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等到容舜華三朝回門的時候,大夫人才歡快起來,指揮著府裡的下人忙得團團轉。

尤其是大廚房的人,更是把大小姐愛吃的菜式和點心都準備了起來。

等到丁世子和含羞帶怯的容舜華來了府裡,拜見過府裡的長輩之後,就是她們這些平輩之間互相見禮了。

丁世子的目光在容巧嫣的身上,稍微的長了一點。

許是他也好奇,自己這個未來的媵妾,是何等模樣吧?

畢竟,尋常的容巧嫣都是低垂著頭,看不清麵目的。

此刻的容巧嫣仍然是低垂著頭,丁世子正想要插科打諢的讓容巧嫣抬頭,結果容舜華就走了過來,對著丁世子說道:“夫君,孃親喊我們過去,說是有話要說。”

自家嶽母要說話,丁世子自然是該去聆聽了。

而容舜華則是狠狠的瞪了容巧嫣一眼。

哪怕容巧嫣低垂著頭,都能感受到容舜華那惡狠狠的目光。

如今的容舜華,雖然還是首輔的孫女,卻隻是個五品小官的女兒了,所以這身份上就不那麼匹配了。

因此,容舜華對於丁世子也更加在意了。

大夫人見到女兒女婿過來,自然是說起了家常話。

而容巧嫣則是悄悄的趕緊離開了。

容巧嫣一邊往自己的院子裡走,一邊想著今日容舜華的樣子。

容舜華隨了大夫人的脾性,明明是個善妒的,偏偏要裝成溫和大度的樣子。

不說自己這個最後冇成的媵妾,就說丁世子本來的兩個通房丫鬟。

容舜華成親第二日,就讓人喊著過來送見麵禮了,甚至大度的都不等她們生子,就直接給提為了妾室。

這可是讓定國公府,乃至相熟的人家都連連誇讚容舜華賢良淑德。

結果,一直到容巧嫣死去的那年,那兩個妾室都冇有生育一兒半女。

怕隻怕,那兩個妾室被容舜華做了手腳,永遠都不能生育了啊。

畢竟,丁世子總歸要有妾的。

與其提了彆人,不如提了跟丁世子感情甚深的通房丫鬟為妾。

占了位置,又不能生育,還得了好名聲。

********

容舜華成親之後,府裡又開始準備二小姐容巧倩的婚事了。

雖然忙碌,卻不隆重。

而容巧嫣卻生氣了!

五月十五這一日,慕雲錚居然偷偷的潛入到她的臥房了-------雖然他隻是在正堂裡呆著,並冇有進入內室。

但是,容巧嫣還是很惱怒。

女子閨房,是女子的私密空間,怎麼能讓外人輕易的進入?

雖然,慕雲錚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但是容巧嫣仍然是惱怒的說了他一頓。

“六小姐你整日裡多是呆在家中,我如何能見到你?我有事又該如何詢問你?”

許是被容巧嫣說的狠了,慕雲錚終於忍不住辯解道。

容巧嫣被慕雲錚說的一噎。

她也明白,這越臨近日子,慕雲錚自然是越緊張。

更何況,如今的天氣,更讓慕雲錚不確定了。

因為這一個來月,一點雨星都冇有,各地都在盼雨。

可是,容巧嫣清晰的記得,前世裡也是如此。

就因為這樣,下了雨之後,大家纔開心,直說是龍王顯靈了。

結果後麵發生特大水災,纔會讓大家始料不及。

“你且再等等。我都說了是六月裡。如今纔剛五月中啊。”

容巧嫣停頓了一下,又忍無可忍的說了起來。

她真是不明白,她明明跟慕雲錚說了是六月下雨,為何才五月中,慕雲錚就沉不住氣了。

“那。。。。我不是著急嘛。你總不出去,我也無法跟你見麵確認。”

慕雲錚有些心虛的說道。

自從上個月十五,他無意中見到了容巧嫣的驚豔之舞,加上看到容巧嫣的眼淚。

他的心情就是起起伏伏的。

他是真正的天潢貴胄。父親是皇帝的弟弟,母親是世家的太傅嫡女。

哪怕他與祖母,父親不睦,卻是冇有人敢苛待他的生活,更加冇人掌控他的生活。

因此,他不瞭解,一個庶女的生活,會如何的不如意?

那一日,他見了容巧嫣的樣子,第二天就跑回王府,旁敲側擊的問了留守在他院子裡的奶孃,關於庶出的生活。

於是,他對容巧嫣愈加的憐惜起來。

可是,他想要見容巧嫣,卻總也冇法子見到,這才潛入到容巧嫣的正房。

“我是閨中女子,出門自然是不如男子便利。這樣吧,您若是真的有事詢問,就寫了信,讓人遞到妙枝手裡給我。妙枝是我的心腹,她也知道您這邊,她會守口如瓶的。”

容巧嫣思索了片刻,隻能想出這個下下之策。

但願這個水災的事情趕緊過去,她就再也不用與慕世子打交道了。

“可是。。。。我。。。。。。”

慕雲錚開了開口,卻不知道如何跟容巧嫣說。

他不是想要知道訊息,而是想要見容巧嫣。但是見了容巧嫣做什麼,他卻也是不知道。

他隻覺得看到容巧嫣,與她說幾句話,心裡也能開心。

“冇有可是。世子請離開。”

容巧嫣不給慕雲錚再可是的機會,直接轉身進了內室,讓妙枝送他離開。

慕雲錚縱然再不知禮,也知道女子內室閨房不可輕易進,隻能無奈的離開了。

回了自己院子的慕雲錚,就把送信的事情,交給了龍二。

當妙枝見到過來送信的是被自己咬過的龍二,又羞又惱。隻匆匆的拿了信件,去稟給告容巧嫣了。

容巧嫣看著慕雲錚老調重彈的問起,天氣為何還是如此晴朗?大雨到底什麼時候下?之類的話,忍不住不雅的翻了翻白眼,直接扔在了一旁,連回都不回了。

而慕雲錚久等不到容巧嫣的回信,彷彿是找到了藉口一般,再次翻牆進了容巧嫣的屋子。

容巧嫣看著站在牆角的慕雲錚,這次連道理都不想多說了。

“慕世子是要逼死我嗎?男女授受不親,慕世子卻是三番兩次的進我的屋子了。”

容巧嫣冷若冰霜的說道。

慕雲錚看著反應如此之大的容巧嫣,不由得愣住了。

他今年雖然才十六歲,但是卻自小就經常受到女子追逐。他從來冇有想到,居然有人如此的討厭自己?

慕雲錚眼中浮過了一絲受傷和難堪,一句話都冇說就轉身離開了。

容巧嫣看著轉身離去的慕雲錚,想著他以後應該不會再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個院子中,除了妙枝和楊嬤嬤絕對忠心於她,其他人可不好說。

慕雲錚經常來,萬一哪天被人發現報去了大夫人那裡,那她也不用籌謀離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