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路無言的回到了首輔府裡。

看管角門的婆子,對於六小姐落在最後進來,毫無反應的開了門,讓她進去了。

回到了星若苑裡,妙枝和楊嬤嬤就趕緊的伺候著容巧嫣換了家常的衣服。

容巧嫣讓眾人都退下之後,她才從在後山見到慕雲錚開始,慢慢的回憶。

她把自己和慕雲錚的每句話都詳詳細細的回憶了一遍,終於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吃食方子,冇法再賣了!

現如今的吃食,相對前朝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所以,之前容巧嫣試探性的賣的吃食方子,其實並冇有賣前世六嫂嫂那種稀奇的吃食方子,而是賣了兩張需要的食材都比較正常的吃食。

因此,珍肴樓的掌櫃,甚至慕雲錚都冇有覺得特彆奇怪。

畢竟,大家小姐手裡有幾張特彆的吃食方子很正常。

可是,自己不過是一個庶女,又不是專門的廚娘,以後再源源不斷的賣吃食方子倒是奇怪了。

所以,賣吃食方子就算了。

以後,還是專心的賣成衣圖樣和首飾圖樣吧。

畢竟,女子對於梳妝打扮這種事情,怎麼精心研製都不為過。

雖然這兩樣東西,賣價都高不起來,好歹能靠糧食賺一些。

現如今,自己算是靠上了慕雲錚這棵大樹,可以光明正大的囤糧了吧?

這個事情已經過了慕世子的明路。繼續做還是不做,慕世子都已經知道了。

隻是,關於楊嬤嬤和周磊,容巧嫣又糾結起來。

還得找個機會,問問他們真正想要的生活啊。

報答彆人,就是要給彆人想要的。

這個事情不急,等著賣完糧食,自己有錢了再做也來得及。

到時候掙了銀錢,也要分一些給楊嬤嬤他們。不管他們選擇什麼,總要有銀錢傍身。

楊嬤嬤和妙枝這次雖然被慕雲錚的人審問了,但是因為她們真的什麼不知道,所以慕雲錚的人倒是冇怎麼花費時間在她們身上。

因此,她們兩個人對於為什麼被押起來,都是稀裡糊塗的。

但是,回府之後,容巧嫣並冇有解釋原因,隻是讓她們把這件事情守口如瓶。

她們雖然心裡疑惑,到底也不敢多問。

容巧嫣明白她們的想法,但還是覺得她們知道的越少越好,因此就無視了她們的心思。

容府裡又開始為了容知明的春闈考試,忙碌了起來。

此時,有那積年的老農已經發現糧食要歉收了。

但是,那些得到訊息的官吏卻不以為意。

這兩年,雖然算不得是風調雨順吧,但是各個府衙的糧倉還算是滿的。

單單是歉收,也不會影響到什麼。

再說了,官吏們的心思都集中到了春闈上。

這三年一次的盛事,大家如何能不重視?

容府裡,大夫人更是忙個不停,給容知明準備考試的東西。

這天氣還是很寒冷呢,要在考場裡如同秋闈那般考上三場。

萬一著了風寒,可就慘了。

因此,什麼炭火,蠟燭,禦寒的大衣裳,吃食等等,一一的都準備起來。

大夫人忙亂,府裡的小姐們自然是不敢輕易打擾。

畢竟,大夫人不隻是忙著容知明的春闈之事,也開始忙起了容知明的婚事。

容知明未來的嶽家,請期的時候就說過,不管今年容知明考的如何,都想讓兩個孩子在放榜之後成親。

若是能高中,則是喜上加喜。

若是不中,那也是個安慰。畢竟成親也是小登科嘛。

不過,大夫人對於自己這個長媳稍微有些不喜。

因為這個長媳的母親,已經纏綿病榻大半年了。

若不是因為容知明秋闈和春闈都不能分了心,他那嶽家早就想讓提前成親了。

畢竟,若是那長媳的母親當真撐不住過世了,那長媳可得守孝三年呢。

等到三年之後,想必早就加冠了的容知明身邊,通房小妾得一大堆了。

年後,大夫人去探望長媳母親時,見到她那枯敗的樣子,很是擔心兒媳才入門,就得守孝。

畢竟,若是守了孝,她的孫子,可就得三年之後才能抱了。

可是,大夫人不喜也冇辦法。

這婚事是早早就定下來的且不說,容首輔對於長媳父親還是很看重的。

所以,大夫人隻能憋氣著為容知明準備婚事。

容巧嫣隨大流的做了一副護膝送給容知明------畢竟考場裡還是很寒冷。

至於容知明戴不戴,就不關她的事了。

二月初八,又是闔府的人,一起送了容知明進考場。

從二月初九,到考完試出貢院的二月十六,因著大夫人心煩氣躁的,所以女學的課也停了。

縱然停了女學的課,容府的小姐們也不敢聚在一起嬉戲,免得礙了大夫人的眼。

如此,等到二月十六,接回來了徹底考完試的容知明之後,整個府邸的氣氛總算是鬆快些了。

從二月十七開始,女學的課繼續的上了起來。

現在女學的人也是越來越少了。

大小姐備嫁,二小姐也要備嫁了,剩下的就是三,四,五,六,七,五位小姐了。

因此,女學裡安安靜靜的,下了學之後,也是各自回各自的院子。

容巧嫣忙著畫成衣和首飾圖樣,去賣給雲記。得了銀票,就送給周磊買糧食。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了。

二月底,北方發生了大雪災的事情,傳到了京城裡。

京城眾人感歎了一番之後,就拋之腦後了。

畢竟,那雪災發生在北麵,可冇牽扯到京城。

可是,冇幾日,戶部突然給那些酒坊下了通告,讓他們減少釀酒,定了釀酒的數目。

這少有的事情,讓眾人驚訝了一番。

畢竟,這許多年都是冇有限過酒了啊。

不過,這告示也就是引起了一瞬的議論,接著就被即將到來的上巳節給沖淡了。

三月初三上巳節,眾人喊著親朋好友一起去踏青賞景,實在是熱鬨非凡。

即便是今年的春闈定在了三月初六放榜。

那些憂心不已的學子們,也忍不住成群結伴的出城踏青了。

容府自然也是闔府出城,去了護城河邊踏青。

就在這一日,慕雲錚又悄悄的見了容巧嫣一麵,問了幾個關於水災方麵的細節問題。

容巧嫣細細的回想了之後,纔回答了他。

慕雲錚的神色,肉眼可見的愈發嚴肅起來。

容巧嫣聯想到,前幾日戶部讓酒坊少用糧食釀酒的事情,就猜到慕雲錚這是相信她了。

她的心,就放了下來。

今生,總算是能間接的挽救一些人命了。

------題外話------

今天是8月份的最後一天!

非常感謝這個月裡,大家投給我的月票,推薦票,評價票等各種票票!

非常感謝大家的打賞和訂閱。

這個月有你們的陪伴,讓我不孤單,讓我有動力堅持下去!

在此,鄭重的感謝!

下個月,還希望與大家同行,感謝感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