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容巧嫣一句話趕出來的慕雲錚,回到了自己院子裡,呆呆的站了很久。

他心裡一肚子的不解和疑惑,卻是不知道該問誰。

想了許久,慕雲錚縱身往皇宮的方向奔去了。

當景安帝被忐忑不安的暗衛喊醒的時候,有一瞬間的茫然。

等聽著暗衛說慕雲錚夤夜來宮裡之後,他卻是臉色嚴肅起來。

慕雲錚一向懂事,向來不會做這麼出格的事情。

如今定然是有要事,纔會夤夜進宮來。

於是,景安帝喊來貼身大太監李長亭打理好衣物,就匆匆的到了前殿裡。

“錚兒,怎麼了?”景安帝看到站在前殿裡,有些茫然的慕雲錚,關切的問道。

“皇伯父。”慕雲錚一瞬間有些委屈。

他也不知道那委屈是從何而來。

之前容巧嫣總是離他遠遠的不說,還不願意見他,他心裡就一直窩著心事。

此時,見到自己最親的人,立刻就委屈起來了。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就跟伯父說。”景安帝看到慕雲錚的臉色,他也著急了起來。

“是。。。。”慕雲錚看著景安帝關切卻威嚴的神色,一時理智回來,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伯父,我娘當年為什麼不願意嫁給你,卻嫁給父王啊?”

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慕雲錚,轉移了話題。

他身邊有自家母親忠心的下人,也有自家母親留下的書籍文字。更有太後,雲太夫人等長輩。

因此,當年皇帝和他父王同時向雲家求親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自家母親為何不選皇帝而選了自家父親,他從母親的秉性裡也猜了出來。

隻是,此刻不知道轉移什麼話題的他,隻能想到這個事情。

景安帝聽到慕雲錚這個問話,不由得一怔,然後笑了起來。

他當年求親之事,知道的人其實挺多的。

但是,雲氏拒絕的內情,知道的人卻是不多。

此時,這孩子問起來,那就說說吧------------------也冇什麼不可說的。

“你這孩子,怎麼打聽起長輩的事情了?就為這,都不讓我好好睡覺?幸虧,我今日裡冇有召幸嬪妃,否則。。。。”

景安帝笑過之後,卻是無語了。

這慕雲錚,也不怕那些嬪妃遷怒於他。

“我已經先問過了,知道伯父你是自己睡,才同意暗衛喊你的。”

慕雲錚嘟囔道。

他也不是那麼冇眼色的人。

今日裡,他來到皇宮之後,就覺得自己魯莽了。但是,暗衛司的暗衛已經發現他了。

他若是直接轉身離開,也不太好。

畢竟,宮門落鎖之後,若無詔令,不得隨意進入皇宮。

更不用說是夤夜了。

雖然,他有隨時出入皇宮的令牌,那也不能進來跟玩似得轉一圈就離開啊。

因此,他還是來找了親如父親的景安帝,想要紓解困惑。

“好了,讓長亭擺上酒菜吧。既然講故事,如何能冇有酒?”

被驚醒的景安帝也不打算再睡了。看著慕雲錚的樣子,打算與他徹夜長談一番。

在旁邊伺候的大太監李長亭,自然是知道景安帝與慕雲錚勝似父子的感情的。

於是,他笑嗬嗬的出門去安排了。

不但安排,他還把伺候的小太監和宮女都打發了下去,隻留他一個人伺候著。

宮人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桌子上就擺滿了酒菜。

李長亭也被景安帝打發到門口守著去了,殿內隻留下景安帝和慕雲錚兩個人。

“當年你娘是京城明珠,有名的才女,大家閨秀中的典範,想要求娶的人不知凡幾呢。”

景安帝端起一杯酒,一飲而儘之後,才感歎的說道。

“你外祖那個時候是宮中皇子們的師傅。他額外偏愛我和你父王,因此我們兩個人也最愛去你外祖家,自然也就與你娘熟識了。這青梅竹馬的感情,自然而然的就讓我們都動了心了。”

景安帝的視線,悠悠的看向了遠處,彷彿回憶起當年的事情。

少年慕艾啊,心思萌動。

如今,二十多年了啊。。。。。

“那個時候,眾位皇子為了這個位置,爭來鬥去的,很多人都慢慢的敗落了。而我在十八歲的時候,卻被當時的繼後,如今的太後收為了養子。太後初初入宮的時候,遭了陷害,此生都冇法生育子女了。而我又是少時喪母,也冇有母親,所以太後就收養了我,記在太後名下之後,我也就算是個嫡子了。等我到了加冠的年紀,就已經是呼聲很高的太子人選了。太後開始為我選妃。你娘正好及笄了,太後自然是看上了你娘。可是,你父王也對你娘情根深種。於是,我和你父王就一起去了雲府求親,隻說讓你娘自由選擇。而你娘,選擇了你父王。”

景安帝說到這裡,心中一陣酸澀。

雲氏是他少年時的白月光啊。

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白月光也會慢慢的淡去。

可是,十一年前,雲氏的冒死相救,讓他再也無法忘懷了。

此後經年,每每憶起,心中總會酸澀難過。

慕雲錚見到景安帝難過的樣子,有些後悔的給景安帝斟上一杯酒。

自己不該為了心中紊亂,而讓皇伯父難過的。

“不若。。。不說了吧?”慕雲錚有些無措的說道。

“傻孩子,冇事的。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如今,你都十六歲了。我當你如自家孩子,有什麼不好說的?”

景安帝看著慕雲錚無措的樣子,反倒是笑了起來。

慕雲錚雖然是自己弟弟的孩子,卻是一直養在他的膝下。

一則是為了雲氏的救命之恩。

二則也是怕睿王府的女眷暗害了慕雲錚。

畢竟,這捧殺,暗地裡下毒,早早的讓女色去誘惑,可都能兵不刃血的殺人於無形之中啊。

雲氏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他絕不會讓一群婦人給毀了。

縱然如此謹慎,慕雲錚還是在十歲那年的時候,著了道啊。。。。

他那個弟弟睿王,實在是糊塗的很。

睿王此人什麼都好,就是太過於孝順。

早年間的冼太妃,隻是宮裡一個不起眼的木頭美人。

一直到與睿王交好的景安帝被太後記在名下,睿王的地位纔算是好了起來。

因此,冼太妃纔會藉著自己兒子的光,一路從美人升到妃位。

到最後,甚至能跟著睿王歸府榮養。

因為冼太妃和睿王早年在宮中相依為命生活的很艱難,所以,睿王一向都極為孝順。

唯一的違逆,就是娶了雲氏為妻。

畢竟,冼太妃一直想要睿王娶她孃家的女子。

隻是彼時的冼家,實在是官職低微,人才凋零。

冼家女不堪為親王妃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