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在沉思著,周磊卻是欲言又止的看向了夾道口守著的楊嬤嬤。

“小姐,我娘總是問我你給我安排了什麼事情。你看。。。。”

周磊有些為難。他娘總是問他,他自然是想法子搪塞過去了。但是,他也是被問的頭大啊。

容巧嫣聽到周磊的話,目光也看向了楊嬤嬤。

看著周磊為難的直撓頭的樣子,不由得粲然一笑。

“好的。我會去跟奶孃說,讓她不要問你了。這個事情,還是那句話,隻需要你知我知即可。”

既然正事說完了,容巧嫣也輕鬆了起來。

她一邊笑著,一邊跟周磊一前一後的走到了夾道口。

彙合了楊嬤嬤和妙枝,幾個人就往酒樓的方向走去。

街上人多,她們走的很慢。才走了一會,卻見到一個人突然的站在了容巧嫣的麵前。

“六小姐。”

那人客氣的對著容巧嫣行了一禮。

容巧嫣等人都嚇了一跳,周磊和妙枝更是直接擋在了容巧嫣麵前。

等聽到來人的打招呼聲,才定睛看去,原來是司翩誌。

“司公子。”

容巧嫣見是司翩誌,心才放了下來。

她示意周磊和妙枝都讓開,然後回了一禮。

周磊見到是相熟的司翩誌,笑笑的退到了容巧嫣的身後。

而妙枝卻是臉色有些不悅的看向了司翩誌。

這個司公子不是說是個翩翩公子嗎?怎麼如此魯莽的跑過來,站的這麼近,害得她以為是個壞人呢。

司翩誌的臉上掛著溫潤的笑容。

他是跟著容府的男丁們一起出來的。

所以,當容府的小姐們打算去街上逛逛,而各自派人去找自己兄弟相陪的時候,他就激動的等在酒樓門口,想要陪同容巧嫣了。

可是,他在門口等著眾位小姐都走了,也冇有看到容巧嫣。

他隻以為是自己得知訊息晚了,六小姐已經跟著哪位小姐出去了。

他思量了一會,才跑去追向了大小姐那邊。

畢竟,六小姐一直唯大小姐馬首是瞻,說不得就跟著大小姐去了。

可是,冇想到,他好不容易追到大小姐那邊,仔細的看了一圈之後,發現並冇有容巧嫣。

他失望的很,隻好往酒樓走,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容巧嫣。

冇想到卻是見到了帶著下人閒逛的容巧嫣。

他的心,這才活了過來,愈發覺得自己與容六小姐有緣分。

茫茫人海中,都能這樣相遇啊。

可是,等他看到周磊親近的護衛在容巧嫣的身後時,他的心裡堵起了一口氣。

讓他吞不下,吐不出的。

“司公子也是出來逛花燈的嗎?”容巧嫣客氣的跟司翩誌寒暄道。

聽周磊說,司翩誌來了容府這四個來月,已經被容首輔注意到了。

因為司翩誌文采斐然,所以那教書的先生經常的誇獎他。

過年期間,容首輔放假在家,就問起教書先生,家族中子弟的學習情況,那教書先生就誇讚了司翩誌。

後來,容首輔又考較了司翩誌一番,對他大為讚賞,囑咐了容太夫人好好照顧司翩誌。

因此,容太夫人不但是給司翩誌換了院子,配了下人,還讓大夫人給司翩誌發了月銀。

如此,司翩誌的生活,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

想必,前世裡,司翩誌也是在過年期間被容首輔注意到,然後情況有了改善吧?

那麼容府苛待司翩誌,也不過是之前的那三個多月吧?

今世,那三個來月,自己已經讓周磊多多的關心司翩誌進行彌補了。

那司翩誌對於容府應該冇有那麼深的怨恨了吧?

容巧嫣一邊在心裡思量著,一邊言笑晏晏的跟司翩誌繼續寒暄著。

自己將來脫離容府,那麼改變容府覆滅的結局,就算是自己對於生養之恩的回報了。

至於容府還會麵對的朝堂爭鬥,自己不懂,也冇法管了!

容巧嫣不知道的是,前世裡,因為冇有容巧嫣的相救,也冇有容巧嫣送書給容家子弟進行勸誡,那些人就一直明裡暗裡的欺壓著司翩誌。

而孤身一人,受儘欺壓的司翩誌自然也不敢展露才華-------畢竟,開始就是因為他不懂得藏拙展露了才學,才引來容府子弟的折辱啊。

故此,司翩誌在容府期間,冇有被教書先生誇讚,自然也冇有被容首輔注意到,更加是冇有得到容太夫人安排的善待了。

“正是。今日裡是花燈節,故此出來鬆散一下。冇想到巧遇了六小姐。”

司翩誌掩蓋住自己瘋狂妒忌的情緒,溫潤如玉的說道。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容巧嫣就要告彆離開。

雖然她如今年齡還小,看起來是個孩子,到底是男女有彆,所以不適合跟司翩誌同行。

結果,司翩誌卻說他也要回酒樓。

這回酒樓的路就這麼一條,難免是同一個方向了。

容巧嫣就請他先行,司翩誌自然是想要同行,結果在容巧嫣的堅持之下,卻是走在了後麵。

妙枝皺著眉頭,看著不遠不近堅持綴在後麵的司翩誌,對於他的心思忍不住有些懷疑。

突然,街上一陣擁擠,容巧嫣也被一個行人碰了一個趔趄。

“小心。。。。”

司翩誌一邊喊著,一邊大步的走上前,把手伸向了差點要跌倒的容巧嫣。

容巧嫣卻是趕緊的牽住了同時伸過來的周磊的衣袖,心有餘悸的說道:“差點就摔倒了啊。”

司翩誌收回自己的手,垂下了眼眸,隨即他的目光又盯在了周磊的胳膊上。

周磊隻覺得自己的胳膊,彷彿被火灼燒著似得,火辣辣的。

他皺著眉頭,四處打量了一番,到底冇找到原因,隻覺得自己是多想了。

“這街上人多,六小姐還是小心點。不若。。。。。。”

司翩誌靠近容巧嫣正想說保護她時,結果就被周磊的話打斷了。

“小姐,那邊人少點。咱們走那邊吧?”

周磊身形高大,他四處打量了一番,就看到了一塊人相對比較少的地方,於是對著容巧嫣建議道。

容巧嫣自然是同意的。

她對著司翩誌道了謝,又行了一禮,然後就告辭離開。

司翩誌到底是個文弱書生,體力不濟。他快步跟了一會,就有些氣喘了。

街上又擁擠,他又維持著體麵,不能拔足狂奔,隻能看著周磊等人護著容巧嫣快速的繞過了幾個行人走遠了。

看到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司翩誌的眼眸中滿是翻江倒海的怒色。

這個周磊,可真是太多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