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隻是傷感了一瞬,就恢複了。

這事情,總算都有好的進展了不是嗎?

林姐姐有了好歸宿。

自己與霜姨娘解除了誤會,親密無間。

自己為了自由,也做了萬般的思量。

現在,就剩下一步一步的按照計劃來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寬心了起來。

容巧嫣寬心了,大夫人很開心。因為,容知明的婚期馬上就要到了。

不管她對於容大奶奶喜還是不喜,這都是容知明的大喜事。

因此,容巧嫣在一次請安的時候,看著喜氣洋洋的大夫人,小心的提起自己認識的一個閨中友人要成親,自己想要去送嫁的事情時,大夫人毫不在意的答應了。

於是,容巧嫣回到院子裡之後,就打開錢匣子和妝匣子,看著裡麵的銀錢和首飾準備禮物了。

如今,她的匣子裡,不過是百兩左右的銀子和一些首飾。

接下來是大嫂嫂進門,大姐姐出嫁,二姐姐出嫁。這些,可都需要她準備禮物的。

雖然,她內心深處是不想把錢花在對自己不好的人身上。但是,這是習俗。

好在,給大嫂嫂準備的賀禮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就是需要給大姐姐和二姐姐準備添妝。

不過,那兩位姐姐的婚期還早,她倒是可以等著再賣了圖樣,用那銀錢準備。

容巧嫣在錢匣子裡點過來,點過去,最後從中拿出了全部的銀子放在一邊。

然後,她又從妝匣子裡,撿出一堆比較圓潤的珍珠。

容巧嫣猶豫了一下,又把一件看起來比較粗笨的金髮簪拿了出來。

“奶孃,”容巧嫣揚聲把楊嬤嬤喊了進來。

楊嬤嬤應聲走進內室。

“你把這些。。。”容巧嫣指了指那些銀子,珍珠和金髮簪,繼續說道:“你親自去。把這些拿著去珠玉樓,打兩件首飾吧。”

容巧嫣對著楊嬤嬤說完,又從榻桌上拿起一張步搖和一副耳墜的圖樣。

珠玉樓是正經的首飾鋪子,鋪子裡師傅的手藝最為精湛,比雲記兼著賣的首飾強的多了。

當然價格也貴。

“讓珠玉樓的師傅按照圖樣來做。把金簪融了來打,然後把上麵帶的寶石也用上。還有這些珍珠,也用上。其他的材料,就按照那些銀子的數量做吧----------隻怕也做不了多貴重的。”

容巧嫣有些失落的說道。

她目前的銀錢不多是一方麵。她是個庶女,不能太過於出頭又是另一方麵。

自己送給林晚晴的添妝,就算再隱秘,也怕引起彆人的注意。

到時候,一個小小的庶女,送的東西,卻那麼昂貴,可說不清楚。

什麼地位的人,就要有對應的能力,連出格,都不敢。

不過,她選擇專業的珠玉樓給林晚晴做精美的首飾,也算是自己的心意了。

“小姐這東西,已經很貴重了。”

楊嬤嬤看了看那粗笨的金髮簪,那一堆的大塊小塊的銀子,還有那挑選出來的滾圓的珍珠,輕輕的感歎道。

“不過,小姐,你這個金簪是太夫人賞的讓你壓箱底的。你這麼去融了,將來可如何壓箱底?”

楊嬤嬤有些憂心的詢問道。

這金簪是小姐被定為媵妾之後,太夫人賞賜的一件首飾。

雖然款式老舊,看起來粗笨,一看就是許多年前的物件,但是,它是上好成色足金的。

太夫人也估摸著不合適帶出去,因此就說讓容巧嫣先壓箱底。等成親以後,可以融了打成時興的樣式。

現如今,自家小姐要把這個金簪融了打成首飾送給林小姐。

那小姐將來成親的時候,可怎麼壓箱底啊?

這金簪分量雖然輕,但是也有二兩左右呢。

金簪上麵綴著大大小小的紅寶石。

小的雖然細碎,最大的卻有小指甲蓋那麼大,也算得上貴重了。

“無妨。到時候再說。”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壓箱底?成親?

隻怕她這輩子都用不到了。

楊嬤嬤看著容巧嫣堅定的神色,又想到自家小姐給雲記畫圖樣,賣得一些銀子。

說不得到時候能攢的更多?

想到這裡,楊嬤嬤趕緊的把東西包好,出門去了。

轉眼間,三月二十八就到了。

容府裡,從一大早開始,就喜氣洋洋而又忙忙碌碌起來。

容巧嫣也換上應景的新衣服,早早的去給大夫人請安。

因為事情都準備好了,所以今日的大夫人就穩坐著,當起喜婆婆來。

一眾小輩,都掛著喜氣洋洋的臉龐。

如此,一整天都是熱熱鬨鬨的氣氛。

黃昏時分,容知明迎娶回了新娘子,而前後院的宴會也正式開始了。

容家的平輩女眷,都在容舜華的帶領下,去了新房裡陪伴新娘子。

容舜華對於自己這個嫡親的嫂嫂,說不上親熱,卻也深知這是自己在孃家的後盾。

因此,她溫婉有禮的陪同了一會,就帶著眾姐妹去了宴席上,招待女眷賓客了。

容巧嫣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個木訥軟弱的人。因此,眾人也不用她來招待。

吃過晚宴之後,眾人喝著茶,閒聊著消食。

容巧嫣與大家都不甚熟悉,自然是輕鬆自在的躲在一個小角落裡裝木頭人了。

“小姐,有人要見您。”

隨侍在容巧嫣身側的妙枝,在被小丫鬟喊出去之後,又急匆匆的進來了。

她附在了容巧嫣的耳旁,臉色不自然的稟告道。

容巧嫣有些奇怪,這個時候,誰要見自己啊?

不過,她看了看妙枝焦灼而又帶著點害怕的表情,就疑惑的隨著妙枝起身了。

妙枝領著滿麵疑惑之色的容巧嫣,左右環顧的往後花園走去。

到了一座假山前麵,妙枝頓住腳步。

容巧嫣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色錦袍的少年人。

赫然就是慕雲錚。

容巧嫣的臉色一板,不明白慕雲錚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四處打量了一番,害怕會被彆人撞見。

“不必擔心,我已經讓我的人清場了。你家的護衛,也已經去了前院巡邏了。”

慕雲錚看著容巧嫣四處打量的目光,明白了她的心思,於是解釋道。

“不知道慕世子有何指教?”

容巧嫣聽到慕雲錚這麼說,就放下心來。

想必,慕雲錚更怕彆人撞見他和自己在一塊。

夜深時分,若是被人撞見了,他許是怕自己纏上他了。

他一個堂堂的天潢貴胄,被一個小庶女纏上,會更加煩惱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