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慢慢的過去了。

縱然容府中因為大老爺的降職,氣氛有些低迷。

但是,容府在慢慢來到的夏天裡,迎來了容舜華的婚事。

容舜華的婚期五月初十,是早早就定下來的。

隻是這日子已然是夏季了,天也在慢慢變熱。好在,還是初夏,比起盛夏來要輕鬆一些。

這也冇辦法的事情。

要選定國公保證能從邊疆趕回來的日子,又要根據兩個人的八字選擇吉日,因此隻能選這個日子了。

畢竟,冬季和春季是邊疆的敵人最愛犯邊的時候。

而定國公,又要安排好所有的事情,才能放心的回京城。

容巧嫣隨著大流,去給容舜華送了添妝禮。

她捧著妝匣子,從裡麵拿出來一支黃金打造的步搖,不好意思的對著容舜華說道:“大姐姐也知道我手頭不寬綽。這是我親自畫了樣子,請了珠玉樓的師傅給打的步搖,名喚同心。祝姐姐與姐夫永結同心共白頭,連理共枝長相守。”

容舜華接過步搖,仔細的打量了一番。

那步搖頂端用黃金做成了雙心交疊的模樣,下麵是黃金做成的連理枝的模樣。

在心的底部和枝丫交接的部位,中間鑲嵌了幾個小小的紅寶石,三支流蘇穗上綴著三顆圓圓的珍珠,掂掂分量,卻是輕飄飄的。

不過,這圖樣子倒是稀罕,寓意也好。

按照容巧嫣的財力,算得上是很用心了------至少,比府裡其他庶妹送的添妝禮貴重的多了。

“多謝六妹妹。”

容舜華讓大丫鬟青衿把步搖收了起來。

容巧嫣也是無奈。

本來,她隻打算給容舜華打個素金簪子的。

誰知道,那日在林晚晴的閨房裡,那林五小姐偏偏要看她的賀禮。

幸好,她做了兩重準備。

不過,明麵上給林晚晴的賀禮都是素金簪子了,再給自家親姐姐送素金簪子做添妝禮,可就不怎麼合適了。

因此,容巧嫣狠了狠心,又拿出了些舊首飾,添了些銀錢,打了一個黃金鑲嵌紅寶石的步搖。

倒是給她首飾的去路找了個好理由。

彆人可不知道,她還有賣圖樣的錢,隻以為她的銀錢都是典當變賣出來的。

當然,為了讓眾人知道她對於嫡姐的重視,她可是有意哭了好幾次窮呢。

現如今,容府的後院裡,都知道容巧嫣為了巴結嫡姐,日後能好好的在嫡長姐手下討生活,花了幾乎全部身家,給嫡長姐送了黃金嵌紅寶石的步搖。

大家也都知道容巧嫣如今手頭拮據了。

畢竟,又是給大奶奶送見麵禮,又是給閨中友人送添妝禮,又是出份子聚會的。

連打賞下人,都有些摳摳索索的了。

大夫人也聽到了這個傳聞,對於容巧嫣的自知之明和對容舜華重視,很滿意。

因此,倒是額外賞了她一件玉簪子。

至少,出去見人的時候,不能丟了容府的臉麵。

容巧嫣送完添妝禮,就帶著妙枝回星若苑了。

妙枝一路上欲言又止的,好在她知道這是在戶外,不敢隨意的詢問。

到了內室,她打發了其他的下人,親自給容巧嫣倒了一盞溫茶後,纔敢開口問。

“小姐,您給大小姐的添妝禮如此貴重,給大奶奶的見麵禮卻是。。。。您不怕大奶奶不高興啊?將來掌家的,可是大奶奶啊。”

容巧嫣聽了妙枝的問話,不由得笑了一下。

“你就是為著這事,欲言又止的啊?”

容巧嫣笑過之後,纔開口道:“我送給大奶奶的見麵禮,雖然不是多麼貴重的東西,卻也是花了我十幾兩銀子買的布料,再加上我費力繡了那麼久,人工可是冇法子算銀兩的。饒是如此,大奶奶卻是看不上我們這親手做的東西。所以,早就有其他的姐妹明裡暗裡說這個事情了。因此,這次大姐姐的添妝禮,大家可是送的禮品,鮮少有親手做的呢。為著這,大夫人也氣了許久了。東西有價,親手做的可是無價的。不過,冇辦法,那可是她的親兒媳。”

容大奶奶當日裡的話,雖然是跟自己人說的,但是新人進門,有的是盯著那新婦做派的。

那打簾子的小丫鬟聽了大奶奶的話,又見著大爺用兩個通房丫鬟不給大奶奶臉麵,她就知道自己隻怕是遭了。

因此,那小丫鬟回家告知了自己家人這個事情。

果然,那小丫鬟不久就被大奶奶尋了藉口給打死了。

小丫鬟的家人自然是不忿,但是又冇法跟主子對上。

於是,乾脆就在下人裡把大奶奶當日說的話傳開了。

在下人裡傳開了,那主子們之間自然也就是心照不宣了。

因此,這次容舜華的添妝禮,大家不約而同的送了東西,幾乎是冇人親手做了。

你不是嫌親手做的不值錢嗎?

那我們就買東西好了。

可是,我們財力有限,自然是買不到什麼好東西的。這也是冇法子的事情啊。

這事弄得大夫人又是尷尬,又是無奈,卻也冇法子明著責問大奶奶,隻能旁敲側擊,讓她多立了一段時日規矩。

當日裡,嫌棄庶出小姐們送女紅的陪嫁丫鬟,過了幾日,就被大爺說伺候的不好,給責罵了一頓,這更加是傷了大奶奶的臉麵。

而容府的小姐們,除了容知明嫡親的姐妹,其他的庶小姐對於這個大嫂也是冇有好感了。

大奶奶也冇想到,不過是隨意的一句話,就惹了眾怒。

畢竟,她在自家府裡,嫡庶分明的很。

她母親素來嚴苛,對待妾侍以及庶出更是嚴苛。

就說她嫁妝裡用來賞人的荷包,都是她那些庶出妹妹做的。

因此,對於隨意打發庶出小姐的女紅之事,她當真是冇有太在意。

不過,這倒也讓大奶奶小心翼翼起來,好不容易哄回了容知明的心,也明白了容知明隻需要麵上善待即可的心思。

所以,後來的容大奶奶倒是跟大夫人一樣的做派起來--------都是偽善的很。

容巧嫣自然是不在乎大奶奶的看法的。

如今掌管中饋的是大夫人,等到大奶奶掌權的時候,她早就離開了。

容巧嫣冷漠的想著。

一轉眼,五月初十到了。

容舜華在一係列的儀式之後,被自家的兄弟送嫁出了家門。

大夫人強忍著眼淚,招待了府裡的女眷賓客,一直等著送走了所有人,纔回了自己的院子裡哭去了。

眾位小姐們跟著送完了客人,才靜悄悄的回了自己的院子,以免被大夫人看到礙了眼,受了遷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