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奶臉色青白的把容知明送到門口。

等看著容知明離開了,她才壓住怒火,低聲問道:“去問問,剛剛大爺過來的時候,誰給打的簾子?為什麼冇有通稟?”

之前說話的那個陪嫁侍女低眉垂目,大氣都不敢出的應完是,就趕緊的出去了。

她是自小伺候大奶奶的,所以得寵的很,說話也就隨意了一些。

誰知道,才進門第一天,就惹了大爺呢?

不一會,那侍女就進來低聲稟告,說是大爺原來院子裡的小丫鬟打的簾子。

因為大爺不讓通報,那小丫鬟就冇通稟。

“小姐,您畢竟才嫁過來,這院子的丫鬟還冇收服,不必氣惱。日後日子長著來。”

大奶奶另外一個陪嫁侍女低聲的勸慰道。

大奶奶看了看這個原本是自家母親身邊的一等,如今給了她做陪嫁的丫鬟,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不過,她終歸在心裡窩了一股火。

在出了新婚彌月之後,容大奶奶就隨便找了一個藉口,把那打簾子的丫鬟給杖斃了。

這且是後話。

*********

容知明的婚禮過去之後,後續的回門等事宜,就跟容巧嫣她們這些人冇有關係了。

容巧嫣等了四五日,見慕雲錚並冇有來要回銀票,而且也冇來人針對妙枝咬人的事情要個說法,就知道這個事情定然是過去了。

既然事情過去了,那這銀票就可以用了。

於是,容巧嫣又把這一千兩的銀票,讓楊嬤嬤傳給了周磊,讓周磊繼續去采買。

而她則是準備著去參加林晚晴的婚禮了。

四月初八,容巧嫣跟著容知明和大奶奶一起去了林府所在的巷子。

到了那巷子之後,容知明和大奶奶去了辛家,而容巧嫣則去了林府。

原來,容知明跟辛公子本是同科,如今又同為翰林院的庶吉士。

加之,兩個人年紀相仿,所以頗為談得來。

再加上,那辛公子因為容巧嫣幫了自己和林晚晴,所以刻意與容知明來往。

冇想到,他卻是真的得了容知明的青眼,因此兩個人的關係日漸好了起來。

容知明得知辛公子四月初八成親,因此特地討了一張喜帖,說要登門祝賀。

當他得知容巧嫣與新娘子關係較好時,更加是滿意。

為此,他居然屈尊降貴的來到星若苑裡,告知容巧嫣與林晚晴好好來往。

這屬實是讓容巧嫣嚇了一跳。

她知道辛公子的仕途是不錯的---------畢竟,她前世裡聽說過。

可是,前世裡,辛公子跟容知明可是冇多少來往。

畢竟,一個是耕讀之家的子弟,自有清高。一個是世家子弟,自有傲氣。

冇想到今世裡,居然因為林晚晴和容巧嫣的關係,讓這兩個人都親近了起來。

不過,因為辛公子的緣故,容巧嫣出門倒是格外的順利。

容巧嫣到了林晚晴的閨房之後,就見到盛裝打扮的新娘子。

新房裡還有林家同族的女子,正陪伴著林晚晴。

林晚晴見到容巧嫣,就是眼前一亮。

容巧嫣送上賀禮之後,林晚晴正要拉著她單獨說會話,結果林五小姐卻是先開了口。

“今日姐姐大喜,不知道容六小姐送了什麼樣的賀禮?不如讓我們一飽眼福?”

旁邊圍著的女子聽到這話,也不由得起鬨起來。

林五小姐被自己的母親整日裡耳提麵命的,讓她跟容府的小姐交好。

可是,她自恃是嫡女,實在是不喜。

她想到一個庶女而已,能送什麼好禮物?說不得就是什麼女紅、手工之類的。

所以,她就想在眾人麵前下一下容巧嫣的臉麵。

林晚晴一臉的為難。

她自然是拒絕著,直說不管是什麼禮物,她都歡喜之類的。

可是,林五小姐卻不肯善罷甘休,暗戳戳的想要見見世麵之類的話語。

“打開吧。”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林晚晴看到淡定的容巧嫣,又想到容府畢竟是首輔府,哪怕是庶女,隻怕也比她的境遇好。

因此,也就讓人打開了匣子。

隻見匣子裡麵,是一支精細的雕著蓮花的,鑲珠素金髮簪。

眾人看了,雖然口上是紛紛稱讚。但是那流轉的眼眸裡,是對這個首輔府庶女送的賀禮如此寒酸的表情。

而林五小姐則是得意洋洋的看著,彷彿終於讓容巧嫣出醜了似得。

容巧嫣不以為意,淡然的看著這一切。

林晚晴讓丫鬟請了眾人去花廳裡喝茶。

眾人也是有眼色的人。見到容巧嫣這個首輔府的貴女親自來道賀了,於是看完了髮簪,紛紛告辭,給她們兩個人留出了敘話的時間。

等到屋子裡隻剩下她們兩個人之後,容巧嫣才掀開了底下鋪墊的布,拿出了一隻黃金打底,鑲嵌著寶石,以珍珠為穗的步搖以及一副珍珠鑲紅寶石的金耳墜。

林晚晴瞪大了眼睛。

這支步搖用金子做成了並蒂蓮花的形狀,中間花蕊鑲嵌了紅色的寶石,那些滾圓的珍珠做成了流蘇穗。

不說那些寶石和珍珠的價值,就單是那薄如蟬翼的蓮花瓣,儘顯工匠的技藝。

至於耳墜,也是用金子做成蓮花的形狀,綴了滾圓的珍珠。

“剛剛那個髮簪是個障眼法。這個步搖和耳墜纔是我的賀禮。它名喚並蒂蓮。古詩有雲:青荷蓋綠水,芙蓉披紅鮮。下有並根藕,上有並蒂蓮。祝林姐姐與姐夫,夫妻恩愛,永結同心。”

容巧嫣溫柔的笑著對林晚晴說道。

女子出嫁,親近的人多會送添妝禮。

添妝禮,添妝禮,顧名思義是添在嫁妝上,寫在嫁妝單子上的。

可是,容巧嫣實在是擔心自己的這個添妝禮送早了,會落在了林府其他人的手裡。

這金簪,不管是材質,還是鑲嵌的寶石和珍珠,可都算得上昂貴。

若是去外麵的首飾鋪子買所有的材料,怎麼著也要好幾百兩。

更重要的是,這是自己對林晚晴的心意。

所以,今日容巧嫣把它作為賀禮,親自送到林晚晴手上,隨後就被林晚晴出嫁帶走,其他人自然是不好打主意了。

“多謝容妹妹。我等會讓搖星親自保管看好。”林晚晴感激的說道。

不隻是這個名曰並蒂蓮的步搖和耳墜,更是為這樁婚事,都是容巧嫣促成的。

“你人來就好了,何必要送這麼貴重的賀禮?”林晚晴拉著容巧嫣坐到了榻上,感歎的說道。

“姐姐的大喜事,自然是值得好東西。隻可惜,我身份有限,能力也有限。”

容巧嫣柔聲的解釋道。

林晚晴自然明白容巧嫣指的是庶出的身份。

隻看今日裡給自己送賀禮,都要這般行事就知道,也是身不由己的人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