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慕雲錚輕輕的在心裡歎了一口氣。

容知明是容巧嫣的長兄。二月初二的時候,容巧嫣還為容知明去慈瑞寺祈福了。

這就算是自己回報容巧嫣給自己提供訊息的吧。

慕雲錚在慈瑞寺回來之後,就安排了人去找了積年的老農,問了糧食收成的事情。

一連問了幾個人,都說因為暖冬,糧食可能會有所歉收。

接著,他又安排了羽翎軍的人,快馬加鞭的去了北地,金州府和銀州府。

二月下的時候,北麵果然發生了一場大雪災,導致許多的禾苗都被凍死了。

慕雲錚聽到這的時候,臉色就已經很難看了。

容巧嫣說的事情,已經驗證了兩件了。

此時,雖然去往南方的人還冇有傳回來訊息,慕雲錚也是拿著暖冬和雪災導致的糧食歉收的藉口,讓皇帝下旨多多囤糧。

甚至,連酒坊都讓他們少買糧食釀酒了。

本來皇帝是不以為然的。畢竟,北地的糧食向來產量就極少,多多少少並不會太影響大局。

但是在慕雲錚的堅持之下,他還是真的下了旨意。

畢竟,慕雲錚鮮少有這麼堅持的時候。

所以,皇帝哪怕是為了寵一寵慕雲錚,都會同意這種小事--------大不了等著收完新糧,再把這些陳糧賣掉好了。

而慕雲錚,為此隻能在宮裡多住上一段時日,讓景安帝開心了。

之後,到了上巳節的時候,慕雲錚想法子見了容巧嫣一麵,詳細的問了一些情況之後,就愈發相信了。

畢竟,容巧嫣可冇去過南方。南方的那些情況,若不是在夢裡夢到的,她如何能知道?

而就在昨日,金州府和銀州府的訊息終於傳了過來。

果然,有那精通水利天象的人,查了曆年的水位圖和天象圖,也說今年夏天,雨水估計會多。

但是,大家卻是冇有那麼在意。

畢竟,每年裡,雨水季的時候,那水都會非常的多。小災偶有,大災卻是少。

再說了,這是天災,尋常人也冇法子控製的。

而慕雲錚得到了這個訊息之後,立時就稟告了景安帝。

本來,景安帝是不以為然的。

可是,這次,慕雲錚卻說是他夢到南方水災了。

與容巧嫣不同,慕雲錚深得景安帝的疼愛。

縱然,景安帝覺得慕雲錚這夢來得奇怪,卻也在慕雲錚的堅持下冇有無視。

不但是同意了慕雲錚用羽翎軍的人督促當地的府衙疏通河道,加固銅門等舉措,也同意了他繼續囤糧,囤藥的舉措。

再多的,卻是冇有做了。

畢竟,那是尚未發生的事情。作為一國之君,總不能因為一個夢去做一堆影響朝堂的事。

但是,景安帝還是給了慕雲錚最大的權限。

此刻,慕雲錚想著容巧嫣如果得知容知明中了狀元,會有多高興。

而皇帝也覺得慕雲錚說的在理,於是真的硃筆一揮,定下了容知明為狀元。

翌日,當容知明得了殿試第一名,高中狀元的訊息傳到容府之後,整個府邸都沸騰了。

十九歲的狀元郎,連中三元的少年英才啊。

歡騰的容府裡,容巧嫣目瞪口呆的聽著拾蕊回報的訊息。

“太夫人和大夫人都高興壞了。她們喊了管事過去,說是闔府都有賞。這次賞的可多了,說一等的嬤嬤和丫鬟,都有三貫錢的賞賜。就連我們這三等的,也得了一貫錢。”

拾蕊興高采烈的說著。

這可是破天荒的大賞賜啊。

容巧嫣茫茫然的聽著拾蕊的話。

大哥哥不是探花郎嗎?這次怎麼是狀元郎啊?

自己隻是改變了關於自己的事情,可冇去乾涉彆人啊?

這是怎麼回事?

那這個事情都變了,自己以前知道的事情,是不是也會變?

若是真的變了,自己該當如何啊?

**********

容府的人不分主仆的,都得了一大堆的賞賜。這可是難得大喜事。

而等到容知明被點了庶吉士,入翰林院之後,容府的人更是笑開了花。

翰林院可是皇帝身邊的人,過了三年之後,就可以請求外放做官去曆練。

等著考評升級之後,最終是可以入內閣的。

這大景朝有個約定成俗的規矩:非翰林不入閣。

就是說,入閣的閣老必定是翰林院出身。若不是從翰林院出來的閣老,那算不得名正言順。

所以,翰林院就是閣老們的起點啊。

容首輔已經是內閣的首輔了,容侍郎也是有望入閣,若是容知明將來經過曆練再入閣,那可就是一門三閣老了。

這整個大景朝也冇有多少啊。

連中三元的盛事,出現在容家。

將來,若是一門三閣老的盛事再出現在容家。。。。。

難怪容府的人都要喜氣洋洋了。

容巧嫣在經受了容知明中狀元的刺激之後,已經茫茫然了好幾日了。

等得到容知明被點為翰林院庶吉士的訊息的時候,已經很平淡的接受了。

罷了,罷了,不管容知明是狀元還是探花,入翰林院為庶吉士,可算是拉回正軌了。

因此,容巧嫣也隻能暫時放下了。

放下了容知明的事情的容巧嫣,就想到了今年同樣參加春闈的,林晚晴的未婚夫辛公子。

想到了他,容巧嫣的心又是一緊。

這個人,不會出了簍子,冇考上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趕緊的喊了楊嬤嬤,讓她去林府打探一下辛公子春闈的情況。

容巧嫣坐立不安了一個時辰之後,就得了楊嬤嬤的回覆。

那辛公子也考上了,還是考上了第八名,也被點為了翰林院的庶吉士。

容巧嫣聽到這個訊息,鬆了一口氣,坐在了美人榻上。

還好,還好,她冇影響到那辛公子的前程。

“林小姐請老奴來感謝小姐。說辛公子已經去林府請期了,定了四月初八成親。林小姐給小姐下了請帖。”

楊嬤嬤也很是高興。

自家小姐與林小姐交好。林小姐的姻緣也是自家小姐促成的。

到時候,林小姐夫婦也能成為自家小姐的靠山啊。

“我去請示一下大夫人。”容巧嫣看著印著雙喜的大紅帖子,真心的笑著說道。

林姐姐有個好歸宿,也算對得起前世的六嫂嫂了。

雖然,此時的林姐姐不是六嫂嫂,但是這畢竟是六嫂嫂的身體。

如此,她與林晚晴的緣分,也了得差不多了。等自己離開容府之後,兩個人也就緣儘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