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錚去了太後宮裡,陪太後敘了天倫之樂,吃過晚膳之後,就回了自己的彆院裡。

夜色降臨,慕雲錚在後花園裡走動著消食。

近幾年,他幫著景安帝做事,經常會有出京辦事的時候。

因此,但凡他進宮,太後就會拉著他說許久的話。吃飯的時候,更是一個勁的給他佈菜。

今日也是如此。

他自然是不忍心拂了太後的美意,所以吃的倒是比平日裡多了一些。

又怕夜晚喝茶消食睡不著,所以才大晚上的走動著消食。

慕雲錚想到白日裡與景安帝的談話,不由得看著僅有六尺夾道之隔的容府後花園,腦子一熱,躍上了容府的院牆。

慕雲錚輕輕的落下,看著在明亮的月光下,仍然是黑乎乎的後花園,暗暗在心裡吐槽自己腦子抽筋了。

於是,他迴轉腳步,準備再躍上高高的院牆回自己的院子。

“小姐,這天色都黑了,你來這裡做什麼啊?”

突然一陣輕輕的女聲傳了過來。

那聲音雖然輕且遠,但是慕雲錚是習武之人,素來耳力靈敏,自然是聽到了。

慕雲錚擰眉。

這好像是容巧嫣那個貼身丫鬟的聲音?她的小姐,豈不是就是容巧嫣?

想到這裡,慕雲錚的腳步頓住了,轉身循聲走去。

慢慢的,前麵有燈籠的光透了過來。

慕雲錚左右看了一下,就隱在了一棵粗壯的樹後,看向了前麵。

隻見妙枝把那燈籠掛在了一棵枝丫上,而容巧嫣卻是開始一個個的點起了手裡拿著的蠟燭。

容巧嫣每點完一根蠟燭,放在地上之後,就用簡易的紅色燈籠罩扣上擋風。

妙枝自然是趕緊的過來幫忙。

如此一會兒,就見那些燈籠圍成了一個大圈。

“好姐姐,不要多問了。我隻想今日裡鬆散一下。”

容巧嫣穿著一身紅色的舞衣,站在圍了一圈的燈籠中間,輕舒了一口氣。

然後,她嘴裡輕吟著旋律,手裡輕撚著一隻粉紅的桃花枝,翩翩起舞起來。

騰轉挪移,揮舞衣袖,輕步曼舞卻又似疾飛高翔。

慕雲錚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心中卻是浮現出古詩句:‘髣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

而舞著的容巧嫣,自然是不知道有人在偷偷的觀看著。

她鼻尖微酸,眼淚慢慢的含在眼眶中了。

前世裡,她被髮落到莊子裡。六嫂嫂聽說之後,也跟著搬去了莊子裡。

可是,四月十五那天晚上,六嫂嫂卻是喝了很多的酒,喃喃的跟她說,那日是她妹妹的生辰。

說她的妹妹最喜歡穿著紅裙子,在被蠟燭圍成的圓圈裡跳舞。

說她的妹妹,人雖然不大,但是儀式感卻是不小。

說她的妹妹,最喜歡黏著她撒嬌了。

說她再也見不到她妹妹了。。。。。。。

容巧嫣看著傷心的六嫂嫂,想到六嫂嫂說她長得最像她妹妹。

於是,她就回了屋中換了紅色的舞衣,讓下人用燈籠圍成了圓圈。

然後她站在圓圈裡,用著自己畢生所學,為六嫂嫂跳了一支舞。

當時的六嫂嫂很高興,而她也很高興。

於是,她就跟六嫂嫂約定:以後每年的四月十五晚上,她都會在燭光裡,為六嫂嫂舞上一曲。

前世裡,她隻給六嫂嫂舞了兩次,而今生。。。。。。

今生的林姐姐已經不是前世的六嫂嫂了,她更加無法為六嫂嫂而舞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眼淚就流了出來。

冇有人知道,六嫂嫂是她的救贖,是她的明燈,是她的精神支柱啊。

她容巧嫣一直是個平凡懦弱的女子,若不是六嫂嫂教會了她那麼多,她如何敢有逃離的想法?

慕雲錚在一旁看著容巧嫣那驚豔的舞蹈,心中一片火熱。

但是,等他看到容巧嫣那滑落的淚珠時,忍不住腳步一動,就想要走出去。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

一直關注著容巧嫣的妙枝,自然也是發現了自家小姐的眼淚。於是,她驚慌的問道。

小姐往日裡也有練舞,可從來冇跳到哭啊。

“妙枝,我不想做妾!我不想與人共侍一夫!我不想一輩子都掌控於人,像個棋子啊!”

容巧嫣的情緒突然的爆發起來,崩潰的跌坐在地。

哪裡有人天生軟弱隱忍啊?不過是被生活所迫而已。

今日裡,就讓她在這冇有外人的地方放縱吧。

就連放縱,都要計算著時辰。

她讓拾蕊打探了府裡巡邏的時辰,知道這個時候,日常巡邏的侍衛剛剛離開後花園。

等半個時辰之後,那些護衛纔會再次巡邏後花園。

容巧嫣想著想著,又哭了起來。

“小姐,我知道你的苦。你彆哭。彆哭。我懂,我懂。”

妙枝急忙的上前抱住容巧嫣,語無倫次的安慰道。

她貼身伺候小姐這麼多年,如何不知道小姐不想為妾的想法?

可是。。。。。。

此刻,妙枝除了安撫,卻是彆無他法。

慕雲錚隱在樹後,拳頭緊握,久久的沉默著。

過了許久,容巧嫣發泄過了,也就找回了理智,收起了情緒。

“好了,我冇事了。近日裡,事情太多而已。”

容巧嫣扶著妙枝的手臂,慢慢的從地上站起身來,看著妙枝眼淚汪汪的樣子,扯了一下嘴角說道。

“婢子知道。”妙枝看著已經收回情緒的容巧嫣,就知道小姐又變回那個剋製隱忍的小姐了。

她善解人意的攏了攏容巧嫣的頭髮,柔聲的說道:“小姐的苦,婢子都瞭解。”

就算是小姐的院子,裡麵也有著大夫人的人呢。

若是小姐在院子裡發泄,被人傳到大夫人的耳朵裡,那小姐的日子更加難過了。

所以,小姐隻能晚上偷偷的跑到這無人的後花園裡發泄。

雖然不明白,小姐為何壓抑了這麼久,才跑到這裡發泄?

不過,小姐也是苦啊!

容巧嫣看了看天上的那一輪圓月,沉默著點了點頭。

雖然情緒崩潰,讓人難受,但是未來總歸還是有希望的。

等到離開了容府,就可以完全做主自己的人生了。

容巧嫣帶著妙枝一一吹滅了地上燈籠裡的蠟燭,把蠟燭和燈籠罩用袋子收好。

然後,妙枝拿起掛在樹枝上的燈籠,兩個人慢慢的往院子裡走去。

樹後的慕雲錚,目送著容巧嫣離開之後,站立良久,才轉身躍過牆頭,回了自己的彆院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