求著哄著和好。

幾番糾纏,難免有在一起的時候,所以纔會有了身孕。

而現在太妃故技重施給雲氏下藥,是因著雲氏生子之後這幾年,睿王不再聽太妃的話收美納妾。更是對冼側妃和庶子視若無物,讓太妃產生了危機感。

雲氏查清了這些事情之後,自然是押著太妃的心腹,氣憤的告到了宮裡。

她受的這麼多的委屈,都是因為不能生育,結果這無所出卻是太妃所為。

再好脾氣的人,也受不了這一遭啊。

於是,太後和皇帝當堂審問,雲太傅和雲太夫人旁聽,終於確認了事實----------果真是太妃下的藥。

太妃想的很清楚,她是睿王的親孃,而自己的兒子很孝順。

就算她下了藥被查到,也不會有太大的懲罰。

果然,如她所料!

當雲氏逼著睿王給一個交代時,睿王一臉痛苦為難的隻是跪地磕頭哀求,卻不肯做聲給交代。

萬念俱灰的雲氏,當堂就想要與睿王和離。

但是,若是和離,男丁要歸睿王府的。

對於自己拚命生下的孩子,雲氏自然是萬分不捨得。

最終,雲氏隻能選擇了帶著孩子與睿王府的人,分院而居。

太後見到如此情況很生氣。她與雲太夫人一直是閨中密友,一向把雲氏當做自己女兒看的。

景安帝也很生氣。他為著雲氏的幸福,才忍痛退讓的。

結果,如今雲氏被欺負成這個樣子,睿王作為雲氏的夫君,居然無所作為?

震怒之下的太後和景安帝,就想要不顧睿王的哀求,嚴懲太妃。

可是,眾人為了慕雲錚,又不能鬨得太大-----------畢竟,將來的睿王府可是慕雲錚的啊。

萬般無奈之下,最後也隻能把太妃褫奪了原來跟著睿王而得封的睿太妃的誥命。

更加是把冼太妃拘在她自己的院子裡,平日裡不得外出---------最多有宴會之類的,纔出來露露麵,給睿王府留點臉麵。

對於雲氏的虧欠,太後和皇帝就應了雲氏的要求,直接把睿王府的正院劃給了雲氏和慕雲錚,讓他們獨門獨院的過平穩的生活。

到時候,雖然住在一個府邸,卻是不同的出入門。

隻可惜,這獨門都還冇開好呢,雲氏就在宮宴上,救駕而亡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