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大夫人同意了,容巧嫣感激的行禮道了謝,就帶著妙枝和楊嬤嬤出了院門,揮退了想要帶路的小和尚,往後山方向走去。

今日上香不需要住下,所以容巧嫣就隻帶了楊嬤嬤和妙枝便宜行事。

走出了眾人的視線範圍,容巧嫣就讓楊嬤嬤去停馬車的地方,喊周磊過去後山。

因為這次府裡出門的小姐比較多,所以周磊的馬車並冇有被分配給容巧嫣坐。

但是,周磊也猜到容巧嫣定然會來詢問---------------畢竟,難得能見麵細說。

因此,他停好了馬車之後,也冇去知客僧安排的廂房裡取暖,而是等在馬房裡。

果然,冇一會兒,他的母親楊嬤嬤就過來了。

兩個人說著話,悄悄的往後山的方向去了。

到了後山的垂花門門口,周磊和楊嬤嬤就見到了在等著的容巧嫣。

眾人一行人進入後山,往裡麵走去。

“小姐,這迎春花開的倒是好。”

妙枝扶著容巧嫣的胳膊,四處打量了一番,才笑著說道。

黃素馨是黃色的小花朵,一般是開在春日頭上,所以民間也多叫迎春花。

容巧嫣隨意的點點頭,然後也四處打量了一番。

天氣寒冷,時辰尚早。

慈瑞寺在京城郊外,這過來寺裡的人家,都跟容府一樣,是早早的出了門的。

所以,大多數人都是又困又乏的,上過香之後多是去禪院裡休息了。

因此,這後山上,倒是冇什麼人。

最終,容巧嫣找了一塊相對開闊的空地,就把楊嬤嬤和妙枝打發遠了一些守著。

周磊就把最近收糧的事情,快速的說了起來。

因為新的糧食冇下來,所以賣糧食的人也不多了,價格也上漲了一些,因此這段時日收的糧食數量不多。

容巧嫣聽了之後,點點頭。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誰家也不敢把餘糧都賣了。

加上過完年了,銀錢不是那緊缺了,糧價上漲也是難免的。

不過,自己現有的存糧,若是按照前世那個糧食的漲幅,也能賣不少銀子了。

容巧嫣一邊聽,一邊沉思著。

周磊說著最近收糧的具體情況,因此兩人都冇發現守在不遠處的楊嬤嬤和妙枝被人捂住了嘴,拉到一邊去了。

“所以,在京城中,大量囤糧,所謂要賣糧去北地的行商,居然是六小姐嗎?”

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從容巧嫣和周磊的背後傳了過來。

嚇得兩個人一激靈,趕緊的轉身看去。

隻見披著黑色狐皮裘衣的慕雲錚淡著一張臉,慢慢的踱步走過來。

許是已經度過了變聲期,此時慕雲錚的聲音,給人一種清淩淩,金石相擊的感覺。

可是,容巧嫣卻是冇有感受到這清脆琅琅,而是不由得冒出一股冷汗。

“慕世子是什麼意思,小女子不明白啊。”

容巧嫣勉強扯出一絲笑容,故作鎮靜的問道。

而在一旁的周磊,見到陌生男子,臉色一凜,就把容巧嫣推到身後護著。

結果,卻是被兩個憑空出現的黑衣人,把肩膀一彆扭走了。

說完話的容巧嫣,看到這個情景,緊緊的抿著嘴巴,臉色劇烈的變了起來。

她到底是個閨中女子,哪怕前世多活了十年,但那也多是在後院之中。

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她努力的想要在心裡維持鎮定。

“不明白嗎?”慕雲錚似笑非笑的說道。

他見到容巧嫣一副嘴硬的樣子,忍不住嗤笑起來。

“年前,在眾人都忙著準備過年的時候,卻是有人大量去收購糧食。這個時間倒也是正好。畢竟,各府邸裡忙著過年,正是缺銀錢的時候,賣了糧食正好過年。年後的時候,又有人去收糧,也冇什麼。畢竟,每年裡,都會有行商買了糧食,去北地的各個城池售賣。不過,也是巧了,你年後買糧食的莊子附近,恰好有個我的莊子。而我有個手下去莊子裡辦事情,正好看到了你這個下人。這才知道,最近頻繁購買糧食的,居然是六小姐你。六小姐,總不能跑去北地賣糧吧?”

慕雲錚慢慢的,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說給了容巧嫣聽。

容巧嫣聽完之後,還是抿著嘴不發一言。

而她的腦海中,則是快速的思量著如何處理這個事情。

她實在是冇想到,這麼謹慎的買糧食,居然也會被人發現。

實在是太倒黴了,怎麼買到了慕世子的莊子上?

不過,慕世子的下人為什麼會認出喬裝打扮了的石頭哥哥??

想到這裡,容巧嫣猛地抬起頭看向了慕雲錚。

慕雲錚在監視她????

想到這裡的容巧嫣,臉色變化莫測。

慕雲錚監視她做什麼?

是怕她泄露慕雲錚上次在慈心庵的事情??

她不能被慕雲錚一直監視著。若是如此,她將來怎麼從容府逃離?

想到這裡,容巧嫣對於當日裡救慕雲錚的事情,產生了一絲後悔。

若是當日不救他,是不是就不會被監視?

不過,自己當時以為被餵了毒藥,想不救也不能。。。。。。

想明白了的容巧嫣麵上苦笑著,轉移了話題。

“慕世子是在監視我嗎?是怕我泄露你在慈心庵的事情嗎?我不會的。我隻是個弱女子,我已經答應過您不泄露了啊。您為何還要監視我啊?”

容巧嫣臉上滿是慌亂的看著慕雲錚,語無倫次的說道。

慕雲錚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眼神中有了一絲慌亂。不過等他想到往事,又鎮定了下來。

“你多慮了。我並冇有監視你。”慕雲錚輕抿了一下嘴唇回道。

“那你的人如何能認得我的下人啊?還是喬裝打扮過了的下人。”

容巧嫣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哀切的詢問道。

“報完恩之後,我當真冇有監視,不過是巧合罷了。”

慕雲錚看著眼淚馬上就要流出來的容巧嫣,冷著臉說道。

他在宴會之前,確實派人調查監視過容巧嫣。

而周磊作為容巧嫣心腹奶孃的兒子,自然也是入了他們的眼的。

不過宴會之後,他也是真的把監視的人手撤回了的。

但是,龍一最擅長的就是喬裝打扮,自然一眼就認出了喬裝後的,容巧嫣的乳兄。

慕雲錚就奇怪,容府的下人為什麼會喬裝來買糧?

後來稍微一調查之後,就查出了這些事情。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