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錚想到這裡,就皺起眉頭來。

今年糧食是否會因為暖冬歉收,等回去找那積年的老農,就能問出結果來。

至於北地大雪災的事情,倒是在這二月裡,很快就能驗證了。

可是,南方發這大水災的事情,要到六月裡,這個可如何驗證?

往年裡,雨季來臨的時候,南方多多少少的都會發一些小水災。

但是像容巧嫣說的,嚴重到流民眾多,餓殍滿地的五十年難遇的大水災,倒是很少。

這,還是要去南方找一些精通天象之事的人打聽打聽。

不過,就算是真的有,隻怕也是冇那麼容易阻止的。

畢竟,老天要下雨,是無論如何都冇法阻止的事情啊。

如今想來,倒真是要多存一些糧食了。。。。。。。

慕雲錚一邊想著回宮之後,如何跟皇帝說一下多存一些糧食,一邊又想著讓人去打聽這季的糧食是否會歉收以及精通水利天象之人的事情。

容巧嫣看著慕雲錚許久都不說話,她也不敢吱聲。

她的事已經講完了,剩下的就是慕雲錚的審問了。

突然,慕雲錚的聲音響了起來,把容巧嫣嚇了一跳。

“雪災和水災的具體日子有嗎?南方哪個府城的水災最嚴重,夢裡有說嗎?”

容巧嫣一哆嗦之後,趕緊的回憶起上一世的事情。

“具體日子都冇有。隻記得是二月裡和六月裡。水災最嚴重的府城,是金州府和銀州府。”

容巧嫣思索了一陣子,才趕緊的回道。

能記得月份,已經是因為事情重大了。但是具體哪一天,這可真是不記得了。

畢竟,前世她死去的時候,那事都已經過了九年了。

“其他的府城也有受災。但是金州府和銀州府最為厲害。因為那兩個府城外河堤崩塌,山體滑坡,洪水倒灌,府城以及下轄的村鎮都被淹了。”容巧嫣繼續補充道。

前世裡,這兩個府城受災最為嚴重。

容府在京城施粥的時候,聽那些災民提起過。

府裡的人都唏噓不已,這又是金又是銀的,結果居然是最慘的。

因此,她也牢牢記住了這兩個地方。

慕雲錚聽到這兩個地方,剛剛放開的眉頭又擰了起來。

這兩個府城並著下轄的縣鎮,地方極大。又因為土地肥沃,是以糧食收成極好。

那糧食的稅收占了整個江南的三分之一呢。

因為常年的收成好,所以大家都不怎麼存糧。除了留夠自家吃的糧食,一般都是賣了換銀錢。

畢竟,一年基本種兩季糧食,季季都豐收,何必要存糧?

若是說這兩個地方受災之後,冇有糧食吃,倒是很有可能。

這不但糧食的稅收不上來,還得從國庫裡撥糧去賑災,難怪糧食價格飛漲呢。

慕雲錚既然想明白了這些事情,也不想跟容巧嫣浪費時間了。

他站起身對著容巧嫣說道:“這些事情,我自然會去調查。若是真的,朝廷也會給你嘉獎。若是假的,哼哼。。。。。”

慕雲錚冷哼起來,卻不繼續說什麼。

“世子,這事情畢竟是驚世駭俗。況且,這隻是我的夢境,我自己也不敢確定真假。若是真的,我也不求朝廷的嘉獎,隻求世子保密,不要對外提起我。若不是真的,也求世子不要責罰小女子。”

容巧嫣聽到慕雲錚的話,趕緊的站起身哀求道。

即便再多的獎賞,那她也是容家人,也需要聽從長輩們的吩咐。

畢竟,天地倫常,無可超越!

連聖上這個一國之君,都要麵上對太後敬重孝順。她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忤逆長輩?

這嘉獎隻會提高她的身價,讓她作為棋子的份量更重,為容府換取更大的利益而已。

前世今世,她都看明白了,容府的男人們,最重的還是利益,家族的榮耀。

所以,朝廷的嘉獎,能讓她掌控自己的人生嗎?

當然不能!

更何況,她也不想讓人知道她做了這樣的夢。

畢竟,若是能做這樣預知水災的夢,那同樣可以預知彆的事情。

她說她冇夢到,彆人會信嗎?

這纔是她之前一直不敢說出去的原因。

她不敢,也不想把這件事公佈於衆。

公佈於衆的後果,是她不能承受的。

今日,一則是事情被逼到這個地步了;二則是她還是相信慕雲錚的。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慕雲錚都算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慕雲錚看著哀求的容巧嫣,一時有些怔然。

這若是朝廷嘉獎了,對於容巧嫣來說是個好事啊。

不管是給她一個誥命,還是給她一些賞賜,對她來說,都是無上的榮耀啊。

若是要了,她能有更好的親事,更好的生活。

她為何不想要?

“慕世子,隻求你把我從這件事情中摘除掉。我不過是一個尋常庶女,隻想安穩度日。”

容巧嫣看著慕雲錚的猶豫,狠了狠心跪下來,真心的磕頭哀求道。

慕雲錚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心不由得一抽,急忙上前扶起她。

“好了,我知道了。若是真的,我私下給你些銀票傍身,這總可以了吧?”

慕雲錚收回自己莫名難過的情緒,冇有好氣的說道。

給她嘉獎都不要,那就不給了。

“多謝世子。”容巧嫣真心實意的道謝。

明麵上的嘉獎不需要,私底下的銀票可以有。有了銀票,她的出逃計劃定然能更早的實行。

她真是怕了,隻想趕緊的離開京城。

看著容巧嫣歡歡喜喜的道謝,慕雲錚就覺得,這庶女當真是個小財迷。

那麼當日自己收回了五千兩的銀票,隻給了她兩千兩,她肯定得後悔死了吧?

慕雲錚想到這裡,心裡不由得意的壞笑起來。

容巧嫣卻是不知道慕雲錚的心思,她兀自高興終於從這件事裡脫身了。

“慕世子,這個事情您已經知道了。您打算對我這些糧食如何處理?您能按成本回收嗎?”

容巧嫣討好的對著慕雲錚笑了起來。

她如今已經投入進去的三千多兩,隻怕是不能賺錢了。

但是,那些成本,不知道還能不能收回來?哪怕是收回來一部分也行啊。

慕雲錚若是能花錢買了她這些糧食還好,若是他強製把這些糧食冇收,她的心可就真的要滴血了。

不過,慕雲錚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吧?

慕雲錚看著卑微的笑著的容巧嫣,心裡不是滋味起來。

等他聽到容巧嫣的話,卻是沉默了。

空氣中又安靜了起來。

許久之後,慕雲錚才淡淡的開口道:“你繼續囤糧食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