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到了正院的時候才卯時五刻。

此時,屋子裡隻有雪姨娘和霜姨娘坐在一旁。

見到容巧嫣進來了,她們都趕緊的站起身來。

“女兒給母親請安。”容巧嫣俯身行禮,恭敬的說道。

“起來吧。今天來的挺早的。”穿著大紅色衣裙的大夫人淡淡的說道,“去那邊坐著吧,等著你姐妹們過來了,再去太夫人那裡請安。”

“是。”容巧嫣安靜的站起身,然後坐到旁邊椅子的末座上。

陸續的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都過來了。

連才三歲的八小姐都被乳母抱著,打著哈欠過來了。

最後,六歲的七小姐容灼華睡眼朦朦的過來給大夫人請安。

“我的乖女,起的早了是吧?快過來娘這裡。”大夫人心疼的說道。

“女兒給孃親請安!”七小姐糯糯的說完,就撲到了大夫人的懷裡。

“恩恩,乖女。時候不早了,該去給太夫人請安了。請完安,吃過早飯,趕緊接著休息。”大夫人看看滴漏,這卯時七刻的滴漏都過了,還要走到太夫人那裡呢。

正要吩咐下人的工夫,就見到大老爺容博瑾和趙姨娘一起過來了。

趙姨娘嫋嫋娜娜的過來給大夫人嬌聲的請了安。

大夫人微微皺了皺眉頭,接著就若無其事的請了大老爺一起去鴻平院請安。

姨娘是冇資格去給容首輔和太夫人請安的,所以也就是長房的主子們去。

饒是如此,這些主子連帶著伺候的下人,也是不少人數。

於是,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往鴻平院走去。

在鴻平院門口,大老爺和大夫人一行人遇到了二老爺和二夫人一行人。

眾人相視一眼,看時間也不早了,於是冇有再見禮,而是按照長幼之序趕緊的進去了。

到了正堂裡,隻見容首輔和太夫人梁氏都已經高坐在首位了。

於是,容博瑾帶頭,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請安了。

“兒子給父親,母親請安!”

大老爺容博瑾,二老爺容博瑜首先對著正座上的容首輔和太夫人行禮。

“媳婦給父親,母親請安。”大夫人和二夫人接著行禮。

“孫兒(女)給祖父,祖母請安!”一眾孫子和孫女接著施禮請安。

“都起吧。”

容首輔今年五十七了,頭上帶著白玉冠,留著半長的鬍鬚,穿著一身家常的墨綠色長袍,看起來就是很嚴肅的樣子。

太夫人梁氏今年五十五,穿著家常的絳紫色衣裙,看起來很慈祥的樣子。

“是。”滿滿噹噹的一屋子人,齊聲的應和道。

因為今天上朝的休沐,上課的也休息,所以算是非常齊全的。

太夫人看著滿滿一屋子的孫子,孫女,覺得這纔是人丁興旺之兆,很是高興。

一輪簡單的敘話之後,容首輔帶著大老爺和二老爺去了外院談政務去了。

太夫人屋裡頓時就剩下了一群女眷和年輕一輩的男丁。

大家重新序好座位。

大夫人和二夫人奉承在太夫人跟前聊天回話。

大小姐容舜華端莊的坐著。

二小姐容巧倩時不時的瞪一眼三小姐容巧盼。

四小姐容瑤華和七小姐容灼華坐在太夫人的兩側,拉著太夫人的手撒著嬌。

讓太夫人一邊跟大夫人和二夫人聊著天,一邊不時的應和著兩側的小姐的撒嬌-------屬實比較忙碌。

五小姐容巧柔低著頭,無聊的揉著帕子玩。

八小姐容巧然被乳母扶著坐在椅子上----------顯然八小姐的重量已經開始讓乳母吃力,她抱不動了。

那幾位爺,除了最小的四歲的五爺容知和好奇的在榻上走來走去的拿著東西玩之外,其他的四位爺都是安靜的圍坐在旁邊的桌子上。

容巧嫣看著屋子裡的子孫孝悌,靜默不語。

不一會,太夫人身邊的嬤嬤提醒她該吃早飯了。

太夫人就留下了她最喜歡的三個嫡孫女和最小的嫡孫陪她吃早飯,其他人都打發回去了。

對於一個多月前,被殃及摔下假山的六小姐,太夫人也隻是在容巧嫣叩謝的時候,隨意的問了一句身體可好了?

至於其他的長輩,更加是連問都冇問一句。

很是冷漠!

眾人互相說著話,告退離開了。

纔出了太夫人的院門,容巧嫣就看到四爺容知仁被他的乳母和一群丫鬟前呼後擁的簇擁著離開了。

容巧嫣看著這個明顯比自己受寵很多的親弟弟,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容知仁雖然是她的親弟弟,但是前世今世跟她都不親近。

容知仁今年八歲,比她小了四歲。

容知仁剛出生的時候,容巧嫣還是很欣喜的。那個時候,他們一起住在霜姨孃的院子裡。

這也是容府的規矩。

血濃於水。雖然姨娘算是半主,那也是主子們的親生孃親,所以這是天性。

所以他們冇開院之前,都可以跟著自己的親生孃親住在一起的。

到了規定的年齡之後,男子就需要遷入前院,以免長於婦人之手,白白耽誤了男子的前程。

女子是需要單獨開院。

一則是怕傳出去是長於姨娘之手,將來會不好議親,不能為府裡做貢獻;

二則是怕庶女與姨孃的感情深了,主母不好管教且不說,容易離間了女子與府裡的感情--------畢竟冇幾個主母對妾侍能好的。

可是,容巧嫣就算與容知仁一起住在霜姨孃的院子裡,感情卻也冇有培養起來。

因為容知仁的乳母格外緊張他,極少讓容巧嫣與容知仁親近。

而霜姨娘對於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很親近,更加不會刻意的讓他們兩個人培養感情。

到後來,容巧嫣到了十歲,就自己開院了。

又過了一年,容知仁也遷入前院了。

因此,兩個人的來往就更少了。

所以,前世今生,容巧嫣與容知仁的感情都不深厚。

當年,容府覆滅,她為著那血濃於水,托了奶哥哥拿了她全部的銀錢去官府給容知仁贖身。

結果,容府那仇家也在當場。

而容知仁為了活命,居然聽了那個仇家的話,一劍刺死了去救他的奶哥哥。

雖然說,容知仁是主子,奶哥哥隻是個下人,他不把奶哥哥的命當回事。

可是,對於她容巧嫣來說,奶哥哥就如何自己的親哥哥一般愛護著自己的。

所以,她從那個時候起,就對容知仁徹底寒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