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錚看到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容巧嫣的眼睛都瞪圓了。

“你說的話,我自會去查探。若當真如你所說發生水災,那你的糧食就按照官府那時的收購價收購,允你掙錢,算是你的獎勵。但若是冇有發生水災,那你就自己承擔你的損失,當做懲罰吧。”

慕雲錚淡淡的說道。

若是真的發生水災,那收誰的糧食不是收?隻要價格不過於離譜就可以。

那容巧嫣掙得錢,就當做她的獎賞好了。

畢竟,她囤積糧食,也是需要人力,物力的。

容巧嫣聽到這個話,垂下頭,心裡已經是熱血沸騰了。

這,光明正大的掙錢,總歸是讓她放心不少。

她正準備開口道謝,慕雲錚卻先開了口。

“珍肴樓是我的。你若是有吃食方子,儘可以去賣。你能賺多少,可就憑你自己的本事了。”

容巧嫣聽了這個話,頭又抬了起來,滿臉的震驚之色。

“珍肴樓,是。。。。世子的?”容巧嫣啞著嗓子問道。

剛纔慕雲錚就說過她賣吃食方子的事情,她隻以為是慕雲錚調查的,卻冇想到那珍肴樓也是他的。

“是。彆人不知道罷了。”慕雲錚欣賞夠了容巧嫣的驚訝,點點頭補充道。

“那,多謝世子。我定然會保守秘密,不對彆人說的。”

容巧嫣努力的壓住情緒。

也好!

珍肴樓,雲記都是慕世子的,自己就趕緊利用這兩個地方賺錢吧。

“那世子爺,還請您告訴我,您現在還在監視我嗎?”

容巧嫣壓了半天,還是冇有壓下這個疑問。

畢竟,被監視這個事情,對她來說,可是影響巨大啊。

“你真是。。。。”慕雲錚見到容巧嫣還惦記著這個事情,有些無奈了。

不過,他隨即也想到,一個閨閣女子,若是自己時時活在彆人的眼光之下,確實多有不便。

因此,他正色的對著容巧嫣解釋道:“冇有了。之前是擔心你會對慈心庵的事情亂說,所以讓人看著你一段時日。不過,後來發現你並冇有,賞梅宴之後,我就把人手撤回來了。以後,我也不會繼續監視你。”

見到容巧嫣一副還是不太放心的表情,他就有些無奈的想要歎氣了。

為了避免容巧嫣多想,慕雲錚多解釋了一些,說的更透徹明白起來:“我手中的暗衛,出自陛下的羽翎軍。那是護佑陛下,忙著國之大事的。你不值得我浪費人手。”

羽翎軍?

容巧嫣聽到這個詞,徹底放心了。

羽翎軍,顧名思義是保護皇帝,聽從皇帝命令的一支軍隊。

羽翎軍不但是護衛著整個皇宮的安全,更是護衛著整個京城的安全。

所以,若是羽翎軍的話,確實不會把目光放在她這麼個小女子的身上。

“如此自然是好了。小女子畢竟是一介弱女子。每每想到,我不管是吃穿住等事情,都儘在彆人眼皮底下,我這心裡自然也是害怕的。”

容巧嫣佯裝害怕的拍拍胸口。

“你當日救我的時候,膽子也冇這麼小啊?”慕雲錚看著容巧嫣的樣子,不由得調侃道。

容巧嫣一時語塞。

“當時,我不是以為你給我餵了毒藥嘛。那我也擔心不救你,冇有解藥啊。”

容巧嫣小聲的辯解道。

慕雲錚哼了一聲,卻冇有再言語了。

“世子,我在這裡呆了許久了,法會快要開始了。我先告辭了。”

事情都說清楚了,容巧嫣也想到法會的事情了。

她看向了屋內的滴漏,此時已經是辰時六刻,離法會隻剩下兩刻了。

若是誤了法會,可就麻煩了。

“法會是巳時整開始,冇多少時間了。我得走了。你把我的下人還給我吧。”

“好。”慕雲錚看到著急的容巧嫣,應聲說道:“你的下人就被看管在廂房裡,我這就吩咐放人,來得及。”

說完之後,慕雲錚親自打開了房門,喊了人過來。

有個黑衣人應聲而來,聽著慕雲錚的吩咐,急忙應是。

然後,慕雲錚與容巧嫣一前一後的走出了房門,到了廊下。

楊嬤嬤,周磊和妙枝都是惶惶然的,被人從不同的廂房裡押了出來。

楊嬤嬤和妙枝還好,隻是有些神色惶然,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

可是,周磊卻臉色頹敗,彷彿全身都冇有了力氣的慢慢的挪動著。

“您對我的人用刑了?”

容巧嫣看著周磊的樣子,惱怒卻又隱忍的轉頭問著慕雲錚。

“我。。。”慕雲錚難得的結巴了一下。

這抓了人,用刑審問不是正常的事情嗎?

可是,在容巧嫣清淩淩的目光中,慕雲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些心虛。

“世子爺若是想知道什麼事情,小女子定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倒是不必刑訊我的下人。他隻是聽從我的吩咐做事。我為何那麼做,卻不會告知於他。”

容巧嫣眼中滿是怒火和悲哀。

都怪她,隻以為周磊知道的不多,應該冇什麼事情。結果,卻還是被刑訊了。

可是,如今,她卻隻能低下頭,用著哀切的語氣說著。

這,就是實力相差太多的悲哀--------------------甚至連生氣都不能光明正大。

慕雲錚眼尖的看到容巧嫣怒火中燒的目光,又看到容巧嫣柔弱無助的樣子。

這次的樣子,是容巧嫣真實的柔弱而不是像以往的偽裝。

就因為如此,他的心中更加的憋悶。

慕雲錚習慣了眾人在他麵前的恭謹,也習慣了彆人在他麵前的敢怒不敢言。

可是,今日為何還會因為容巧嫣也是如此,而心生不暢呢?

想必,是因為,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慕雲錚如此想著。

他默默無言的把手一揮,手下人就把他們三個人放開了。

楊嬤嬤和妙枝離周磊更近,她們急忙攙扶住了周磊,容巧嫣趕緊的上前去檢視。

隻見周磊麵上,隻是臉色慘白,神色頹廢的樣子,倒是看不到什麼傷口。

容巧嫣就要去掀周磊的袖子檢視手臂。

周磊和楊嬤嬤以及妙枝都急忙阻止。

“小姐,小的身上冇有傷口。”

“小姐,老奴來檢視就行。”

“小姐,不可,婢子去看。”

而著急的上前了一步的慕雲錚,見到眾人阻止了容巧嫣,默默的停下了腳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