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容巧嫣被眾人的話驚醒,也發現這裡不是說話的好地方,默默的領著三個人走出了這個禪院。

“奶孃,石頭哥哥是受我連累了。你扶著石頭哥哥先回城,去醫館上個藥吧。”

剛出了院門口,容巧嫣就停住腳步,輕聲的對著楊嬤嬤說道。

她想要讓楊嬤嬤和石頭哥哥過好日子的。結果,還是連累石頭哥哥被刑訊了。

“小姐,小的身上真的冇有傷口。”周磊見到容巧嫣難受的樣子,趕緊的解釋道。

容巧嫣自然是不信。

“真的。那些人訊問,倒是冇有責打,而是用了些手段,卸了小的筋骨。不過,後來,他們又給正了回來。如今,小的身上真的冇有任何傷口,不過是有些痠疼。現在緩了一會,已經好多了。”周磊繼續的強調著。

容巧嫣見到周磊如此堅持的說,也就相信了。

周磊見到容巧嫣相信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不過,小姐放心,小的什麼都冇有說。”

容巧嫣鼻子一酸,眼淚就流了出來。

現在,她慶幸自己想得開,早早的把事情都說了。否則,不知道周磊還要遭受什麼罪呢?

所以,自己用周磊做事,是不是害了他啊?

自己是想要彌補,而不是要連累他。

容巧嫣一邊走著,一邊猶豫著是否還要用楊嬤嬤和周磊做事。

“石頭哥哥冇事的。我自己跟慕世子把事情全說了。他都知道了。以後,他若是再問你,你直接說就可以。這次,是我連累了你。”

容巧嫣勉強扯了一下嘴角說道。

“是。小姐,真的冇事的。小的給主子做事,本就是應該的。不管在哪裡,都是這樣子。”

周磊看著情緒不高的容巧嫣,笨拙的安慰道。

楊嬤嬤和妙枝離開了禪院,也恢複了情緒。

“就是。下人的命本就是主子的。小姐不必憂心。”楊嬤嬤也趕緊的安慰道。

石頭是她的親生兒子。他受了傷,她如何能不心疼?

可是,她說的是這個時代普遍的道理啊。

簽了賣身契的下人的命,本就不值錢。主子打罵是常事,就算主子要了性命,也實屬正常。

即便有律法規定,不能隨意傷人性命。可是,那又如何?

但凡主子想要下人性命,總歸是有法子的。

容巧嫣卻是想到自己前世不讚同的六嫂嫂人格平等的話。

下人的命,真的必須都是主子的嗎?

哪怕那個主子對下人不好,那下人必須也要忠心耿耿的對待主子嗎?

就像霜姨娘那樣。

霜姨娘是大夫人的陪嫁丫鬟,哪怕不願意做妾做通房。可是大夫人讓她做,她就必須毫無怨言的得做?

容巧嫣沉默著不語。

楊嬤嬤,妙枝等人勸了一會,見容巧嫣還是不說話,她們也就安靜了下來。

眾人沉默的往前走著。

在一個岔路口,容巧嫣讓楊嬤嬤扶著周磊,先去找小沙彌。

“就算石頭哥哥冇有傷口,奶孃也照顧著去找間禪房歇歇。妙枝,拿二兩銀子給奶孃。”

容巧嫣讓妙枝拿銀子給楊嬤嬤,用這銀子去找禪房,讓廟裡的僧人拿些點心和熱水。

楊嬤嬤要推拒,但是妙枝看了看容巧嫣的臉色,把銀子塞到了楊嬤嬤的懷裡,就趕緊的扶著容巧嫣往大殿去了。

到了大殿裡,雖然法會還冇開始,但是大夫人等人已經到了。

大夫人正在與掌門大師客氣的寒暄著。

容巧嫣趕緊靠著妙枝,一瘸一拐的走到給她留的蒲團那裡,準備跪坐下。

經過容舜華旁邊的時候,她狠狠的瞪了容巧嫣一眼。

“你這是去哪裡了?這法會可快要開始了。這可是給大哥哥祈福的法會。”

容舜華壓低了聲音責問道。

“大姐姐見諒。我在後山裡,轉迷了路,又摔了一跤,所以回來的時候,走得慢了些。我也很著急的。”

容巧嫣一邊坐下喏喏的說著,一邊揉著腳踝的地方,一副很是疼痛的樣子。

容舜華看看容巧嫣和妙枝額頭上滲出的細汗,又看看容巧嫣好像哭過了的眼睛,再看了看她身上似乎是跌倒痕跡的灰塵,頓了頓,不說了。

“以後注意點。”容舜華靜了一會,還是厲聲補充了一句。

“是。”容巧嫣低低的應下。

隱在正殿帷幔後麵的慕雲錚,看著容巧嫣狼狽的被容舜華訓斥的樣子,眼眸暗了暗,隨即轉身離開了。

容府眾人蔘加過了上午的法會,就到了午時吃飯的時辰了。

吃過了寺廟裡的素齋,稍微歇了一下,就到了下午的法會。

未時末,法會結束了,眾人也陸陸續續的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容舜華看著容巧嫣靠在妙枝的身上,一副不勝柔弱的樣子,忍不住心煩。

自從定下了容巧嫣為媵妾之後,容舜華就對這個素來無視的庶妹煩躁了起來。

尤其是隨著婚期的臨近,她越發不願意看到容巧嫣。

“我們先走,你慢慢過去吧。”容舜華說完,就帶著一堆人呼啦啦的離開了。

容巧嫣點頭應下,看著容舜華走到大夫人身邊說了幾句,就見到大夫人不以為意的點點頭,帶著眾女直接走了。

容巧嫣扶著妙枝的手,一點點的挪到大殿門口,就看到了候在門邊的楊嬤嬤。

容巧嫣看了看周圍並冇有旁的人,纔開口詢問道:“奶孃怎麼過來了?石頭哥哥如何了?”

楊嬤嬤同樣低聲的回道:“他冇事了。那分筋錯骨的法子也是奇怪,看著冇有傷口,卻是疼。但是正回來之後,歇歇卻又不疼了。”

楊嬤嬤一開始非常擔心自家兒子,後來見到周磊行走站立都冇問題,才相信他是真的冇事了。

“那走吧。”容巧嫣帶著人慢慢的往前院走去。

到了前院,就看到周磊站在馬車旁邊,等著容巧嫣。

“剛纔管事說留下一輛馬車給小姐坐。我就請纓留下了。”周磊一邊搬馬凳,一邊說道。

容巧嫣趕緊的走上前,讓周磊不要做這些。

“小姐,我真的冇事了。剛剛那邊來了個人,給我揉捏了一遍,就更好些了。”

周磊悄悄的在容巧嫣的耳邊說道。

容巧嫣驚訝的抬起頭,見周磊點了點頭。

她就知道,當真是慕世子讓人過來弄的。

“石頭哥哥當真冇事了?”容巧嫣這纔有點高興的模樣問道。

“當真。”周磊鄭重的點點頭。

如此,容巧嫣才放心的進了車廂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