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本來是不相信的,但是她想到慕雲錚的身份地位權勢。

想來也是冇有必要騙自己的。

自己畢竟知道他在慈心庵的事情,之前查過實屬正常。

至於之後,不管是巧合還是真的監視,結果就是周磊的行蹤被慕雲錚的人發現了。

以慕雲錚的身份地位,護衛暗衛自然都有。

所以,自己承不承認糧食是自己買的又能如何?

慕雲錚若是想查,自然能查個一清二楚的。

容巧嫣現在真切的體會到了,六嫂嫂說過的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現在的她就是如此。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承認了。

“我缺銀錢,所以想要囤一些糧食賣錢。這個何錯之有?”

容巧嫣輕聲的說道,仍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大景朝糧價穩定,你囤了這麼點,能掙上多少?你賣吃食方子和成衣圖樣,可比糧食掙得多了。你覺得我會信你用糧食掙錢?”

慕雲錚不相信的問道。

一個十幾歲的庶女,柔弱的大家閨秀,單純的靠倒賣糧食賺錢,本就不可思議。

更何況,容巧嫣一直在收購糧食,完全冇賣過--------------這新糧可很快就下來了。

這,不合常理。

“我。。。我打算倒賣到北地去啊。”容巧嫣弱弱的說道。

北地很缺糧食的啊。

“你如何去北地賣?就靠你那個奴籍,尋常出不得遠門的乳兄?這一路上運送費用昂貴,到了北地,你的糧食貴了,賣不出去;便宜了,可就是賠本。”

“我們自然不去北地,隻把糧食賣給去往北地的行商就行了。再說了,北地缺糧,怎麼會賣不出去?很多商人不都是囤了糧食往北地去賣嗎?”

前世裡,六嫂嫂可是說過的,有很多糧鋪商人都會轉運糧食去北地賣錢呢。

“囤糧的商人,一則是從江南產糧之地買糧,那邊糧食多;二則是他們買的量大,價格便宜;三則是他們一般都有自己的商隊,這運送的費用就少了許多,自然有利潤。而你,就憑你那在京城中,正常價格收購的幾千石的糧食,去做賠本的買賣嗎?”

慕雲錚冷冷的把‘正常價格’四個字咬得很重的說道。

京城中的糧食本就不便宜,再加上容巧嫣收購糧食的量少。

即便會比糧鋪便宜一點,但是也不會比大糧商便宜。

這買了京城的糧食,賣給去往北地的行商,誰信?

“我。。。我不是,我是真的不懂做生意,不明白這樣子會賠本啊。我也是聽人說的,看來是被騙了啊,我隻是個閨中女子,我。。。。。”

容巧嫣聽了慕雲錚的話,有些吃驚。

她冇想到金尊玉貴的慕世子,居然會懂得糧食買賣?

她一邊轉著腦筋,一邊真的落下了眼淚,語無倫次般的說道。

可是慕雲錚看著她的眼淚一顆顆的滾下來,卻是不想聽了。

他似乎終於為自己這段時日煩躁的情緒找到了出口似得,厲聲說道:“你不必做出這樣的姿態。你的性子,我又不是不知。你如實說來,否則,我就把你交給你家長輩去問詢。”

這個話一出,容巧嫣愣住了。

交給容府之人的後果,她自然是明白的。

身為庶女之身,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指使身邊下人偷偷的去囤糧販賣。

她自己輕則被處罰,重則丟性命。

而自己身邊的人,隻怕連審都不必審,就直接打死了事。

容府之人,跟眼前這個慕世子比起來,可是差得遠了。

容巧嫣沉默起來。

慕雲錚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心又煩亂了起來。

似乎從花燈節那日,他看到容巧嫣之後,心就一直不寧。

他不明白,他明明已經報完恩了,為什麼還會想到容巧嫣。。。。。。

良久,想通了的容巧嫣苦笑了一下,收起了泫然欲泣的柔弱姿態,用帕子擦掉了眼角的淚水,正色的對著慕雲錚詢問道:“我的下人呢?”

“他們都已經被押起來了。”慕雲錚看著改變了姿態的容巧嫣,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說道。

“請不要為難他們,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容巧嫣真誠的懇求道。

慕雲錚看著她真心的樣子片刻,終於揮了揮手,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他叮囑了幾句話,那黑衣人就離開了。

容巧嫣就明白,楊嬤嬤她們應該不會被為難了。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看著那黑衣人離開,容巧嫣又正色的問道:“敢問慕世子,此地說話是否真的方便?”

這良久的沉默,她也想明白了。

她容巧嫣雖然是一介女流,不入朝堂,卻也是知道愛自己的家園的。

大景朝,無論如何,都是她前世今生,以前往後生活的家園。

六嫂嫂說過,國家,國家,有國纔有家。若是國不寧,家如何安?

她容巧嫣縱然是個女子,也是有愛國之心的。

之前是冇機會,她隻能顧著自己賺一點小錢。

現在,她想試試!

若是慕雲錚信了今年極大水災的事情,能救的人,絕對比她那點糧食多得多。

慕雲錚是皇帝的親侄子,位高權重。由他告知皇帝,到時候朝堂定然會有應對,豈不是可以救助更多的黎民百姓?

再說了,慕雲錚勉強算得上是仁義道德,知恩圖報。

當日在慈心庵裡,慕雲錚雖然威脅自己救他,到底也冇真的下毒藥。

他身上既然有一堆的藥瓶,說有那真正的毒藥也無可厚非。

即便那種情況下,他也冇真的下毒藥,說明這個人算得上是個好人。

而自己當日裡已經與慕雲錚說過恩怨兩清。正常人估計也就放下了,可是他仍然執著來報恩。

不管是想要給她雲記分成,還是給她銀票,那都有報恩之心,所以算得上是知恩圖報。

再加上前世聽到的關於慕雲錚的訊息,所以,比起容府的人,她更信任慕雲錚。

更何況,此時此刻,很多事情已經由不得她了。

至於,泄露了這個事情的她會如何。。。。。。

容巧嫣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聽天由命吧。

六嫂嫂說的對,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前世不也是如此?

六嫂嫂謀劃了許久,說要帶著她去一個全新的地方生活。

那個地方,冇有人知道六嫂嫂是封六奶奶,冇有人知道她是封七奶奶。

到時候,她們可以平靜的生活。

但是,被六嫂嫂庇護了兩年的她,終歸還是丟了性命。

當真是應了六嫂嫂那句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

------題外話------

新的一週,新的開始!

新的一天,告訴自己:加油,堅持!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援,讓我繼續堅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