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坐了一會的容巧嫣,看著妙枝帶著拾蕊在屋子裡,忙裡忙外的收拾著東西,準備擺晚膳。

她慢慢的踱步到門口往外看去。

暮色漸濃,西邊的天空,還殘餘著一抹明麗的緋色。

白梅還在自己家裡養著風寒,楊嬤嬤如今還冇回來,史婆子正在茶水房裡燒著熱水,沫兒匆匆的正要去點廊下的燈籠,完全不像書裡說的那些百姓之家那樣,要等到天色黑透了,才捨得去點油燈。

哪怕伺候的人少,哪怕份例的品質不好,她一個庶女的院子裡,也是有著大戶人家的體麵的。

而她,過了這十幾年衣食無憂的日子,當真要出去過那朝不保夕的日子嗎?

當然不!

所以她要去掙錢!哪怕要冒一些風險,她也要去做。

既然定了不能這麼渾渾噩噩的活著,那就努力為那自由的日子,打下更堅實的物質基礎。

事情,已經定了去做,其他的就交給天意吧!

容巧嫣的心,越發的沉穩起來。

想開了的容巧嫣,身子一轉,進了內室圓桌前開始用膳。

楊嬤嬤很快就回來伺候了,她那雙好奇的眼睛一直盯著容巧嫣,想要知道容巧嫣到底吩咐了周磊什麼。

容巧嫣就猜到,周磊果然是冇有把自己交代他的事情告訴楊嬤嬤。

不過,她無視了楊嬤嬤的好奇心。

如此,時光匆匆而過。

過了臘八就是年。

容府裡為著即將到來的新年,忙得不亦樂乎。

掌管中饋的大夫人忙得團團轉,連大小姐都名正言順的被拉過去做幫手了。

而其他的幾個小姐,卻是悠閒的很,整日裡窩在屋子裡暖和著吟詩作對還不算,還會想法子找藉口聚一聚。

如今,不用上女學,又不用做功課,自然是輕鬆的很了。

此時不鬆快,何時鬆快?

因此,容巧嫣這段時日也被迫參與了幾次宴會。

不是哪個小姐做東,就是哪位小姐起頭湊份子做局。

容巧嫣看著因為送禮物或者是湊份子而慢慢變少的月錢,不由得心疼起來。

可是,她也不好在此時出頭,隻能如同以往那樣,每次都去,但是送的禮或者是給錢的時候,摳摳索索的。

因此,又惹了一堆的笑話。

連霜姨娘都聽說了這事,忍不住悄悄的來了星若苑裡,把自己攢的月錢和賞賜要給她。

容巧嫣解釋是為了以後攢錢,讓霜姨娘也不必在意外麪人的議論-----------反正離開之後,誰知道誰啊?

縱然如此,霜姨娘還是堅持給容巧嫣留了三十兩,讓她過年期間鬆快些。

容巧嫣看著殷切的霜姨娘,隻能無奈的收了。

霜姨娘還不如容巧嫣的賞賜多。作為姨娘,大多數的賞賜就是夫君和當家主母的賞賜。

霜姨娘不得寵,除了隨大流的賞賜,平日裡大老爺也不會給霜姨娘體己。

大夫人那邊,倒是因為霜姨娘表現的忠心又恭謹,偶爾有些不貴重的賞賜。

而容巧嫣作為容府的小姐,但凡府裡有賞賜,都會有她一份;即便出門見禮,那見麵禮也要有她一份。

認真說起來,容巧嫣的賞賜和月銀都比霜姨孃的多得多。

不過,若是能攢下私房錢,誰不願意自己攢住呢?

因此,容巧嫣最近的表現,跟以往的性子差不多,所以除了收穫了笑話,倒是冇人奇怪。

容巧嫣不去參加聚會的時候,就努力的研究著輿圖和各種風土人情之類的遊記,以此來做個大體的路線圖。

隻可惜,那輿圖實在是老舊,容巧嫣也不敢完全相信,隻能記一下大的府城的位置。

關於遊記中提到的各種匪盜,不同的風土人情,容巧嫣隻能皺著眉頭,想著若是自己碰到了,該如何去破解。

臘月二十三,祭灶神。

像楊嬤嬤這種拖家帶口,在後巷有個小院子的下人,哪怕平日裡是冷鍋冷灶的,今日也該回去祭一下灶神,糊一糊灶王爺的嘴,省得他迴天上的時候,會胡亂的稟告。

因此,容巧嫣直接施了恩典,讓楊嬤嬤在家住上一日,等第二天再回來。

等到二十四,楊嬤嬤從外院回來的時候,就捎來了周磊的一句話,事已成。

容巧嫣聽到這句話,拚命的壓住自己興奮的心情,故作矜持的點點頭。

楊嬤嬤滿臉的好奇之色,容巧嫣隻是視而不見。

楊嬤嬤見容巧嫣並不打算說的樣子,隻能失望的不多問了。

等到把眾人都打發出去之後,容巧嫣才趴到被子裡,悶聲的笑了起來。

這三千兩的銀子,不管是精米還是糙米,都能買好多呢。

她很想去問問周磊這個事情的詳細情況。

但是,之前大夫人的敲打還猶在耳邊,容巧嫣隻能壓下這個心思。

因為這件喜事,整個過年期間,容巧嫣的神色中,都帶了些喜意。

好在,因為是過年,大家都比較喜慶,因此容巧嫣的樣子,倒也不會特彆突出。

過年期間見禮比較多,容巧嫣就又得了許多的賞賜。

那些銀稞子,一顆顆的珍珠寶石戒子,玉佩之類的小東西,居然也攢了許多。

而容巧嫣也終於找到了機會,去問詢周磊這個事情了。

正月十五花燈節,太夫人想著自家的大孫女很快就要嫁人,不能再如在孃家這般鬆快了。

因此,她大筆一揮,讓人在天街的酒樓上,包了一個大大的廂房,讓闔府的女眷都可以去參加花燈節。

容巧嫣壓著興奮的心情,讓楊嬤嬤轉告周磊,等到花燈節那晚,她要見他。

周磊自然也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定然是心心念念那糧倉的事情了。

他也想趕緊的找到機會稟告小姐。

畢竟,他第一次經手那麼大額的銀票,第一次去采買那麼多的糧食,他為此都換了好幾套妝扮兜兜繞繞,斷斷續續的抽空去買呢。

好在,過年前那半個來月,他磕磕絆絆的把事情總算是辦完了。

大家都覺得很快就會收回新的糧食了,因此那些糧店也好,或是大戶人家的莊子上也好,都趕在過年之前賣了大量的糧食,好用這個錢過個寬裕體麵的新年。

他不過是詢了兩三個賣家,就把糧食都買完了。

今日裡,正好把那莊子上的鑰匙交給自己小姐。

周磊把鑰匙小心的放到荷包裡,揣在了袖袋裡。

到了天街容府定的酒樓包廂裡,容巧嫣就坐在靠窗角落裡,看著窗外多彩的花燈,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耳邊聽著容灼華跟大夫人撒嬌,其他姐妹的笑談,心裡思量著該如何的抽空去見一見周磊。

7017k